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9章金丝猴
“别看!打110和120。”
  牧云手臂搭着孙静和王嫣然的肩膀,不让二人转头,眼神幽深,嘴角微微上翘。
  王嫣然颤抖的拿出手机,哆哆嗦嗦的拨打了电话,刚刚虽然很快便转过身来,但还是瞥到了孙成被车压爆的惨相。
  一个人,仿佛骤然压瘪的西红柿。
  鲜血肉沫都喷了出来,洒了一地。
  120还可能救得了?
  而孙静则好上许多,但还是觉得心脏怦怦直跳,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此惨烈的场面。
  周围逐渐围了许多路人,有的捂着孩子的眼睛,有的指指点点,还有的急忙拿出手机报警。
  很快,警方和救护车都赶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警察们一齐惊呼。
  而救护人员看到现场也都懵了。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
  在警局录完口供后,三人便打了辆出租车回到王家别墅。
  此时王东河正在屋内来回渡步,看到三人回来便急匆匆的询问道:“谁能给我解释下?”
  牧云摇了摇头,王嫣然脸色煞白默然不语。
  孙静则嘴唇翁动,却不知该怎么解释。
  “一只猴子开着宝马将孙成撞死了?”王东河抓着头皮,感觉仿佛在说一个笑话。
  可是,这确实是真的。
  当警察和救护人员赶到时,宝马车内一直未下车的司机确实是一只猴子。
  最气人的,它还是只金丝猴,国家重点保护动物...。
  “今天孙家一连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王东河来回走着,焦躁不安。
  “打电话又怎么了?猴子撞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孙家干了那么多缺德事,这就是报应,难道我们王家还怕了他不成?”
  “有本事,让他们去找猴子算账。”
  孙静说着往沙发上一坐,看了王嫣然一眼:“你俩先上楼去吧。”
  王嫣然点了点头,便带着牧云上楼去了。
  待二人走远,孙静轻声说道:“老王,你说这事会不会是那废物干的?”
  王东河一愣:“和他啥关系?”
  孙静特意往楼上瞧了瞧,这才神神叨叨的说:“还记得在家的时候,他怎么说的。”
  王东河眼睛微微眯起,想起了牧云说的那句话——“辱我母亲者,必死。”。
  结果,孙成果然没活过今天。
  “不可能,哪有那么邪乎,而且先不说金丝猴,他上哪弄宝马去?那车我听说至少要八十万。”
  孙静想了想,确实有些道理,这才松了口气。
  二楼
  这是牧云第一次进入王嫣然的闺房。
  一股淡淡的香气便迎面扑来,竟然让人产生微醺的感觉,只见屋内无论摆设还是装饰,都充满了粉红色的少女气息。
  惊魂未定的王嫣然坐到座位上,有些羞涩的看了牧云一眼:“你坐。”
  牧云呵呵一笑,坐到王嫣然身旁,两人相顾无言,一种暧昧的气息逐渐升起,驱散了王嫣然心中的恐慌。
  “你...你当兵的时候,是不是经常见到这种场面?”
  王嫣然被牧云看的脸颊发烫,有些手足无措。
  牧云眼中闪过对过去的追思:“在战场上,这种场面实在太多了,甚至要比这还要惨烈无数倍。”
  王嫣然抿了抿嘴:“难为你了。”
  牧云摇了摇,看了看桌子上的书本:“你在考公务员?”
  王嫣然点了点头:“明天上午就要考试了。”
  “准备报哪个部门?”
  “当然想要进税务部,不过这次,我们王家在税务部只有一个名额,而大哥大姐他们...。”
  王嫣然眼神一黯:“我其实没机会的。”
  牧云微微一笑:“不试试怎会知道,相信我,你一定能成功的。”
  王嫣然勉强笑了笑,点了点头。
  这时楼梯处传来孙静的喊话声:“嫣然,收拾一下,要去爷爷那里吃饭了。”
  “知道了。”
  “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啦。”王嫣然娇嗔的将牧云推到房门外,“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还真不拿我当老公。”
  十分钟后,王嫣然和牧云一起来到楼下。
  孙静瞥了牧云两眼:“你也要去?”
  “妈,牧云是我丈夫。”
  王东河清了清嗓子:“算了,去就去吧,见见世面也是好的,就算以后和嫣然离婚了,出去也好能吹嘘一番。”
  “爹,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王嫣然想不通,父母为什么就这样看不上牧云。
  却见王东河指了指茶几上的盒子,对牧云说道:“什么叫人情往来,有来有去才是人情,你现在老大不小了,这些事应该不用我来说,你现在为了这点东西,欠下人情,以后再有事该怎么办?”
  “鼠目寸光!!”王东河越说越气,感觉牧云完全是丢了西瓜捡芝麻。
  有这么个人情,只要天科发话了,李家的事不就解决了?
  盒子里,装的正是牧云为王嫣然买的凤冠。
  “只要嫣然开心就好,其他的,我并不在意。”牧云握着王嫣然柔软的手掌,郑重的说道。
  “行了,这种话骗骗嫣然还可以,你以为我俩会信?”孙静冷笑着说道。
  牧云摇了摇头。
  你们信不信,又有什么关系。
  “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月的时间,看你这么不思进取,一周,一周的时间,你要是不能求得李家的谅解,就给我滚蛋,以后休想看嫣然一眼,我说到做到。”
  一周?
  牧云嗤笑一声,再有五天,他就要让李家灭门。
  看到牧云还在笑,王东河气不打一处来:“你们去吃,我回部里了。”
  “你又不去看老爷子?”
  “城主宴会的事比什么都重要,其他部门也装模作样的在那研究,我可不能缺席,老爷子还催我要好好表现呢。”
  很快,王东河便开车离去。
  牧云则和王嫣然坐上孙静的车,向王家祖宅驶去。
  车上,王嫣然犹豫一番,这才对牧云悄声说道:“你会不会怪我父母,他们这样对你。”
  牧云摇了摇头:“我在意的,只有你,其他真的不重要。”
  “油嘴滑舌。”王嫣然羞涩的回道,旋即猛的想起什么,嘱咐道:“一会要是有人说些什么,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你那些姐弟?”
  王嫣然点了点头:“他们的父亲和我爹就不太合得来,这次又有考公务员的事,定然没有好脸色,你不要冲动啊。”
  牧云轻声一笑:“我心里有数。”
  看着牧云俊伟且自信的脸庞,王嫣然欣慰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