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34章 一年
“来的是谁?”
  牧云喝了口咖啡,依旧坐在那里,面容古井无波。
  玄鸽看着牧云,心想普天之下,听到有京都来使,能如此镇静,恐怕唯有她家云帅了。
  要知道,如果京都派人来,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但决不会是小事。
  “回云帅,是司马城。”
  玄鸽低头回道。
  “司马城?呵呵,这是怕我不配合么。”
  牧云玩味的说着,双目看向远方的浮云。
  司马城,九天之一,也是九天里与牧云关系较好的一位,不像其他九天,要么被牧云羞辱过,要么有过争执,甚至那个甄圣还被牧云打断了一条腿,至今对牧云是又恨又惧。
  想到这里,牧云随意回道:“来就来,什么事我接着便是。”
  以牧云现在的实力和地位,不说在九州,就是放眼世界,也很少有人能强迫他做什么,区区一个九天,还不足以让其谨慎对待。
  “是,云帅。”
  玄鸽再次行礼后退走。
  牧云依旧坐在那里,面容淡然。
  很快便熬到了下班的时间,牧云带着王嫣然回到王家别墅。
  一进屋,便是饭香扑鼻,只见餐厅出满满摆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显然孙静没少下功夫。
  “回来啦,快洗手吃饭吧。”
  孙静见到二人,脸上的尴尬一闪而逝,笑着说道。
  牧云知道,之前因为虎豹军的威胁,孙静一家想过让他和王嫣然离婚,虽然没有成功,但毕竟有些撕破了脸,现在牧云完好归来,她自然担心秋后算账,只好做了一桌子的菜来讨好牧云。
  其实,孙静想多了,如果她不是王嫣然的母亲,可能早在牧云回到江城那段时间就被活埋了,既然她是王嫣然的母亲,无论她做了什么坏事,只要有嫣然在,牧云怎都会留她一条小命。
  更何况只是为了求生而催促王嫣然离婚这种人之常情,牧云自然不会太过追究。
  为了让孙静安心,牧云特地进厨房帮孙静忙了一会,并说了一些春城的见闻。
  见牧云没有问罪的想法,孙静也就松了口气,脸上笑容自然了几分。
  之后王东河下班回来,与孙静一样,看着牧云便觉得有些不自然。
  只是,和牧云喝了一杯酒后,心结便解开了,啰里啰嗦的说了许多。
  牧云一直面带微笑的听着,最后眼看着王东河醉倒...。
  一顿家宴,将牧云与王东河夫妇的隔阂彻底解除了。
  当然,内心深处的裂痕还在,只是不再那么明显。
  晚上,王嫣然故作淡定的坐在桌子前看书,牧云则拿着手机给牧柔以及柳雯雯回信息。
  对于牧云的事,牧柔很是担心,却又没什么办法。
  今天终于盼到牧云平安归来,也算是松了口气,并邀请牧云,有时间一定要去江露佳肴吃饭,她必定亲自下厨。
  牧云笑了笑,还挺期待的。
  闲聊完后,看了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牧云收起手机,走到王嫣然身后,轻轻捏了捏王嫣然的双肩。
  “夫人,夜了,该休息了。”
  王嫣然耳根都红透了,声若蚊蝇的回道:“我再看会。”
  “看什么。”
  牧云一把抢过王嫣然手中的书将其丢到一旁,然后一个公主抱。
  “夫人,让为夫侍候你沐浴更衣。”
  说着,便迫不及待的向浴室走去。
  “才不要...。”
  王嫣然捂着脸羞的不行,挣扎无果后还是被牧云抱进了浴室。
  牧云得意的笑着,他就喜欢王嫣然这点,即使二人已经有过亲密的接触,每次亲密还是会害羞,平添了许多乐趣。
  一番运动后,直到晚上十一点多,王嫣然才带着满足的笑意酣然入睡。
  牧云则看着王嫣然那俏丽的面庞,轻轻抚摸着她顺滑的秀发,心中想到:“这,或许就是人们追求的幸福吧。”
  翌日上午
  牧云正在办公室喝着咖啡,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突然,屋内的窗帘无风自动,随后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办公室。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面容古朴,皮肤黝黑,正是九天之一的司马城。
  “云帅,好久不见。”
  司马城一字一句的说道。
  牧云将椅子一转,面向司马城,眼眸处闪过一丝笑意,指了指远处那张柳雯雯经常坐的小马扎:“坐。”
  司马城看了看小马扎,毫无表情的面容微微抽搐了下,但还是坐了下去。
  “远道而来,也没有茶,咖啡估计你也不想喝,算了,有事说事吧。”
  牧云举起咖啡杯向司马城敬了敬,然后“咕咚”一口喝光。
  可能是真渴了,司马城看着牧云喝咖啡,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脸上神情略显尴尬。
  “哈哈...。”
  牧云笑着,起身从一旁的冰箱里拿出一瓶冰红茶丢给司马城。
  “行了,喝吧,别回去跟小九说我不懂礼数,大老远来连个水都没有。”
  司马城接过冰红茶,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个一干二净,随后将瓶子也塞进嘴里吞了下去。
  牧云看到这一幕,眉头一挑:“不过是两块五的勾兑饮料,你居然喝的这么开心。”
  “看来是真的有事求我啊。”
  司马城咽下瓶子,吐字如金的回道:“云帅的水,不是谁都喝得到。”
  牧云沉默了。
  司马城自然没有说话。
  整个办公室陷入一阵安静当中。
  片刻后,牧云终于叹了口气:“说吧,到底什么事。”
  司马城干脆的回道:“借人。”
  牧云眼睛微眯:“借谁?”
  “全都借。”
  “呵呵...。”
  牧云被逗笑了,摇了摇头:“玄鸽留下,其他你选,最多两个。”
  司马城看向牧云:“不能再多一个?”
  牧云淡然一笑:“你可知道,今天若是换一个人来,别说借人,脑袋都要留在这里。”
  司马城默然不语,想了半天:“荒君和洪海。”
  “好。”
  牧云干净利落的回道,他既然说了两个,就两个,无论是谁。
  这就是牧云的一言九鼎。
  司马城从小马扎上站起,恭敬的向牧云鞠了一躬。
  “我,以九州百姓的身份,向云帅致敬。”
  牧云再次将椅子转了回去,轻声问道:“小九,还能活多久?”
  司马城面容现出挣扎之色,身影一闪,消失在牧云的办公室内。
  只是,风中隐隐传来两个字:“一年”
  “咔嚓”
  牧云身下的椅子直接碎成木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