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聊斋里打怪升级 > 第二十九章:纵使阴阳又何妨

  李木揉着脑袋,
  “现在几点了?”
  姐姐疑惑着,“啊?”
  李木忘了还没流行24小时制,于是再说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公子,午时了”姐姐应道,
  “午时?”李木看向窗外,明亮的阳光有些刺眼,“十二点了么?我怎么睡了那么久?”
  妹妹找到了还没走远的吴管家,吴管家推门进来后,发散着忠仆的气息,毫不掩饰的关心和急切,
  “公子啊,您可吓死我了啊,早上公子您怎么都叫不心,老奴的心一直悬着落不了地,现在公子您醒了,老奴终于放心了,‘’吴管家拍了拍胸脯,“公子您没事吧?”
  “没事,”
  李木甩了甩脑袋,晕沉沉的,不由心道:”真的喝多了?”
  “还不快去给公子揉揉脑袋,”吴管家给姐姐命令道,又殷勤的看向李木,“公子,我已经让小二去请大夫了,您在歇息一会,大夫马上就来了”
  李木抬手止住了姐姐探手探脚的惊慌,对着吴管家说道,
  “不用请大夫,”
  接着指着桌子上的水壶,
  “把水壶拿过来,我要喝点水,嗯......再去喊何妈煮点醒酒汤,”
  煮醒酒汤?
  吴管家有些看不明白,但他也没想太多,麻溜的拿过水壶后,让妹妹喊何妈煮醒酒汤去了
  李木喝了几口,润了润喉咙,半躺在床上好好的回了回神,感觉脑袋清醒一些后,
  “成娃呢?”
  吴管家回答,“小公子在后院读书呐”
  “嘶~,吴叔,去给我打点热水,我洗漱一下”李木接着道,
  吴管家:“诶”
  李木从床上爬起来,想了想,对着站着扣手指头的姐姐问道,
  “还没问,你们两姐妹叫什么名字?”
  姐姐诺诺的应答,“公子,奴叫二田,妹妹......妹妹叫小花”
  姐姐有些怕生,李木躺着的时候她还能大着胆子照顾,醒了后,就开始胆怯了。
  “二田,小花,”李木呵呵一笑,喃喃一句,“很符合年代气质,”
  接着,又笑道,
  “行业规矩,丫鬟得改名字,以后你就叫花落,妹妹就叫云舒”
  姐姐抬了抬头,看了李木一眼,刚好对上李木的眸子,惊的一下,迅速低下,
  “哈哈”
  李木笑了笑,花落惊吓的模样有些满足了他的恶趣味,
  李木拒接花落帮忙穿衣服,自己随意的穿好后,扭动了一下自身的筋骨,啪啪作响,
  吴管家端着热水过来,李木洗了把脸,精神了很多,脑子里开始浮现起了一些昨天晚上的事情,
  蔡将军杀千人贼寇被立长生碑,死后变成鬼差!?
  村夫杀虎拯救迷路幼童,被虎咬死,得上天垂怜!?
  朱公放粮救百姓,得获功德?
  陇书生傲气狂发,怒斥贪官,反被杀害?
  昨天晚上到底是不是梦?
  是不是太真实的了一些?
  李木有些怀疑了,
  “吴叔,昨晚有没有听到唱曲的声音?”
  吴管家连忙摆头,“没有”
  “那昨晚没有从我院子听到声音么?”
  吴管家继续摆头,
  李木想到了朱公四鬼曾经施展过屏蔽声音的术法,觉得吴管家没听到可能也正常,
  想了想,李木走出门,看向昨晚梦喝酒的地方,
  一个亭子,石桌,石凳子,
  蔡将军施法变的亭子桌子凳子还在,
  李木看向吴管家,
  “吴叔,那边的亭子桌子看到了么?”
  吴管家迷惑的点点头,
  “嗯嗯嗯,看到了”
  李木摸着下巴,再问道,“你真的看到了?”
  “公子,这亭子桌子不是一直都在吗?昨日还是我去擦的啊”吴管家想了想,小心翼翼的,“公子,要不等会让大夫过来看看。”
  “不用了”
  李木走向亭子坐下,摸了摸桌子的触感,确实是真的,
  莫非是四鬼施法改变了吴叔他们的的记忆?
  昨天晚上确实喝酒了?
  可我嘴巴里怎么一点酒气都没有?
  坐了一会,李木脑中关于昨晚的记忆越来越清晰,所有发生的事情都一点一滴的回想起来,他肯定昨晚晚上四鬼确实过来拜访,自己还和他们一起喝酒,
  喝酒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琉璃大人出现后,我好想......?!
  “不好!”
  一瞬间,李木脸色浑然惨白,直接站了起来,
  他回想起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李木快速的冲回了卧室,看向床底下,
  床底下放着一个贴着“喜”字的箱子,
  李木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着,
  “果然是真的~”
  “公子啊,”吴管家扶起倒地的李木,苦涩着脸,“公子,您可千万别有事啊”
  李木醒来后问的问题算是怪异的话,那么他所做的一切动作在吴管家看来都有些惊恐了,特别是刚刚这一下,
  吴管家扶着李木靠在床上,
  李木叹了口气,对着吴管家说道,
  “吴叔,你先下去吧”
  “公子,您没事吧,还是让大夫过来看看吧,身子要紧啊,”吴管家应道,
  李木摆摆头,
  “不用了,刚刚就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吴叔不用担心,我自己坐会就好了”
  吴管家无奈的点了点头,退出了房子。
  房间里面,李木对着空气笑了,
  “琉璃,出来吧”
  床下的箱子飞了出来,自己打开,露出箱子面摆放整齐的大红嫁衣,
  大红嫁衣一件一件的飘起,在空中旋转着,
  不过几息,
  一丝丝幽香飘如李木鼻孔,
  一只秀手从红衣中探了过来,抚摸着李木的脸颊,
  “李郎~”
  琉璃一身嫁衣,凤冠霞帔,坐在床沿,双目饱含着爱意和关切,
  李木心里无声的叹了一声,抓着琉璃的秀手,默默无言,
  李木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昨晚,他娶了琉璃,
  **,
  在四位鬼差的见证下,
  李木拉着抱着琉璃,嘴里大喊,
  “山无陵,天地斜”
  喊着,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喊着,
  “纵使阴阳又何妨”
  喊着,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李木发誓,发毒誓,从此以后绝对不喝酒,喝酒就被雷劈死,
  喝酒穿越,喝酒娶了一个女鬼为妻,
  还能不能更坑一些。
  琉璃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李木抓着自己的手,脸上带着羞红,轻轻说道,
  “李郎~昨晚......”
  “嗯?”李木笑着,“昨晚我说的是真的,我娶你为妻”
  琉璃脸一下就红了,
  看着琉璃的脸,李木笑了,笑的挺开心的,
  他现在想想,发现整件事情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