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54章 夺权
牧云坐在车内,面容沉静如水,但眼中却闪过一丝森寒的杀意。
  黄熊默默的开着车,向城主府驶去。
  玄鸽正坐在牧云旁边,脸上没有前几次见牧云时的调皮和轻松。
  “玄鸽,刺客有下落了么?”
  牧云轻声问道。
  玄鸽脑袋微低:“回云帅,并未追踪到刺客的踪影。”
  牧云点了点头,燕心虽然与云天神卫军关系匪浅,但他毕竟已经脱离出来,并且成为了一城之主,怎样说都轮不到云天神卫军派人保护,这样很容易引起无端的猜测。
  这样一来,行刺的消息传出来时,刺客早已远遁,再想追查就难了。
  玄鸽略微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此事有些蹊跷,燕心在城主府被行刺之后,他的表兄燕丁没有第一时间传唤神医,反而封锁了整座城主府,不让任何人进出。”
  “不过,我刚刚已经联系了江城的墨神医,他此时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墨神医乃是江城有名的草根私人医生,治病与否全看心情,不过玄鸽以天科的名义邀请,得到了墨神医应允。
  “很好。”
  牧云回了一声后便不再言语,车内气氛十分压抑。
  很快,黄熊将车停到城主府外的大街旁,隔着一条街可以看到整座城主府已然被警卫队围的水泄不通。
  黄熊皱了皱眉,憨声问道:“云帅,我们怎么办?”
  玄鸽在一旁说道:“现在警卫队由燕丁把控,若是我们强闯,恐怕会引起误会。”
  “误会?”
  牧云冷笑一声:“这恐怕不是误会。”
  说着,从兜里掏出那枚城主令,走,我倒要看看是谁在耍花样。
  ......
  城主府内院
  面容憔悴,哭的梨花带雨的慕容情趴在床边,脸上的泪水大滴大滴的往下落。
  床上的燕心面如金纸,进气多出气少,显然已经命不久矣。
  “娘,爹爹他会不会死。”
  燕心六岁大的儿子燕宝低声问道,他虽然只有六岁,但已经懂事,知道父亲生命垂危。
  慕容情将燕心搂到怀中,不断的重复着。
  “你爹不会死,你爹他不会死的...。”
  “可是,爹他明明伤的很重,为什么二叔还没有叫医生来?”
  燕宝童言无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一下,直接把慕容情吓了一跳,她急忙捂住燕宝的嘴,眼睛向卧房外瞧了瞧,这才低声说道:“燕宝乖,你爹他没事,过阵子就好了。”
  说到这里,慕容情的心都要碎了。
  燕心对于整个城主府的人来说,可能是只一个靠山而已,可对于她们娘俩,那就是天啊。
  可是,现在天就要塌了,慕容情却发觉自己无能为力,平时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下人们纷纷现出原型,冷笑的看着自己。
  但,最让慕容情绝望的是,一直被燕心当成心腹的弟弟燕丁,竟然在此时夺走了二人的手机,还任凭燕心躺在床上自生自灭,简直毫无人性。
  当众人退出卧室之后,慕容情越想越害怕。
  按照九州之礼,城主死后一般会有三种方式选出继承者。
  一个是上面指派,这个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但只要上一任城主并无大过,一般不会如此。
  还有一种是城主的子嗣继承,这个的概率非常之高。
  最后一种便是由整个城的官员联名举荐,这种虽然也有,但很少出现,往往是没有继承者的情况下才会如此。
  现在,燕心已是弥留之际,燕丁还未叫来医生,那么他的心思已是司马昭之心!
  可,燕宝尚在,他凭什么有信心当上城主呢?
  除非...。
  想到这里,慕容情娇躯一颤,警觉的左右看了看,虽然整间卧室就她们三人,但在慕容情看来,确实有着无数只心怀叵测的眼睛在盯着自己,在盯着燕宝。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女子虽弱,为母则刚,慕容情眼珠一转,悄悄在燕宝耳边说道:“燕宝,听不听娘的话?”
  “听,我最听娘的话了。”
  燕宝乖巧的回道。
  慕容情蹲下身来,用她那哭红的双眼认真的看着燕宝:“现在有人要害爹和娘,燕宝你要听话,先逃出去,去帮娘搬救兵好么?”
  “娘,我不走,儿子要保护你。”
  燕宝的话让慕容情感动的一塌糊涂,她咬着牙,下定决心,即使自己死了,也要保住燕宝!
  于是她在床底下一块平淡无奇之处有节奏的按了几下,于是床边的墙壁悄无声息的被打了开来,露出里面延伸向外的通道。
  燕宝的眼睛顿时睁的大大的,他从来就不知道这里还有一条密道。
  “燕宝乖,你从这条通道往出走,一直到出口,那间房子有手机,你用那个手机拨打这个号码,就说你是燕心的儿子,燕丁想要当城主,这样就会有人来救咱们了,燕宝怕不怕?愿意帮帮娘么?。”
  燕宝看着慕容情塞给他的纸条,用力的点了点头:“娘,你放心好了,儿子不怕。”
  慕容情用力的点了点头,抿着嘴,恋恋不舍的将燕宝推到密道内。
  “儿子,娘永远爱你。”
  随着墙壁悄无声息的关上,慕容情的心彻底踏实了,她再次来到床边,握住燕心逐渐冰凉的手掌。
  “心,咱们一起。”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燕丁带着一个老头直接推门而入,他此时已然卸下伪装,脸上露出得意而又狰狞的笑容。
  “嫂嫂,哥他情况怎样了?我可特地为他寻了个神医过来。”
  说着,他对身旁的老者使了个眼色。
  老者捋了捋胡须,直接来到床前探出手指搭在燕心的手腕上。
  慕容情面容平静,镇静的回道:“谢谢你的好意,生死有命,我早已看透了。”
  这时,老者回到燕丁身旁,摇了摇头。
  “很好,你下去吧。”
  老者二话未说,匆匆离去。
  这时,燕丁突然问道:“嫂子,为何不见侄儿?”
  慕容情冷笑一声,回道:“孩子已经被我送走了,你就不要打他的主意了。”
  “你!”
  燕丁脸色一黑,想法被慕容情说破,又是在燕心身旁,积威犹在,还是让他内心不由的一颤,但旋即羞怒不已。
  “嫂子,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燕丁狞笑着,逐渐来到慕容情面前,看着她眼中的恐惧神色,一股压抑了多年的情感顿时宣泄而出。
  “撕拉”
  他一把将慕容情的衣衫蛮横的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