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96章 无家可归
牧云带着王东河一家上了车,然后对开车的玄鸽说道:“回别墅。”
  “好的。”
  汽车再次缓缓启动,向别墅驶去。
  王东河一家坐在后面,三人的神情都很落寞,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事物。
  牧云嘴角带着冷笑,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他知道,现在应该有个一直在找死的人躲在王家阁楼看热闹。
  很快,电话被接通。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了出来。
  “北鼻,怎么,你终于想通了,想做我的狗了么?”
  牧云呵呵一笑:“刘燕飞,你知道你为什么没有死么?”
  电话那边的刘燕飞闻言,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果然是你找的人!”
  即使过了这么久,刘燕飞还经常做噩梦,梦到那个满头油污的流浪汉拿打火机靠向汽油的一幕,这是他从小到大,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牧云没有接过他的话茬,而是继续说道:“你应该庆幸自己还活着,并且珍惜生命里剩下的时光,而不是躲在王家的阁楼里,你知道么,惹怒我的话,你可能就没有未来了。”
  电话那边传来刘燕飞猖狂的大笑。
  “有趣,不愧是我相中的狗,你知道么?我非常喜欢你这股狠劲,也不枉我远道而来。”
  “现在,我们就好好玩玩,看谁能笑道最后。”
  说罢,他竟然直接挂掉了电话。
  这时,后排的王嫣然突然问道:“牧哥哥,你刚才的意思是有人在针对我们?”
  牧云点了点头:“以你和城主府的关系,要是没有人从中作梗,借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赶我们走。”
  王嫣然失落的说道:“原来是这样,我怎么没想到。”
  她旋即想到,能让爷爷他们敢这么对自己,那么背后的指示...显然比城主府还要厉害。
  可是,刚才牧哥哥竟然还在威胁他...而且好像还差点要了他的命。
  此时一旁的王东河与孙静也品过味来了。
  他们好像成了牧云与一个神秘人斗争的牺牲品。
  孙静严肃的问道:“小云,你要是真拿我当妈,就实话实说,那个人,到底是谁?”
  牧云呵呵一笑:“是冀州牧的三儿子,刘燕飞。”
  “什么?”
  王东河一家同时惊呼起来,孙静险些晕了过去。
  对于他们,城主府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现在竟然冒出个作对的冀州牧之子。
  当真是神仙打架,那可是一句话就能弄死他们的存在,怎么就成了牧云的对手。
  车内瞬间静了下来,只闻重重的喘息之声。
  很快,汽车开回到了王家别墅。
  只是,此时的王家别墅大门大敞四开,里面吵吵嚷嚷的。
  王东河一家匆忙下了车,走上前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
  只见大厅内满地狼藉,到处都是弄坏的物件,唯独中间摆了一堆值钱的珠宝首饰还有现金等物。
  孙静尖声喊道:“报警,快报警,有贼啊!”
  这群领头的人是个剪着寸头,五大三粗的中年壮汉,他脸上有道疤,所以在道上被称作疤哥。
  只见疤哥吊儿郎当向前走了两步,得意的哼了一声:“老娘们别瞎吵吵,是王超王哥让我们来的。”
  “王哥说了,这栋别墅归王家所有,你们已经离开了王家,这里一件东西都别想带走。”
  疤哥说完后,还回头喊了一嗓子,挥了挥手:“弟兄们,麻利点啊,一会疤哥请喝酒。”
  “好嘞。”
  众人兴奋的回应着。
  这时牧云走了过来,皱起眉头说道:“房子归王家不假,但是里面的东西都是爸妈花钱买的,你们凭什么带走?”
  “凭什么?”
  疤哥嗤笑起来,对屋里喊道:“兄弟们,这小子竟然问我凭什么。”
  众人哄堂大笑,有一个染着黄毛的小青年将酒瓶往地上一砸,接着握住把手那边,在空中晃了晃。
  “兄弟,别多管闲事哈,我们拿完就走,要是你再罗里吧嗦,小子我把你那脸蛋画花。”
  “行了黄毛,别跟他废话了,快搬东西。”
  很快,众人再次无视了王东河一家,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继续搬着东西。
  “看到没有?兄弟我就是靠这个吃饭的,你要是不服可以碰一碰,老子不把你卵蛋拽下来算你阉的干净。”
  疤哥晃了晃手中的铁棍,脸上露出狠厉之色。
  牧云被这群人给气笑了。
  还真是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当初地下皇帝孙家被他灭掉,整个江城都为之一靖,没想到这才多久,又冒出来一批。
  难道不知道他们的前辈野狼还在工地搬砖呢么?
  这时,一个小子突然兴奋的大喊起来:“这好多啊。”
  原来,他在摆弄客厅柜子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暗格,里面藏了不少珠宝首饰。
  “哗”
  众人顿时兴奋起来,一拥而上。
  “这下发达了,哈哈。”
  “啧啧,还都是高档货呢!”
  孙静好财如命,这下怎能同意?直接冲了上去,拿起一根扫把拼命的打着那些小青年,口里喊道:“你们这群强盗,放手,这是我们的钱,再不放下我就报警了。”
  “妈,小心啊。”王嫣然也跟了过去。
  王东河也想进去,但被疤哥拦了下来。
  疤哥猛的推了王东河一把,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特娘的识相点,别逼我动粗。”
  这时,玄鸽来到牧云身旁。
  牧云冷哼一声:“不死就行。”
  “遵命。”
  玄鸽点头应下,整个人刹那间便好似化作一道残影,冲进屋去。
  屋内,孙静的扫把终于砸在一个红毛小子的脑袋上,顿时就惹怒了后者。
  “臭娘们给脸不要脸,老子废了你。”
  他随手抄起一根木棍就劈头盖脑的砸向孙静。
  只是,木棍未等砸到,便感觉一阵风吹过。
  瞬间,那木棍直接碎成了木渣,紧接着他胸口一痛,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
  “砰砰砰砰”
  一声声击打肉体的闷响传出,不到三十秒,大厅内便没有一个人能够凭自己的力量起身了。
  哀嚎和惨叫不绝于耳,整个大厅都好像坠入了阿鼻地狱。
  “当啷”
  疤哥手中的木棍直接落到了地面上,双眼跟见了鬼似的,他到现在都没弄懂,自己的小弟们咋都躺下了...。
  “鬼啊!”
  疤哥大喊一声,就要逃走。
  哪知牧云随手一抓,便直接将疤哥拎了回来。
  “不把这些叫唤的垃圾搬走,你就给自己准备后事吧。”
  “好,好,我搬。”
  疤哥吓的双腿发软,忙不迭的点头。
  十分钟后,疤哥终于将最后一个瘫痪的小弟拖出王家别墅。
  孙静坐在破烂的沙发上,看着满目疮痍,伤心的抹着眼泪。
  “我们怎么办啊...。”
  这下连家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