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141章 不需要证据了
要说江城四大家族,还属孙家最为强大,毕竟没有大树乘凉,全凭自身实打实的站稳脚跟,只是运气不好,遇到了牧云,直接撞了枪口,全家老小一起上路。
  江家根基不在江城,暂且不论,李家靠的则是李燕飞的扶持。
  唯有王家,一直深藏不露。
  而这回,显然准备动用底牌了。
  不过,无论他们有什么底牌,都将是最后的疯狂了。
  牧云已经懒得很他们玩什么亲情的游戏,王东河一家彻底脱离王家,以后都不会有什么瓜葛,他也无须再留情面。
  王家,即将成为过去。
  这时,玄鸽接着说道:“云哥,根据我得来的消息,那个王翰和波比西餐厅的老板吴穹正谋划对付江露佳肴,要不要我把他们一窝端了?”
  “吴穹,他什么来路?”
  牧云知道,在自家的江露佳肴对面开了一家档次不低的西餐厅,名字就叫波比西餐厅。
  他能选择那个位置,显然是看江露佳肴生意火爆,眼红想抢生意的。
  “是春城那边过来的地下势力,在春城也算是小有名气,不过近来似乎想要洗白,但春城仇家众多,就跑到咱们江城来了。”
  “又是个地下势力。”
  牧云皱起眉头,江城做为他准备长久定居的家乡,他对这种地下势力极为的反感,因为这些势力最是喜欢欺压弱小,为非作歹,还有着构建潜规则的野心。
  无论是哪个,都是牧云所不能容忍的。
  虽说这些地下势力如野草般,火烧不尽,春风又生,但是...牧云可以一直烧啊。
  我就不信你还能顶着火再长出来!
  想到这里,牧云冷哼一声:“搜集一下这些人的事迹,到时一起清算。”
  “对了,那个王翰竟敢如此明目张胆的与我作对?”
  牧云有些意外,吴穹一个外城的,不知道牧云的实力和手腕也就算了,王翰毕竟是在土生土长的江城人,难道会不知道牧云的厉害?还敢来招惹他。
  要不是牧云放他几天的生路,现在可能都快过头七了。
  玄鸽掩嘴一笑:“那个傻瓜自以为聪明,除了第一次会面,之后都是以手机信息联系,直接被我手下的信息高手给查了个一清二楚。”
  牧云闻言又好气又好笑,颇有兴致的问道:“他们准备怎么对付江露佳肴啊。”
  一旁的柳雯雯也来了兴致,竖起耳朵听着,期待着刺激有趣的事到来。
  于是,玄鸽就将她得来的消息讲给了牧云。
  牧云脸上轻松的笑容渐渐消去,变得阴沉起来。
  而柳雯雯也是义愤填膺,整个人都气鼓鼓的,嘴里说道:“姐夫,一定要狠狠教训教训这些坏蛋!”
  牧云冷冷的说道:“看来,不需要收集罪证了。”
  对于牧云来说,想杀一个不太相干的人,他会先去查看这个人该不该死,如果该死,那就果断杀掉,如果不该死,那就再斟酌如何处理。
  可是!
  一旦这个人招惹了牧云的怒火。
  法律,将阻止不了他做任何事。
  证据?不需要了。
  玄鸽知道牧云生气了,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行了,你下去吧,有事我再通知你。”
  “那属下先行告退。”玄鸽应了一声。
  说罢,娇软的身躯往后一仰,接着翻了个后空翻,直接从窗口穿了出去,就向来时那样。
  柳雯雯眼睛顿时瞪得溜圆,急忙爬到窗口向下看去。
  令人眼晕的高空中,只见玄鸽仿佛一只红鸟,舒展优雅的身姿,临到地面时,方才不断的用手或脚点在墙壁之上,竟然神奇的卸去了下坠之力,最后翩然而去。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自信从容。
  “简直酷毙了!”
  柳雯雯感叹道,然后看向牧云。
  “我可不会,没法教你。”
  牧云说着站起身来:“我出去办点事,你来不?”
  “哼,你猜。”
  柳雯雯挺着胸,傲娇的反问道。
  ......
  江城北部的一栋破旧民宅内,一阵哀求声不断的传出。
  “求你们了,再让我吸一点吧,求求你了。”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跪在地上不断的哀求着,她一身的名牌衣裙此时沾满了泥土灰尘,可却浑不在意,只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苦哀求着。
  站在小女孩面前的,是三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这些人染着花花绿绿的头发,穿着也很古怪,一看就不像好人。
  领头的青年不仅染了黄色的头发,戴着金灿灿的耳挂,甚至还在脸颊两侧打了孔,放了两个金属环在上面,看上去既恶心又吓人。
  他就是跟着吴穹来到江城的得力手下之一,名叫铁春。
  当然,这是他自己起的“艺名”,真名早就忘了。
  铁春得意的坏笑着,蹲下身子,伸手拽住小女孩的头发,说道:“难受?知道难受了?那还不给你爸打电话。”
  他说着,还左右撕扯两下头发,最后给了小女孩一巴掌:“吗了个巴子的,太特么小了,下不去手啊。”
  铁春身旁的手下米勇接话道:“春哥,要不一会让我试试?我下的去手。”
  铁春回头瞥了他一眼:“德行,先把事办成了再说,坏了老大的事,我打断你的第三条腿。”
  米勇急忙赔笑着:“肯定,肯定。”
  他说着,眼睛看向穿着华丽的小女孩,眼中闪过一丝仇恨和淫欲之色。
  出身孤儿饱受欺凌的他,最想要征服的,就是这种柔弱且出身富贵家庭的女孩。
  那会极大的满足他的虚荣心。
  “我打,我打,你们说什么都行,快让我再吸一口。”
  小女孩哀求着。
  铁春哼了两声:“不行,先打,不让你爸听听你这美妙的声音,他怎么知道我的厉害?”
  这个铁春在春城就是有名的一肚子坏水,这次吴穹听从了王翰的建议,拿江露佳肴的厨师长开刀,选人执行这项任务的时候,他第一个就想到了铁春。
  “好好好,我..现在就..打。”
  小女孩一边哭,一边掏出手机,飞快的拨打了一个号码。
  此时,江露佳肴的大厨房内,吕胜正聚精会神的查看每一道菜。
  身为江露佳肴的厨师长,他无须亲自下厨,只是负责指导众多的徒子徒孙。
  但是,有一道工序,吕胜必定会亲自动手。
  那便是尝菜!
  按他定下的规矩,无论哪道菜,出锅之后,必定会取出一小部分放到碟子内,与菜品一起端到他的面前。
  只有经过他品尝合格之后,才能送到餐厅让客人食用!
  这时,一道黄金狮子头被端到了吕胜的面前。
  除了盘子上的四个狮子头,旁边的碟子上还有个迷你狮子头。
  吕胜正准备尝菜,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本想挂掉,但看到的号码后还是接了下来。
  “爸...爸爸。”
  电话内,传来吕胜闺女吕茹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声。
  这哭声,仿佛一柄利刃,洞穿了吕胜的心。
  他的脸,瞬间变得惨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