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逍遥战神 > 第30章 我们来帮忙的
牧云等人刚走出阁楼,便看到光头桑的手下迎了过来。
  “大哥,是野狼,不好惹啊!”
  只见他们一个个鼻青脸肿,显然刚刚被收拾了一顿。
  光头桑摸了摸光头,看了一眼牧云身旁的黄熊,扭头说道:“怕什么,有熊哥在,什么狼来了都不行。”他现在还对黄熊心有余悸。
  牧云带着众人向工地走去,离老远便听到一阵哄闹的声音,隐约还传来一句:野狼哥,人狠话不多。
  别说,还挺押韵的。
  很快便看到一个壮汉在众多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两方就这样相遇了。
  野狼抖着腿,撇着嘴,抬眼看去,嘴里嘟嘟囔囔说道:“还真是一个个老弱病残,光头桑?哼,早就听说你了,没胆废物一个。”
  “啧啧,还有个老不死的,哈哈,一脚就能踢死。”
  “这个蓝眼睛的,长的还挺俊嘛,一会给我把他脸画花。”记住网址https://m.biqugela。com
  众保镖听得热血沸腾,欺软怕硬向来是他们的拿手绝活。
  “老大,你先不用出手,我辣椒仔一个人就能摆平。”
  “谁都别和我抢,那个老头归我了!”
  福伯听到各种挑衅的语言,皱起眉头:“你们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要妨碍我们施工?”
  福伯的话引来保镖们的哄堂大笑。
  “哈哈,你听到了吗,这个老东西问我们是做什么的!”
  “老不死的,我们可是来保护你的,嘿嘿。”
  福伯叹了口气,这样的场面如此的似曾相识。
  就在这时,野狼的目光终于转到了牧云那里。
  只见牧云眼神冷冽,嘴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神态淡定而从容,看着众多手持武器,不断嘲笑挑衅的保镖,就像在看一只只上蹿下跳的猴子。
  刹那间,野狼的脸色变得惨白起来,手脚冰凉,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我眼花了?怎么看到了噩梦中的人。”
  野狼闭上眼睛狠狠的摇了摇脑袋,再次睁眼看去。
  赫然发现,牧云正看着自己,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野狼脑子嗡的一声。
  真的是他!
  竟然是他!
  居然在这里遇到了...。
  孙家举行隆重的葬礼,他身为一个道上新人,幻想着能被孙家或者某个大佬看中,收为麾下,足足花了五万块钱,才混到参加葬礼的名额,没想到...先是经历了一阵枪林弹雨,然后又差点被活埋了。
  好不容易捡条小命,准备大干一场,没想到又遇到了这个煞星。
  想到此处,野狼险些没呕出口血来。
  这时,看到野狼默不作声,一个叫李丹的保镖十分有眼色的上前两步,用手中的片刀对着牧云等人,趾高气昂的大声喊道:“你们谁是业主?这房子说改就改?问过我们野狼哥了么!”
  “现在告诉你们,这片归我们野狼大哥管,想动工?先把钱交齐了。不然谁特么也别想动一块砖。”
  “现在,赶紧滚出来个管事的,跪下叫三声爷爷,不然,老子打断你们的狗腿。”
  这一顿嘲讽叫嚣直接把野狼吓得一激灵,身上汗毛都竖了起来。
  只见他猛的冲刺,一脚将李丹踹倒:“小X崽子,哪轮到你说话了?”
  众保镖怪叫着起哄:“狼哥,快让他们瞧瞧你的厉害。”
  野狼都快哭了,将手中的砍刀直接丢到一旁,一路小跑来到牧云的身前,扑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
  “爷,小的只是路过的,您别见怪啊。”
  众保镖:...
  野狼的行为直接将众保镖给惊呆了,他们一时没反应过来,楞在了那里。
  “老大怎么了...。”
  “我做梦呢?”
  向来以敢拼敢斗的野狼怎么就这样跪了?
  一时之间,周围陷入一阵死寂当中,仿佛有人按下了暂停键。
  “呵,路过?”
  牧云冷笑一声:“好一个路过,我怎么觉得你就是他们的大哥,过来向我收保护费来了。”
  黄熊和荒君两人忍俊不禁。
  这个世上,恐怕真没人有资格收云帅的保护费。
  “不是不是,我没有我没有。”
  野狼慌得不行,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我们...我们是来帮您施工的,没想惹事。”
  “真的是这样?”
  牧云玩味的问道,并且指了指不远处的保镖:“他们似乎不太乐意。”
  “怎么会,别看他们一个个瘦瘦垮垮,干起活来,才卖力呢。”
  “嗯,既然这样,那就快去干活吧。”
  牧云不耐的摆了摆手。
  “好嘞。”
  野狼暗暗松了口气,感觉后背的衣襟都被汗水给浸湿了。
  “兄弟们,走,咱们干活去。”
  “等等,刚才那几个骂福伯的,还有那个拿片刀的留下。”
  牧云突然指着几个保镖以及李丹。
  “好,好。”
  野狼忙不迭的答应下来,为了活命,牧云说什么他都会应下来。
  众保镖一个个眨着眼,感觉莫名其妙,明明是来收保护费的,瞬间怂了不说,还要帮着干活。
  “大哥,我们不是来收保护费的么?”一个保镖开口问道。
  “啪”
  野狼直接一记耳光抽了过去:“想死自己去,别带上我。”
  被牧云指着的几个保镖一时不忿,嘴硬道:“怎么的,就骂了你有意见?那老不死的不好笑么?”
  牧云也不动怒,反而说道:“君,把福伯扶回去吧,外面风大。”
  荒君笑着点头,将福伯搀了回去。
  “小云没事吧?”福伯担心的说道。
  “老爷子,你放心好了,你忘了李德天的下场了么?”
  “嗯,也是。”福伯点了点头走了。
  这些话,都被野狼听在了耳中,他冷汗哗哗的往下流,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原来不止孙家,李家也是被他灭掉的!
  那可是江城四大家族的大佬啊,说是江城的二号人物也不为过。
  竟然也死在了他手中,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就在野狼怕的要死,全身颤抖的时候,保镖们犹在不知死活的打着嘴炮。
  “哈哈,老不死的跑了!”
  “野狼哥,你干嘛那么怕他,咱们人多,一起上。”
  “对啊,你不是说,未来的江城是咱们的天下了吗,怕他个球。”
  “黄熊,杀无赦。”牧云冷喝一声。
  “遵命!”
  保镖们的还在怂恿野狼,便看到一个残影挟着劲气疾若迅雷般的扑面而来。
  “砰”
  黄熊一发重拳击打在保镖的小腹之上,发出沉闷的爆响。
  “哇。”
  这名保镖喷着鲜血,打着旋的向后倒飞而去,一连砸塌了两面墙壁方才停了下来,整个人都变成了一滩肉泥。
  “咔嚓”
  又一名保镖被扭断了脖子,身躯一软倒在了地上。
  身为黄字军首席,杀这群保镖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随着黄熊左右开弓,风卷残云般的杀戮,被牧云点出了六名保镖在不到三秒的时间就被暴力斩杀。
  死相极为惨烈。
  场面再次陷入一阵死寂当中。
  片刻后,扑通,扑通,所有保镖都全身颤抖的跪了下来...。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道:“大佬,我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