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云中大妖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剥皮
    未能靠前,黑虎妖的身影重新显露,虎视眈眈的盯着云中君。
  
      一手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云中君额头渗出冷汗,还是头一次被妖偷袭的这么惨。
  
      所幸未伤到脏腑,疗养些时日就能完好。
  
      思索之际,猴妖短尾的呼喊声传来:“老大,何时才能宰了黑虎妖,残魂太多,俺们快拖不住了!”
  
      闻言,云中君侧目查看,就见众妖已经完全落入下风,在残魂的围攻下堪堪抵抗。
  
      “该死,黑虎妖太过狡诈,根本抓不住影子。”
  
      情况不妙,云中君思绪飞转,想着破敌之法。
  
      “哈哈哈,鹰妖你束手就擒吧,不然莫怪俺不留情面,拔了你的鸟毛做大氅。”
  
      攥着虎骨棒来回抛飞,黑虎妖昂头大笑,眼中已是一片赤红,与额头的王字争相辉映。
  
      嗖——
  
      忽的,一杆湛蓝雷矛呼啸而至,黑虎妖笑声戛然而止,又一次化作黑雾散去。
  
      “鹰妖,你敢偷袭,俺要把……”
  
      很快,黑虎妖刚一显露身形,又一杆湛蓝长矛直奔头顶,吓的其话都没说利索,便化作黑雾躲避。
  
      不远处,云中君弓腰站在雷芒密布的空地上,手中不断凝聚着湛蓝雷芒,朝着现身的黑虎妖掷去。
  
      一时间,迷雾林内出现了黑虎妖刚一露面,就被湛蓝雷矛追着射的场景,颇为滑稽。
  
      少顷,黑虎妖化作黑雾站到一颗扭曲的槐树上,气急败坏道:“狗日的鹰妖,有种你从雷圈里出来,看俺不拔了你的鸟毛。”
  
      “笑话,有种你倒是直接过来啊,看我不将你的虎皮也剥了!”
  
      随着时间流逝,云中君伤口越发疼痛,滴滴冷汗从脸颊滑落,有些气喘吁吁。
  
      似被激怒一般,黑虎妖拎起虎骨棒指着云中君,厉声喝道:“好,那俺就主动找你,一棒子砸碎你的鸟头。”
  
      言罢,黑虎妖化为本体,一头三丈大小的黑皮猛虎,浑身没有丝毫杂色,毛皮柔顺好似绸缎。
  
      现出本相,黑虎妖疾行前扑,一双吊睛赤红如血,满口獠牙寒芒森森。
  
      正所谓龙从云、风从虎,黑虎妖全力奔跑,好似爪踏乌云,身披阴风,眨眼的功夫冲进雷圈,张口咬向云中君。
  
      虎口腥臭扑面而来,云中君目光灼灼,心中冷静,手中一杆湛蓝雷矛凝聚,直插虎首眉心。
  
      砰——
  
      就在这时,一团黑雾乍现,遮盖住云中君的视线,黑虎妖消失不见。
  
      “嗷~~给俺死来!”
  
      霎时间,黑虎妖的吼声从身后响起,一股幽幽寒风直冲脖颈。
  
      危急关头,云中君眼底一抹寒光闪过,捂着腹部的左手抬起,一柄紫雷匕首早已恭候多时。
  
      转身、起手、刺出……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仿佛早就演练过几十遍。
  
      噗——
  
      “啊!鹰妖奸诈!”
  
      利器入体声入耳,一道血花溅在云中君侧脸,随之响起黑虎妖的叫骂。
  
      一抬头,紫雷匕首刺入黑虎妖的脖颈,伤口已被雷霆焦灼,丝缕紫雷跳动在其油光水滑的皮毛上。
  
      不敢迟疑,黑虎妖砰的一声化作黑雾,只留下一滩鲜血在地。
  
      “呵呵,还想跑!”
  
      嘴角扯出冷笑,云中君不见慌乱,双爪开步抓地,密布在地的雷霆汹涌翻腾,犹如一片雷海般笼罩七丈方圆,湛蓝雷芒闪烁的刺眼夺目。
  
      紧接着,黑虎妖的惨叫再次响起,是在身侧四丈的位置。
  
      转过头,就见其四爪被雷霆电的险些成为煤块,狼狈的栽倒在地,又要施展黑雾遁走。
  
      可惜,凡事总要有个头尾,云中君又岂会容他在逃。
  
      心念一动,云中君右掌贴地,圈内的雷霆化作条条锁链,将黑虎妖五花大绑的缠住,七窍疯狂的钻入残余雷芒。
  
      顿时,黑虎妖一声惨叫震的妖两耳发麻,却又很快只剩呜咽,被雷芒堵住喉咙。
  
      唯恐黑虎妖还有逃窜的本事,云中君三步并成两步的上前,一手按在其的头顶。
  
      随后,云中君额头印记散发乌光,寒声道:“黑脸猫,我有没有激怒你不知道,但你是真的激怒我了!”
  
      话落,在黑虎妖睚眦欲裂的挣扎中,噬魂宝术施展,直接灭魂炼魄。
  
      砰砰砰……
  
      两息后,伴随黑虎妖魂飞魄散,那些围攻众妖的残魂纷纷破碎,只剩下三个锻骨残魂尚在坚持,却也是气息萎靡,一副魂不久矣的模样。
  
      锻骨残魂可遇不可求,云中君自然不会浪费,控制着缠在虎尸上的锁链,将三只锻骨残魂一一锁住。
  
      “老大,老大你不要紧吧……”
  
      混战结束,伤痕累累的众妖连忙赶到云中君身旁,看着其腹部血流不止的伤口惊呼问道。
  
      一把推开上前搀扶的猴妖,云中君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废话,你们肚子上开个洞,看看要不要紧!”
  
      “老大,您这……”众妖感到有些强妖所难。
  
      冷哼一声,云中君伸手将面目狰狞的虎尸收进黑石手镯,吩咐道:“抓紧时间撤离,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是,老大……”
  
      云中君先手将三只锻骨残魂炼化,带着众妖逃离此地,向着东边赶去。
  
      果然,就在众妖离开没多久,一大群残魂似嗅到血腥的鲨鱼,蜂拥上百只之多。
  
      十里外,骑在野猪妖背上的云中君松了口气,暗道幸好跑的快,不然又要遭劫。
  
      …………
  
      三日后。
  
      一座高耸入云的险峰上,云中君矗立山巅,一袭蓝发迎风飘荡,金眸炯炯有神,眺望着远方的荒芜大地。
  
      三天里,云中君伤势养好,在迷雾林内谨慎潜行,终于看到了希望。
  
      “太好了,一路向东,在走几日光景,就能离开这片迷雾林。”
  
      深深吸了口气,云中君展颜一笑,感觉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俊逸的面孔越发淡雅。
  
      莎莎莎……
  
      不多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熊妖憨厚的声音响起:“老大,你要的袍子俺做好哩,可来试试合不合身。”
  
      转过头,熊妖正捧着一件黑袍,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自家。
  
      云中君莞尔一笑,招手道:“过来,容我试试吧。”
  
      “好嘞,老大您请看!”
  
      黑熊妖颠颠递过袍子,面露得色道:“这袍子整个是黑虎妖的皮子鞣制,因为皮子原本就是一件半成的法器,俺又稍加改良,您往后只需增添禁制,就能成为一件正在的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