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终极斗罗 > 第169章 银天凡的故事

  银天凡却大怒:“你挤对谁呢?我就是被开除的,都没有毕业,怎么
   
  了?好歹我后来还凭借一身本事指挥上了舰队。我在史莱克学院外院的星际
   
  指挥系学习过几年,后来因为一些特殊情况被开除了。”
   
  说到这里,他的眼底闪过一抹痛苦之色。尽管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可每
   
  当提到这件事的时候,银天凡心中依旧很痛。
   
  季洪彬的脸色恢复了几分,眉头微蹙,道:“那次的事情其实也不能全
   
  怪你。虽然你自己的战斗力不怎么样,但在指挥方面确实是有天赋的。那会
   
  儿,我们都以为你能够考上内院呢。一旦从内院星际指挥系毕业,你就有可
   
  能成为联邦舰队的大指挥官。”
   
  银天凡摆了摆手:“别说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早已是事实了。轩
   
  宇,今天既然说到这儿了,老师就给你讲讲当初我为什么会被开除,让你引
   
  以为戒。”
   
  他一边说着,一边瞥了一眼刘锋和钱磊。
   
  “你们两个小子还在这儿眼巴巴地看着干吗?也想听老夫丢人的事啊?
   
  老季啊,他们可是跟轩宇一组的,不该操练一下吗?”银天凡没好气地道。
   
  季洪彬眼神一动:“你们两个跟我走。”
   
  刘锋和钱磊还处在惊骇之中,就被“大魔王”给带走了。办公室内,只
   
  剩下银天凡和蓝轩宇师徒二人。
   
  “说起来,当初被开除,直到现在我都有些不服气。”
   
  银天凡轻叹一声,在这一瞬间,蓝轩宇突然觉得自己这位老师有些苍老
   
  了。
   
  对于银天凡来说,那绝对是一段非常不美好的记忆。
   
  “那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老季说得没错,我那时候一心想考上内院,
   
  而且有几分把握。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当年在史莱克学院的时候,我也
   
  是骄傲的。那会儿,我是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史莱克的,也没现在这么胖,还
   
  是挺英俊的。班里好几个女同学都对我有意思,那绝对是个顶个的漂亮,身
   
  材也都特别好。要不是学院规定十八岁以下不许恋爱,哼哼!”
   
  蓝轩宇嘴角抽动了一下,心中暗想:老师,您是不是跑题了?
   
  银天凡总算说回了原来的话题:“唉,现在回忆起来都是伤心事啊!拥
   
  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等失去了才觉得痛苦。我初入史莱克,在最先进的教
   
  学资源的指导之下,各方面突飞猛进。当时老师就说我非常有星战天赋,未
   
  来必定能成为优秀的指挥官。他指出我唯一的问题就是太喜欢出奇制胜,需
   
  要加强正面作战的能力。我却不以为然,总觉得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胜
   
  利才是重要的。至于用什么战术,要看战场的情况。所以,那时候的我,就
   
  以作战方式变化多端著称。这一点,你应该也能在我驾驶星际战机的时候看
   
  出来。”
   
  蓝轩宇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那能看不出来吗?第一次带着徒弟模拟驾驶
   
  星际战机,就在徒弟屁股后面开炮,把徒弟的战机给击毁了,还美其名曰是
   
  为了让徒弟提高警惕。
   
  银天凡继续道:“之后的几年学习中,我在奇兵突袭、诡变战术方面有
   
  了不少心得。学院里有一些老师喜欢我这方面的天赋,有些老师却不太喜
   
  欢。但我无所谓,我觉得,我只要做好自己就足够了,我自己认为正确的,
   
  就一定要坚持下去。那时候我总觉得老师的一些教导根本没必要听,无论什
   
  么事情,结果才是最重要的。直到那次……
   
  说到这里,他眼底闪过一抹痛苦之色:“那是第六学期的期末考试。考
   
  试结束时,我正好满十八岁。一般来说,这个年龄才是刚刚进入高级学院
   
  学习的时候,可我这时已经完成了高级学院所有学科的学习,接下来就看能
   
  不能考上内院了。如果没考上内院,还可以在外院继续深造四年。如果考上
   
  了,那就不知道会继续学习多久了。
   
  “当时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也非常有信心能够在期末考试之中脱颖而
   
  出,然后去参加内院的考试。当时对我最好的那位老师跟我说过,我有指挥
   
  宇宙舰队的天赋,未来一定能大放异彩。所以,那时候的我,真的是太骄傲
   
  了,也听不进其他人的劝说。当时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懂得自省。后来我懂
   
  了,可一切都晚了。
   
  “那场期末考试,设置的是一场大型战役。我们星际指挥系的所有学员
   
  都要参加。三个人一组,每人指挥一支舰队,形成联合舰队,和其他组进行
   
  对抗,以作战情况来决定最终的考试成绩。
   
  “我对自己信心十足,我那两名队友都是相对比较弱的。这也是老师特
   
  意安排的,希望我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好地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考试刚开始的时候,还算顺利,我带着两名队友所向披靡,很快就列
   
  灭了一股力量。但是,我们很快就遭到了围剿。有三组同学组成了联军,对
   
  我们展开了全面进攻。他们就是忌惮我的实力,不希望我的成绩太好,因为
   
  如果我的成绩不够好,他们就有机会参加内院的考试。
   
  “我立刻就和他们对上了,用了一个又一个战术,设下各种埋伏,并通
   
  过干扰、挑拨等方法削弱他们那联军的实力。
   
  “而在这个过程中,我需要队友去诱敌,我那两名队友对此毫无异议
   
  一直都配合着我的行动。而队友的控制能力差了许多,因此其舰队也就不断
   
  遭受损失。
   
  “终于,在我的各种战术下,那三组同学的联军开始渐渐抵挡不住。他
   
  们选择和我谈判,希望我能够放他们一马,让他们的成绩能够好一些。他
   
  们甚至保证听从我的调遣,并且愿意配合我后面的行动,去对付其他组的同
   
  学。
   
  “当时的我,实在是太骄傲了。面对三倍数量的敌人,我竟然能够战而
   
  胜之,压迫对方投降。那种骄傲的感觉让我的心态出现了问题。我只觉得,
   
  我以一己之力就足以获得第一名,我又哪里需要他们的配合?而且,那三组
   
  同学联起手来对付我,早就让我心生怨念。于是,我表面上答应了他们,但
   
  就在双方准备进行联盟的时候,我突然偷袭,将那三组同学的舰队彻底击溃
   
  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一直支持我的两名队友对这样的情况表现出了不满
   
  的情绪。他们质问我为什么言而无信。我告诉他们,兵不厌诈,战场上没有
   
  仁慈可言,更不需要仁慈。只有实力才能证明一切,我们需要以最小的代价
   
  去摧毁敌人。
   
  “两名队友依旧很愤怒,说了一些不太好听的话。我当时正处于信心高
   
  涨,骄傲无比的时候。事实上,我不听人言、不懂自省的问题在那个时候
   
  就彻底暴露了。我被两名队友激怒了,然后就做出了一个令我后悔终生的决
   
  定。我指挥着自己的舰队,直接将他们的舰队击溃了。他们因为先前为我诱
   
  敌,阻挡敌人,本就消耗很大,又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呢?一时间,世界安静
   
  了.…
   
  “在将他们的舰队击溃之后,我其实就已经后悔了,后悔自己太冲动
   
  了。但我那时又觉得,我展现出了如此高的战斗天赋,就算做了这种冲动的
   
  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蓝轩宇听到这里,不禁目瞪口呆。
   
  他虽然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位老师的性格有些特殊,却也没想到,居然会
   
  如此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