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90章 墨神医
江城第三人民医院,三楼心肺科病房内,孙静正躺在病床上,表情十分痛苦。
  自打从王超家回到别墅后,孙静便开始气闷,身体冒冷汗,整个胸口处都产生了剧烈的疼痛,慌的王东河急忙打了急救车,将其送到了这家最近的官方医院。
  此时,王东河正在病房门口焦急的询问主治医生。
  “医生,我媳妇她怎么样了?”
  主治医生叫王明,虽然年轻,但却是名牌海归,颇有权威。
  他看了看手中的本子,严肃的说道:“病人的情况十分的不乐观,根据病情来看,应该是急性心梗死,必须尽快进行心脏搭桥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东河顿时呆住了,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严重。
  心脏搭桥手术,他早就听说过,确实是最快捷的治疗方法。
  可是!
  一旦做了这种手术,那么,孙静以后的生活能力将显著衰退,每日拿药当饭吃,不能进行稍微剧烈的运动,而且一旦摔倒,更会有生命危险。
  整个人,就算是废了。
  要知道,孙静不过才四十多岁啊!
  “医生,有没有别的办法了?”
  王东河眼泪哗哗的往下流,他内心非常悔恨,为什么没有阻止孙静去找王超。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王明医生摇了摇头:“要是溶栓的话,风险更大,万一内出血,就更没救了。”
  接着,他不耐烦的催促道:“你们这些家属,不要光想着治好以后的事,现在命都要没了,还想那么多,这是手术通知书,赶紧签字吧。”
  这时,牧云和王嫣然匆匆赶到。
  “爸,怎么会这样?”
  王嫣然眼眶红肿,拉过王东河急声问道。
  王东河长长的叹了口气:“你娘还不是为了你们,去和王超求情,哪知被狠狠的损了一通,又被王蓉打了一耳光,又恼又气,刚回到家就病倒了。”
  “他们怎么能这样,我们不是一家人吗?”王嫣然气愤不已,没想到王蓉竟然还敢对她妈妈动手,论辈分,孙静可是王蓉的亲婶子!
  这简直猪狗不如。
  这边牧云走进病房,来到孙静床前,皱着眉头看了看孙静的脸色,然后拉过她的手臂,将手指搭在手腕处,眼睛微眯,感受她的脉搏。
  这是牧云在一次偶遇中,从一个老中医那里学来的切脉术,准确率还是很高的。
  这时,王明医生走了进来:“这位家属,不要乱动病人,否则会加重病情,呵,你还号脉呢,懂嘛你。”
  正说着,王东河无奈的走了过来,对王明说道:“医生,好吧,我签字,你们快给我妻子做手术吧,呜呜呜。”说着,他一个大男人竟直接在病房里嚎啕大哭起来。
  “行行行,别哭了,来,在这里签字,然后去楼下交钱,先交十万块钱押金。”
  王明将手中的手术通知书递给王东河。
  哪知一只手横空伸来,一把夺过那张手术通知书。
  “你干嘛?签字还是病人的丈夫来签比较好。”王明看向牧云。
  牧云看了一眼手术通知书,对王明说道:“你说我妈是急性心梗,请问,你是否用设备仔细检查过?”
  王明冷笑一声,自负的说道:“你个土包子,知道我是从哪回来的么,这么简单的病情,我搭眼一看就知道,根本不需要做什么检查。”
  接着又对王东河说道:“我可跟你说,这病耽误不得,再磨蹭我就不管了。”
  王嫣然在旁一把将牧云拉了过去:“牧哥哥,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治病要紧。”
  王东河早已慌得六神无主:“小云你别胡闹了,快把单子给我。”
  牧云将手术通知书往兜里一塞,怒道:“不仔细检查就敢下定结论,你这是草菅人命!”
  “嫣然,爸,你们不用急,妈只是一时气血淤积,只要用针灸疏通,很快就能治愈。”
  说着,直接掏出手机给玄鸽打了电话。
  “五分钟内,把墨神医给我带到第三人民医院,他那套银针也带过来。”
  “遵命。”
  玄鸽二话没说直接应下。
  “什么气血淤积?你懂什么,这明明就是急性心梗,还墨神医,还针灸,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信这个,多少患者就是被这种庸医害死的。”
  “我把话放着,这病,除了手术,没其他的办法。”
  王明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青年质疑了,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更不屑的是,他还想找那种草根郎中,什么这神医那神医的,在王明眼里,和神棍没什么区别,都是骗人的假把式。
  王东河急忙嚷道:“医生,那快做手术吧,我们同意了。”
  王明哼了一声,双手往身后一背:“没签单子我们怎么手术?”
  王东河气得顿足捶胸,对牧云呵斥道:“孽障,还不快把单子拿出来,然后给医生赔礼道歉,你想让你妈死么?”
  王嫣然在一旁拼命的和王明赔着不是。
  王明挺胸抬头,高傲的站在那里,一脸冷笑的看着牧云,等着他赔礼道歉。
  哪知牧云却说:“爸,不用急,气血淤积并不是把血管堵死,短时间内不会有生命危险,可一旦做了搭桥手术,妈这辈子都毁了。”
  “你...。”
  王东河气的脸色通红,最后无奈的坐在一旁。
  王明脸色越发难看,这才从海外回来没几天,竟然遇到患者家属不相信他,这简直就是耻辱,让别的医生知道,肯定会笑话他的。
  于是他气急道:“行,那你们就等吧,别怪我没警告过你们,一旦时间久了,心脏组织就会坏死,到时别说神医,神仙来了都没救。”
  就在这时,话音刚落,便听到门外走廊的窗子直接被撞碎,只见玄鸽一只手提着墨神医,另一只手提着个布袋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