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34章 被当成礼物
韩振刚刚放下茶杯,便觉得头脑发昏,身为战神,他瞬间就明白了。
  这茶,有问题!
  “你...。”
  韩振对着司徒冠群怒目而视,他没想到,这司徒冠群满口与其称兄道弟,最后竟然给他下药。
  司徒冠群褪下伪装,露出阴沉的面容:“莫怪老夫,若是让牧云知道你来找我合谋什么,不管老夫参没参与,恐怕少不了被扒一层皮。”
  “要怪,就该怪你为何偏偏要惹他。”
  随着司徒冠群的话,韩振终于不支,昏倒在地。
  “大人,现在怎么办?”
  大同向司徒冠群行了一礼,恭敬问道。
  司徒冠群呵呵一笑:“这么好的机会,怎能不好好利用,你这样...。”
  ......
  “嘀嘀...。”
  一阵车子鸣笛声将韩振从昏迷中唤醒,他摇了摇痛的厉害的脑袋,然后缓缓睁开眼睛。
  “这是...。”
  韩振发觉自己全身都被特殊的金属锁链捆的结结实实的,好像一个粽子。
  记忆涌出,他终于想起来了,他,竟然被司徒老贼给阴了!
  “妈的。”
  韩振恨恨的骂了一句,动了动,扭头看去,发现自己竟然被挂在一辆坦克的炮管上。
  而这辆坦克,正行驶在喧闹的街道,两旁的路人和过往的车辆都纷纷为之侧目。
  韩振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被司徒冠群阴了不说,还被吊在坦克的炮管上游街示众。
  “司徒老贼,等老子脱困,非和你拼了不可。”
  韩振气的七窍生烟,不过,现在的他,全身上下,也只有嘴能动了。
  这时,路边一个小女孩对她妈妈说道:“妈妈,妈妈,那个叔叔为什么被吊了起来。”
  “小孩别乱问。”
  小女孩的妈妈急忙捂住小女孩的嘴匆匆走了。
  坦克,都开进城了,显然有大事要发生。
  一时之间,江城都传了开来,各大报社电台记者闻风而至,开始进行拍摄。
  网上也一样传的沸沸扬扬。
  “坦克为何进城,前方发生战事?”
  “一男子公然被吊炮口,难道出卖了九州?”
  至于被吊在炮筒上的韩振,肺都要气炸了,想他堂堂战神,竟然被公然游街示众,还特么是吊起来游街。
  奇耻大辱,简直是奇耻大辱!
  韩振气着气着便习惯了,面对着穷追不舍的记者们也不再喝骂。
  身经百战的他,终于恢复了理智,开始思考,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按理说,他和司徒冠群无冤无仇,没必要如此吧,就算是自己哪句话得罪了他,大不了宰了就是,把他绑在坦克上游街示众,又有什么意义?
  司徒冠群堂堂一军之首,绝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
  想了半天,韩振也没想明白,索性叹了口气,闭目养神起来。
  十分钟后,坦克终于停了下来,尾随在坦克后方的两辆挂着军牌的劳斯莱斯也停在了一旁。
  韩振睁开眼,抬头看去,内心剧震。
  在他眼前的,赫然是云然集团的总部大楼!
  “原来...原来是这样!”
  韩振满嘴苦涩,他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司徒冠群把他迷晕,又弄了辆坦克开到江城来,就是为了把他高调的送到牧云面前。
  这是什么?
  这是示好啊!
  韩振就是再傻,现在也明白了,之前蝰蛇和他说的,什么牧云拿老婆小姨子的身体换取司徒冠群的饶恕。
  都特么是假的,骗人的。
  司徒冠群,很可能与牧云结成了联盟!
  两人的位置,至少也是平起平坐。
  否则司徒冠群没必要拿他这个战神的善意,来示好牧云。
  正当韩振想着的时候,劳斯莱斯上下来几个人,领头的青年少了条胳膊。
  这青年,正是司徒冠群的儿子,司徒南。
  在经历过上次那件永生难忘的事件后,司徒南好像变了个人一般,少了条胳膊,脸上的傲意也不见了,身上又多了些许军人的铁血之气。
  果然,经历能改变人的性格。
  司徒南与愤怒的韩振对视一眼,冷冷说道:“不要怪我们,要怪,就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说罢,便转身走进云然集团的大楼,来到前台,彬彬有礼的对客服说道:“烦请这位小姐,和你们总裁牧先生说一下,虎豹军司徒南带着韩振来了。”
  客服听到虎豹军三个字,急忙点头:“好的。”
  哪知,未等她拨打电话,便听到牧云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在这里。”
  司徒南转身一看,见牧云刚好要出门,他脸上带依旧着标志性的淡淡笑意。
  “司徒南,见过牧先生。”
  司徒南急忙躬身行礼,客气至极。
  牧云眼眸看向司徒南的断臂:“胳膊,为什么不接上?”
  按照现在的科技医术,如果司徒冠群想,完全可以把司徒南的胳膊接上。
  司徒南直起腰,眼眸闪着别样的风采:“家父有言,人死怎可复生,我的胳膊是替我而死,代表着过去的司徒南,既然死了,就该死的彻彻底底,这胳膊,不可能再接上了。”
  牧云闻言,不禁对司徒冠群刮目相看,不愧是纵横沙场半辈子的老战士,虽说行为不端,但这份魄力却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
  “很好,说出你的来意。”
  司徒南笑了笑:“司徒南此次来,是替家父给牧先生送个小礼物,牧先生请。”
  说着,便指引着牧云来到大楼外,来到那辆坦克的前方。
  “这位韩振,竟想让我父亲对付牧先生,所以,家父让我给牧先生您送过来。”
  “噗嗤”
  韩振直接被这一幕气的吐血,他堂堂战神...竟然被人当成物什一般送人。
  而且还是送给他的死对头。
  这简直...诶,与之前的屈辱,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韩振仰天长啸:“好恨啊,我早晚要灭了你们!”
  司徒南冷然一笑:“带过来。”
  几名手下急忙爬上坦克,七手八脚的将韩振拖了下来,死狗一样放到司徒南和牧云面前。
  司徒南指着韩振,对牧云说道:“牧先生,这位韩振该怎样处置,全凭您吩咐。”
  韩振闻言撕心裂肺的喊道:“姓牧的,算你命大,终于有机会除掉我了。”
  “你尽管放马过来吧,老子要是喊疼就是狗娘养的,二十年后,老子还来找你!”
  韩振已经彻底放弃了,他知道,牧云一定会趁着这个机会灭掉他,除掉他这个后患!
  堂堂战神,没想到没死在战场上,却死于宵小之手。
  韩振终于流下屈辱的眼泪。
  哪知,牧云冷冷一笑,抬起腿,一脚踢出,直接将其踢飞到街边。
  “回去告诉司徒冠群,心意,我领了,东西,就算了吧。”
  说罢,这位云然集团的总裁径直走了。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正眼看韩振一眼。
  司徒南看着牧云逐渐走远的身影,眼中,逐渐现出狂热的色彩。
  “这...这就是父亲所说的,王者风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