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97章 刘安来了
“要不今晚先收拾一下,凑合住吧,明天我再想办法,不行先找中介租一间。”
  王东河不停的叹气,开始收拾东西,屋里被弄的乱七八糟,碗碟碎了一地。
  牧云上前拉住王东河。
  “爸,屋里的床都被砸坏了,这里根本没法住人了。”
  说着,他指了指不远处一块破床板。
  疤哥等人受王超指使,不仅抢夺值钱的物品,那些带不走的,也被恶意损坏,就为了不让王东河一家住,其心之恶,令人发指。
  “哎,那可怎么办啊,这么晚了,难道要出去住宾馆。”
  王东河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时孙静激动的喊道:“住什么宾馆,你有钱么?现在连房子都收回去了,明天你这个部长的位子也得保不住,到时,我们一家喝西北风吗?”
  “那怎么可能。”
  王东河讪讪回道,身为一个男人,他心里也很犯愁,万一真的连部长都当不了了,还能干什么去。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想到这里,王东河的心就发堵。
  这时,牧云说道:“爸,妈,你们忘了么?我在市区还有套别墅呢,可以先住着啊。”
  “别墅,哪来的别墅,我怎么不知道。”
  王嫣然好奇问道。
  未等牧云开口,一旁的孙静抢先说道:“对啊,小云还有一套董家送的别墅。”
  王嫣然这才想起来,当初董家那个老爷子董绍刚为了“感谢”牧云将其儿子打成了植物人,特意来王家送的别墅。
  “可是这么晚了,这么多东西,我们怎么弄啊。”
  牧云呵呵一笑:“媳妇莫慌,我有办法。”
  “玄鸽”
  “属下在。”
  一袭红衣裙的玄鸽鬼魅般的出现在牧云身前,躬身行礼。
  “通知野狼,把他的小弟叫上,我们要搬家。”
  “遵命。”
  玄鸽向牧云行了一礼,便人影一闪,消失在屋内。
  很快,不出十分钟,野狼便带着小弟们开着三辆小卡车赶了过来。
  “兄弟,手脚麻利点,小心别弄坏东西。”
  “好嘞。”
  这些天,他们天天在工地搬砖,一个个练出了一身肌肉,倍有劲。
  野狼来到牧云身前,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云哥,您放心,兄弟们别的不行,搬东西绝不含糊。”
  很快,王家的东西就全被搬上了车。
  玄鸽继续充当司机,开着牧云的座驾在前领路,一路向董家所赠的别墅驶去。
  这套别墅位于常安街,乃是江城的高档别墅小区,但自从董绍刚送给牧云后,就被他雪藏了,甚至都没进去过。
  这次,刚好应急,派上了用场。
  别墅内家具家电一应俱全,且似乎有人进行定期打理,屋子虽然没有住人,但依旧一尘不染,非常整洁。
  野狼和他的小弟们一边搬东西,一边啧啧称赞。
  一个小弟不禁说道:“大佬就是大佬,这么好的别墅竟然空着,要是我的,恨不得天天都待家里,哈哈。”
  另一个小弟鄙视的说道:“就你这点出息,给你个别墅都得拿去换酒。”
  “咋这么了解我呢,哈哈。”
  野狼与他的小弟们说说笑笑,不到半个小时就将东西摆放完毕。
  “小伙子挺能干的,坐下来喝杯水吧。”
  孙静提议道。
  “不了不了,太晚了,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野狼说着,便带着小弟们匆匆离去。
  这边,孙静欣喜的望着装修精美,贵气逼人的别墅,这是她第一次住如此奢华的别墅。
  心里不禁嘀咕道:“早知道这么好,还真不如早点搬过来了。”
  王东河与王嫣然也对别墅非常满意,东瞅瞅西看看,看哪都顺眼。
  整套别墅一共三层,最底下一楼是客厅,佣人房,客房,厨房,可谓是分门别类,设计巧妙。
  二楼则是主人们的卧室书房,三楼多个储物间,以及杂物室。
  王东河在客厅来回走着,他手中拿着一只高脚杯,里面盛着刚刚在酒柜中寻到的极品红酒。
  “咦,这副画还挺逼真的。”
  他突然发现客厅墙壁上挂着的山水画,画的正是江城的山和水。
  牧云也走了过来,笑着和王东河碰了个杯:“看上去确实有些韵味。”
  随即看向落款,正是董绍刚的名字。
  竟然是董家老爷子自己画的,还挂在了自家别墅的客厅里。
  这时,孙静喊了一嗓子:“都几点了,还磨蹭,洗澡睡觉了。”
  折腾一天了,王东河确实也累了,急忙应了一声,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光,向牧云嘱咐一句“早点睡”便回房睡觉了。
  一楼大厅只剩牧云与王嫣然。
  “我们也去睡觉吧。”牧云将杯子放回原位。
  王嫣然俏脸顿时一红,点了点头。
  ......
  翌日
  一个惊天的消息在整个江城传开。
  原本被查封的董氏集团与云然公司经过官方的审查,已经符合标准,即日起,正式解封。
  不过,许多知道内幕的人丝毫不觉得意外,就凭王嫣然与城主府的关系,云然公司的解封显然是一句话的事情,如果再不解封,才令人诧异呢。
  董氏集团大厦外,一辆破旧的老牌汽车缓缓驶了过来,最后停在了路旁。
  一个身穿旧款唐装的老者在老仆的搀扶下从车上颤颤巍巍的走了下来。
  老者看上去很老,几乎可以用风烛残年来形容。
  他连上皱纹深刻,皮肤松弛,生满老年斑的手掌握着一根红木拐杖。
  “诶,老咯,走这么两步都要受不了。”
  老者苦笑着摇了摇头。
  “老伙计,加把劲,扶我上去。”
  老仆闻言,用昏黄的眼珠瞥了老者一眼:“我也乏了,走不动了。”
  “哈哈,你个老不死的。”老者大笑。
  “你不也没死?”老仆反唇相讥。
  虽然斗着嘴,但老仆还是敬业的扶着老者走上台阶,二人足足爬了半个小时,才来到董氏集团大厦的正门。
  一名保安走了过来,热心的问道:“这位大伯,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您是来找人的?”
  老者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糟牙,说道:“是找人,是找人,小伙子真是热心肠,你能不能帮老头子喊一下你们的老板。”
  “我们老板?”
  保安顿时笑了:“我们老板是什么人?那可是日理万机的超级大佬,怎会轻易见人,别说是你,就是公司高管,想见他一面都不容易。”
  老者叹了口气:“那小伙子能不能帮我传个话。”
  保安点了点头:“这个倒是可以,平时有人来找我们总裁,也都是门卫传话,不过,没有预约,一般我们老板都不会见的。”
  “大伯,那我帮你传什么话呢?”
  老者笑了笑:“你就说,刘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