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10章 王嫣然的到来
那名狱卒跑的气喘吁吁,来到典狱官面前。
  “其中,其中有一个我认识,是云然集团的总经理,王嫣然!”他又是兴奋,又是激动的说道。
  王嫣然的形象,曾在冀州轰动一时,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被人遗忘,但还是有不少的人记得。
  这名狱卒就曾是王嫣然的粉丝,所以一眼便将其认了出来。
  “王嫣然?可是当真!”
  三公子眼睛一亮,身为春城隐秘势力的老大,他心思何等敏锐,瞬间捕捉到了机会!
  若能将王嫣然控制在手中,还怕牧云不就范?
  这,绝对是个翻盘的希望。
  那狱卒没想到三公子反应这么大,急忙回道:“是真的,我是她的粉丝,不会认错。”
  三公子闻言,心情顿时舒畅起来,哈哈大笑,看向监牢中的牧云:“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牧云,看来你作孽了啊,老天都不帮你。”
  梁光也跟着站了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玛德,老子白磕头了。”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三公子不悦的对梁光哼了一声:“还想对我开枪。”
  梁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弟这不是被逼无奈嘛,要我说,都怪这个牧云,哼,一会定要打断他的狗腿。”
  三公子转头对牧云冷笑道:“牧云,一会看我如何摆弄你媳妇的,哈哈,对了,录像机还在这,定要记录下来,到时发到网上,让人都看看,王嫣然有多浪。”
  梁光推了下三公子的肩膀:“公子,完事可以抓回你的娇丽阁,什么时候想玩就什么时候玩,哈哈。”
  “梁城主说的有道理!”
  三公子坏笑着。
  此时,牧云来到监牢栏杆前,双目闪烁着寒光,沉声向那名狱卒问道:“你凭什么确定那位是王嫣然?她一个女流怎么闯的进来。”
  那狱卒被牧云一看,不知为何,顿时心虚起来,老实的回道:“我之前在电视上见过她。”
  “还有,她身旁有位身材偏矮的女子,很厉害,她还管那个女子叫田田。”
  田田,正是那名贴身保护王嫣然的鸽王。
  三公子得意的笑着:“哈哈,牧云,怎么样,这回信了吧。”
  “你放心好了,一会等我把她抓住,扒光衣服让你当面确认,啧啧啧,不过你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玩了,哈哈。”
  随着王嫣然的出现,三公子与梁光手上顿时有了可奠定胜局的筹码,三公子既不用下跪,还能翻盘,又能当着牧云的面狠狠羞辱他的女人。
  这种感觉,实在是畅快淋漓。
  牧云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如果王嫣然伤了一根毫毛,我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三公子哼了一声,邪笑道:“都这样了,你还敢凶,还是先想想自己吧。”
  “如果不想你老婆死,就让你的手下把发到网上的信息全都删掉。”
  他话音刚落,便见牧云后退几步,一个冲刺,一脚踏在栏杆上。
  “嗡”
  栏杆颤了几颤,旋即恢复正常。
  三公子等人先是吓了一跳,待看清后微微一愣,旋即明白,牧云竟然想破坏栏杆逃出去!
  “哈哈...。”
  众人捧腹大笑,三公子更是笑的前仰后合:“你..你脑子是不是被恶九徒打傻了?”
  “竟然想破坏大牢负四层的栏杆?你可知道,这些栏杆是用什么做的,傻B。”
  牧云没有气馁,后退几步,再次冲刺,又是一脚踏在那根栏杆上。
  “嗡”
  栏杆打着颤,出奇的柔韧,丝毫没有损坏的迹象。
  梁光笑出了眼泪,拿袖子擦了擦:“哼,我们大牢负四层的栏杆全都由特殊金属制成,想暴力弄断?简直是痴心妄想!”
  “亏得刚才为了你,杀了跟随我多年的管家,老子真是亏到家了,我和你说,要是不下令让你那些人停止爆料,我...嘿嘿,我不仅要上你的马子,我还要把她脱光了吊在我们城主府的墙上。”
  梁光和三公子以及小六三人,望着牧云的目光充满了戏谑,就好像在看小丑表演。
  牧云冷冷的望了梁光一眼,没有回话。
  他面容恢复沉静,这次没有再后退,而是屹立于栏杆前,静静的看着那跟栏杆,好像已经放弃了。
  三公子拍了拍手:“行了,耍猴耍够了,就让我看看我的小嫣然去,老子的小弟弟都要等不及了,哈哈。”
  “一会可要好好宠幸一下。”
  三公子的话音刚落,那听到牧云寒声说道:“记住你说的话。”
  说着,便见牧云抬手轻抚着那根栏杆,漆黑的眼眸隐隐闪动着一丝丝锐芒。
  “万物皆有破绽,只要打破均衡,便会迅速溃败。”
  三公子被牧云的表情吓了一跳,旋即闪过一丝恼怒之色,讥讽的回道:“你罗里吧嗦说什么呢...。”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感受到了牧云周身散发出如渊似海般的磅礴气势。
  这股令人心悸的气势环绕着牧云,旋即冲天而起,震撼了整座监牢。
  三公子,梁光,小六,年轻的典狱官,以及缩在角落里的恶九徒,乃至于刚刚从之前气势惊吓中缓过来的负四层各大邪恶罪犯,全都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给我破!”
  牧云怒吼一声,挥出重拳。
  这一拳,气势沉重,还挟着劲风,如流星般砸在了那根栏杆上。
  “嗡”
  “咔...。”
  那栏杆终于承受不住牧云的击打,“咔”的一声断为两截。
  “什么!”
  众人目光中充满了震惊,难以置信。
  几十年都没出过问题的负四层,今天竟然被牧云一拳砸断的栏杆!
  一时之间,所有人脑子都宕机了,三公子更是被吓得失了禁,尿了一裤子,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根断了的栏杆,嘴里无声的嘀咕着:“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牧云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记住我说过的话。”
  说罢,人影一闪,消失不见,显然,接应他妻子去了。
  直到牧云消失在负四层,三公子等人才渐渐回过神来,暗暗松了口气。
  太可怕了!
  牧云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三公子等人的想象。
  三公子和梁光的脸色都阴沉的要死,一股绝望的情绪从心底涌出,有种突然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感觉。
  这时,年轻的典狱官突然指着监牢,惊恐喊道:“不好,监牢坏了!”
  众人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监牢中的恶九徒,全都抬起了头,望着那个可容人穿过的监牢出口。
  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