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254章 异心
整齐划一的踏步声引起了众多上坟人的侧目。
  只见不远处,有两排穿着各异的男女踏着正步向这边走来,前排有八人,后排有十六人。
  他们面容肃穆,目不斜视,全身上下,散发着令人不敢直视的磅礴气势。
  “天啊,这些人是做什么的?”
  一些正在上坟的男女,赫然发现,面对这些人,他们的身体都在打颤,即使对方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赵有和他的小弟们一个个也是心胆俱寒,急忙让开去路,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并在心里想着:“这些...这些全都是高手,太吓人了。”
  很快,这些人走到了牧云身前,方才立正站好。
  “天象,见过云哥。”
  最右侧的男子沉声说到,并且向牧云单膝跪地。
  “地师,见过云哥。”
  地师同样单膝跪地,向牧云行礼。
  “玄鸽,见过云哥。”
  “黄熊,见过云哥。”
  “宇空,见过云哥。”
  “宙间,见过云哥。”
  “洪海,见过云哥。”
  “荒君,见过云哥。”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大神卫军首席,竟然凑到一起,赶了过来。
  他们,显然也是想为牧云的父母扫墓,所以事先商量一番,这才在今天凑到一起。
  至于八人身后的随从,也纷纷半跪行礼,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神卫军的精英,被各大首席看中,方才追随在其身旁,乃是神卫军下一批的新血。
  牧云看着八人,淡淡的点了点头:“下不为例。”
  天象等人暗暗松了口气,他们丢下军队赶了回来,这已经触犯了九州的律法。
  不过,神卫军的人,向来只认云帅,什么九州律法,都是狗屁。
  只要云帅说行,就是九州之主,他们也敢试试。
  “云哥,我帮您烧。”
  黄熊急忙走上前,开始向火中放纸钱和金元宝,嘴里说道:“伯父伯母,黄熊给您送钱了。”
  而此时,赵有等人早已经吓的脸色发青,这批高手,竟然是那小子的手下!
  “咕咚”
  赵有咽了口唾沫,转身就要走,他感觉,再不走,就不用走了。
  哪知这时,牧云冷冷的话音传来:“再走一步,就地处决。”
  随后,所有人都看向赵有等人,目光里的杀机隐隐将其锁定,只等牧云一声令下,就要将其处决。
  “卧槽。”
  赵有感觉全身都被针扎一般刺痛,暗骂一句,如果在这一刻之前,有人告诉他,目光能杀人,他一定不信。
  可现在,他信了。
  赵有和他的小弟们来了个原地转身,直接开始下跪求饶起来。
  “大人,小的不敢了,饶了小的吧。”
  “大人,我们只是混口饭吃而已。”
  牧云冷笑一声:“把钱全都还回去。”
  “好的,好的。”
  赵有忙不迭的答应着,然后带着小弟开始挨个还钱。
  众多被还钱的百姓纷纷遥声向牧云道谢,并怒视赵有等人。
  看着这些欺软怕硬的痞子,牧云目露凶光:“在九州,就不该有这样的人存在,洪海。”
  “属下在。”
  洪海恭敬行礼道。
  “一会直接活埋。”
  牧云直接给赵有等人定下了死刑。
  “洪海明白。”
  洪海转头对身后的属下一个眼神,那名洪子军战士脸上露出兴奋之死:“属下领命。”
  没有再管赵有,牧云倒了一杯酒,然后将其洒在坟头。
  “妈,爸,你们安心吧。”
  神卫军的首席们,也纷纷向坟墓磕头行礼,表达哀思和敬意。
  整个墓地都充满了凝重的气氛。
  半个小时后,扫墓完毕,识趣的王嫣然与神卫军各首席打过招呼后,便主动开车离去,她还要上班。
  至于牧云,则站在墓地的不远处,看着荒君的部下给赵有等人挖坑。
  随后,赵有等人一起被推进大坑内,填土。
  虽然他们疯狂的吼叫着,并不断的报上他们老大方元的名号,可是上面的所有人,都目光冷冷的望着他们,没有人言语。
  在场的所有人,见的死人,可能不比见的活人少多少。
  这时,天象来到牧云身旁,直接开篇明义的说道:“云帅,反了吧。”
  这简短的五个字,如果让别人知道,让朝上的那些贵族大臣听到,一定会吓的三魂出窍,七魄生烟。
  堂堂天字军首席,镇守九州北部的战将,竟然鼓动九州云帅造反!
  如果真的反了,恐怕九州瞬间就要炸锅。
  地师也上前一步,皱眉说道:“有风声传言,九州之主活不过今年。”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他肯定要做些什么,不然,小主继位之后,无论是才智,声望还是势力,都不及云帅您的万一,那九州之主的位子,很容易就会易主了,他怎能不防呢?”
  牧云看着逐渐被黄土淹没的赵有等人,没有说话。
  这时,荒君站了出来:“我觉得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好,云帅乃是镇国之柱,一旦谋反,这一世的名声,必然受损,到时九州动荡,外夷蠢蠢欲动,受伤的,还是黎民百姓。”
  随着荒君的话语,众首席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最后竟然分为了两派。
  以天,地,宇,宙四位首席,主张牧云揭竿而起。
  以玄,黄,洪,荒四位首席,主张按兵不动,仔细斟酌。
  竟然是四比四持平。
  “云帅,时不待我啊,若是真等九州之主动手,就迟了。”
  地师诚恳的劝道。
  终于,牧云说话了:“造反之事,休要再提。”
  天象无奈的叹了口气。
  地师捶足顿胸。
  反倒是荒君露出欣慰的神情。
  这时,黄土已经埋好,赵有等人得偿所愿的追随方元而去。
  “散了吧,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要擅自离军,还有荒君,你不是去支援了么,别让人抓住把柄,都走吧。”
  “属下告辞!”
  众首席齐声应道,转身离去。
  他们的车,都停在了乱葬岗外面,为了以示敬意都没有开进来。
  整个乱葬岗,再次剩牧云一人。
  风,呼呼吹着,摇动着他的衣襟,使其不似凡人,倒向个悲天悯人的飘然之仙。
  突然,一阵衣袂破风之声传来,一个身影闪到牧云身前恭敬的半跪行礼。
  牧云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你怎知我叫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