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终极斗罗 > 第257章 我不能失败

  自己的武魂很普通,魂力不高,实战能力也不够强,那凭什么能让史莱 克学院录取自己啊?能凭借的就只有这份坚持了。 此时此刻,支撑着他的只有内心的执念,那就是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和蓝 轩宇、钱磊一起留下来,留在史莱克学院,成为史莱克学院的一员
   
  啊 刘锋的眼睛有点红了,他单腿发力,猛地向肖启冲去,手中白龙枪发
   
  动,白龙挑!
   
  肖启抬手在他那白龙枪的枪尖弹,魂技被震散,就连白龙枪枪尖都随之破裂,单腿站立的刘锋娜里还站得住,顿时倒飞而出,狠狠地摔在地面
   
  这一下摔得非常重,胸口断折的骨头似乎已经扎入了肺里。一口鲜血从
   
  刘锋口中喷出,他眼前一阵发黑。
   
  坚持不住了吗?真的坚持不住了吗?
   
  肖启走上前,来到刘锋身边,抬脚踩在他那条没有折的腿上,淡淡地 总道:“如果你还能站起来,我就算你考核通过。”说着,肖启的脚猛地向下
   
  踩
   
  啊一
   
  刘锋惨叫一声,上身都扬起了几分、那剧烈的痛苦,让他险些昏厥过 去。他全身都忍不住剧烈地抽搐着,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在这一瞬间,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值得吗?真的值得吗?要 死了吗?自己是不是要死了?
   
  他双腿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是的,不疼了。或许是因为疼到了极致, 身体已经进行了自我保护,此时竟然完全是麻木的。他全身上下,唯一还能 动的、就只有一条右臂。
   
  他勉强抬起头,已经看不清楚肖启的样子了,只能隐隐约约看到身前的 那道身影。
   
  但他的脑海中,清晰地回荡着先前肖启所说的那句话。站起来,只要自己还能站起来,就算通过了考核。
   
  值得,为了自己,有什么不值得的!
   
  我要变强,我要成为强者,成为真正的者,我要追赶上轩字的脚步我要留在史莱克学院!
   
  “喀喀!”又是两口鲜血喷
   
  擂台下,眉头紧蹙的张晨雨已经走了过来,向肖启递来询问的眼神。
   
  肖启却向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是的,现在刘锋的伤势甚至已经危及生命,可是,越是极限状态,往往越能激发出人体的潜能,也越能看出一个人最根本的素质。
   
  刘锋动了,他用自己的右臂艰难地推动着身体,整个人也只有右臂还能
   
  动弹。
   
  他此时是仰面躺着的,平日里最简单的一个翻身动作,此时做起来都是
   
  8如此艰难。 F他那有些瘦弱的身体几乎是在蠕动,一点点地向翻身做着努力。
   
  肖启就在旁边看着,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尤其是他的眼睛。 尽管此时刘锋的双牌已经有些迷离了,但是,在他眼底深处,肖启看到 了坚定。那是一种对信念的坚定,肖启曾经在许多人身上看到过,史莱克学 院,绝不缺乏信念坚定的人。但是,他才十二岁,肖启还从未在仅仅十二岁 的少年身上看到过这样的眼神。 终于,足足用了近半分钟的时间,在全身剧烈的抽搐与痉挛之中,刘锋 翻过来了。是的,他翻过来了,从仰躺变成了匍匐。 他的右手抓着自己白龙枪的枪尖,就那么将白龙枪竖立在擂台上。然后 他右手用力,将白龙枪枪尖向地面压下,让那长枪能够扎在擂台的地面上。
   
  当! 刘锋的力量太弱了,白龙枪没能插入坚硬的地面,而是向一侧倾倒,砸
   
  在地面上,发出脆响
   
  “失血太多了。”擂台下的张晨雨已经上了擂台,来到肖启身边,低声
   
  向他说道
   
  肖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张晨雨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没前
   
  刘锋的右手依旧紧紧地抓着白龙枪的枪尖,右臂之上,隐隐有银色光芒闪烁,那是银月狼右臂魂骨的力量。
   
  他拼尽全力,又一次将自己的白龙枪竖立了起来。可是,擂台的地面实 在是太坚硬了,而此时的他,又实在是太虚弱了。
   
  眼看着白龙枪就要又一次倾倒
   
  喊着 “不,我不能失败,我要通过考核,我要通过!”刘锋在心中疯狂地呐
   
  他已经坚持到了这个时候,终于看到了曙光,又怎么能因为这最后时刻 名的痛苦而放弃呢
   
  啊一—
   
  刘锋突然嘶声大叫,胸口处和嘴里鲜血四溢。他的右臂突然爆发出刺目 银光,在银月狼右臂魂骨的刺激之下,白龙枪枪尖终于再次出现了银月枪 芒,“噗”的一下,插入地面之中,白龙枪也随之竖立在了描台上 刘锋右臂发力,猛地将自己瘫软的身体支撑了起来,就那么凭借一只右 手,一点点地把身体支撑起,再猛然抬手,抓住更高位置的枪杆,令自己站 起来。
   
  如此重复四五次,他总算是依靠着白龙枪站了起来。 擂台上,留下的是大片大片的血痕。
   
  “老师,我、我站起来了……”刘锋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伴随着喘息, 大量的鲜血涌出。可在这一瞬间,肖启发现,刘锋在笑,这个孩子竟然在笑
   
  下一刻,刘锋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僵硬了。这一次,张晨雨毫不犹豫地 步冲到他面前,背后乳白色光芒绽放,经昏贩的刘锋体内,帮他修补着身体。
   
  张晨雨忍不住回头,怒视),道:“你也太狠心了。他这伤势致命,
   
  就算能救回来,这伤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养好的。后面的综合考核他根本没法参加,怎么可能考得上咱们学院?”
   
  肖启淡淡地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孩子天赋不行,如果再没有毅力,又有什么资格进入史莱克?在他身上,我看到了执着与坚持,而且他最后一刻露出的不是怨恨的表情而是笑容,这证明他有一颗宽容而善良的心。有了这一场考核,后面的综合考核他是否参加都已经不重要了。更何况,我既然这么做了,自然有补救的方法。”
   
  他一边说着,一边来到张晨雨身边,伸出右手,掌心浮现出一片淡金色的狭长花瓣。那花瓣似乎是卷曲在一起的,长长的,有些尖细。淡淡的香气
   
  散发出来,买和的淡金色给人一种奇异的感受,仿佛周固的生命能量都在向 肖老师,欣这是…”张晨兩看到这片花瓣后不禁瞪大了眼睛,“这
   
  它涌去
   
  个太珍贵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