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40章 一副墨宝
“龙象战神”四个大字迎风飘荡,但很快,便被韩振双手握住。
  只见其高举着手中被打开的字画,脸上浮现出狂热之色。
  “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韩振高声怒喝着,声音中充满了狂热,充满了对最近压抑的释放。
  四相看清楚那副字画后,不由自主的踉跄后退,每个人的神色都很复杂。
  “他...他竟然把这副墨宝给带来了!”
  “当啷”
  匕首,落地,黑相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其他三相也同时跪倒在地。
  “哗啦”
  众多战士也放下枪,跟着跪在地上。
  他们,跪的不是韩振,而是韩振手中的那副墨宝。
  只因为,“龙象战神”四个字下方,还有个小小的印戳,那印戳以祥云做轮廓,中央写有一个“雲”字。
  这...这副墨宝,乃是有着“镇国之柱”称谓的神卫军统领云帅所写。
  云帅在九州的声望自不必说,其在军中的声望,更是如日中天,正因如此,在九州朝中,常有人说诛心之言:战士皆知云帅,安知九州之主?
  所以,单是这云帅亲笔所写的墨宝,也会被所有军人视之为无上至宝,最高的荣耀,不容任何亵渎。
  现在,韩振请出了这副墨宝,但凡军中之人,便没人再敢动他。
  形势瞬间扭转!
  看着黑压压跪了一地的战士,众多记者们摸不着头脑。
  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个韩振怎么拿出一副字画就成功反转了?
  一副小小墨宝,怎会有如此威力。
  没人清楚。
  韩振虎目死死盯着牧云,神情有些难堪:“牧云啊牧云,你可知道,这就是我去年成功当选战神,被云帅赐下的墨宝!”
  牧云依旧站在那里,漆黑的眼眸看着那副字画:“除去地位超然的云天神卫军,九州驻军有九军,每过五年便会从各军选出一些最出类拔萃的战士,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比试,最终胜出者,还需达到一定实力,方可赋予‘战神’二字。”
  “并且,每一代战神都会得到一个特别的奖赏,去年的战神,便得到了一副云帅亲笔书写的墨宝。”
  “我也出身军旅,这种事情怎会不知?”
  韩振听牧云冉冉道来,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哈哈哈...你知道就好,要知道,当我得到这副墨宝的时候,整个军方都震动了,他们都说,我这一届是走了狗屎运,才得到这个奖赏,哈哈,前几届战神还欺负我初来乍到不懂行情,竟然提出以物换物,想拿他们的奖励换我的这副墨宝。”
  “特么的,当老子傻么?这墨宝的价值,岂是他们那些垃圾所能比的!”
  一旁的四相看着韩振手中的墨宝,他们没想到,韩振竟然把这副墨宝带在了身上。
  这下,没得玩了。
  单是祭出这副墨宝,面对他们这些军方的人,先就立于不败之地。
  谁,若是敢对韩振出手,那就是对云帅的墨宝不敬,别说其他人干涉,就是自己也过不去心中那道坎啊。
  这,就是云帅的威望!
  无人能及。
  这时,韩振炫耀够了,却看到牧云并没有下跪,神情一肃。
  “牧云,好歹你也有着军方的背景,知道这副墨宝的来历,但,你为何不跪?”
  “难道,你不尊敬云帅么?”
  “你,安敢如此?”
  说到最后,韩振的声音已然震如雷霆,轰向牧云。
  这次,就连四相也面容不善的望向牧云。
  黑相厉声喝斥道:“姓牧的,虽说上头让我们帮你,但是,若你敢对云帅不敬,老子拼着死罪也要与你走上几招。”
  白相:“牧云,还是跪下吧。”
  红相:“牧云,这事我们可帮不了你。”
  黄相:“云帅以一人之力,奠定和平盛世,跪他的墨宝,我们心甘情愿。”
  面对着众人的施压,牧云依旧面不改色,拍了拍手。
  “云哥,请吩咐。”
  人影一闪,玄鸽出现在牧云的身旁。
  牧云吩咐道:“替我看好嫣然。”
  “遵命。”
  玄鸽拱手行礼,郑重回道。
  韩振不知牧云在做什么,厉喝一声:“姓牧的,你还在故弄玄虚,再不速速下跪,老子就要取你狗命了。”
  哪知,韩振话音刚落,便见牧云化成一道残影,瞬间来到自己面前。
  “好快!”
  韩振瞳孔骤然一缩,饶他乃是一代战神,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脖颈,已然被掐住。
  “走!”
  牧云轻喝一声,提着韩振的脖子便消失不见。
  而此时,四相才反应过来。
  牧云,韩振二人,已然失去了踪影。
  “这是什么速度!”
  白相惊的合不拢嘴。
  “他...他身手竟然如此了得。”
  黄相面容凝重。
  黑相看着地上的匕首,不禁自嘲道:“咱们是来帮忙的,可现在看,呵呵,反倒成了看客了。”
  红相摇了摇头:“没想到,韩大哥竟然带了这副墨宝过来,时候无论怎样,牧云都完了。”
  敢亵渎云帅的墨宝...后果非常严重。
  此时
  韩振被牧云掐着脖子,在云然集团的大楼外沿飞速的向上攀爬着。
  与其说牧云在攀爬,不如说是飞掠。
  只见牧云脚尖在窗台外沿轻轻一点,便瞬间升高十多米的高度,几度兔起鹘落便来到了云然大楼的天台。
  七十七层大厦天台,站在上面足可望到江城外的群山。
  牧云随手将韩振丢到一旁,轻声说道:“今天,就把事情一并解决。”
  韩振双眸紧紧盯着牧云,从刚刚牧云的突袭,他便知道了。
  自己,不是对手。
  牧云的实力,超乎了他的想象。
  “咳咳...。”
  韩振咳嗽两声,揉了揉被掐的发红的脖颈,沙哑着嗓子说道:“你是想在这楼顶,与我一决生死么?”
  “很好,我韩振一代战神,在单挑这块,绝不会退缩,也绝不会仗着有云帅的墨宝而避战。”
  “这,也是对云帅的侮辱。”
  说着,韩振恭敬的将墨宝再度卷好放到一旁,防止被战斗波及。
  放好之后,他身上气势再度冲天而起,全身肌肉鼓胀,虎目迸射出夺目的光彩。
  “来吧,牧云,一决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