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贞观小先生 > 第一章 奇思妙想

  “啊、啊、啊,呜呜。”
  “昂儿、昂儿、昂儿,昂昂。”
  “咕咕,咯咯。”
  在长安西市牲畜交易市场旁边,响起了一阵乱七八糟的交响曲。
  一个中年乡下汉子坐在地上,一手牵着一头半大的毛驴,一手抓着一只肥大的公鸡,正在那里嚎啕大哭,鼻涕和眼泪连成一串儿直往下掉。
  受到了他的感染,毛驴扯着脖子一个劲儿的嘶吼。
  公鸡也不甘示弱,一边鸣叫一边用力地扑动着翅膀。
  这奇怪的一幕,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很快就围上了一圈人。人们望着这汉子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一个圆脸矮胖的壮年汉子问道:“这位老兄,你在干什么?”
  乡下汉子继续哭着,一边哭,一边嘟囔着:“活不了啦,活不了了!”
  圆脸汉子接着问道:“什么叫活不了了,你把话说清楚啊?”
  那个乡下汉子还是哭道:“活不了了,没法儿活了。”
  圆脸汉子看到他没有理睬自己,有些恼怒道:“这货有病,连个话也不会说。”
  一个文士打扮的老者,认为圆脸汉子说话粗鲁,他不满地说道:“莫要吓着了他,让老夫来问他。”
  他对着乡下汉子柔声问道:“这位郎君,你莫要再哭了。有什么难处说出来,这里有许多人,或许能够帮你出个主意。”
  “是啊,光哭不解决问题呀!”
  “有难处就说说吧。”
  众人也七嘴八舌地劝道。
  在众人的劝说下,那汉子终于止住了哭声,开口说道:“俄(我)家憨娃得了急症,俄没钱给他看郎中,就来城里……”
  原来,这位汉子是乡下的农户,因为他的孩子生病了,于是就把家里仅有的一头毛驴和一只大公鸡,带来城里售卖,好换钱给孩子看病。
  在经过灞河的时候,他不愿意绕远儿去过桥,于是他就趟水过河,此时灞河处于枯水期,很多百姓都是这样做的。
  活该这个汉子倒霉!
  正当他走到河心的时候,忽然河面上涨水了,很快就由小腿没过了膝盖,并且继续上涨。
  这个汉子吓坏了,他请求佛祖保佑,发誓只要是能够平安地渡过河去,他就将卖掉驴子的钱捐献给寺庙里。
  结果佛祖真的显灵了,河水虽然继续在上涨,但是水位上涨得很慢,最终也没有没过他的大腿。
  他平安地渡过了灞河,心中对佛祖充满了感激。
  可是来到市场后,他才发现自己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难题,他如果把卖掉驴子的钱捐给寺庙,就没钱回去给孩子看病了。
  如果不遵守承诺,他又担心遭到报应,甚至祸及他的家人。
  他实在没有办法,因此在这里哭了起来。
  隋唐时期佛教十分盛行,人们大都很敬畏神明,对于这种情况,大家也都十分为难,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老年文士连连摇头,满脸愁容地替这个乡下汉子发愁。
  一位老妇人看到这乡下汉子的可怜样,说道:“救人要紧,你就不要捐啦,或者少捐一点儿,佛祖会看在你一心救人的份儿上,兴许不会怪罪你的。”
  这个老妇人也拿不准佛祖是不是会怪罪他,因此用了个“兴许”二字。
  在她身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的妇人,她赶忙扯了扯那老妇人的衣襟,小声说道:“婆婆,你咋能出这样的主意呢,佛祖是好糊弄的吗?”
  老妇人吃了一惊,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说道:“那个汉子,就当我没说啊!”
  果然,老妇人的话令众人不以为然。
  有人小声嘀咕道:“如果都这个样子,临时抱佛脚,说话不算数,那怎么行呢?”
  一位胖乎乎的中年妇女手里挎着菜篮子,篮子里面插着一支从庙里求来的竹签,明显的就是虔诚的佛教徒。
  她气愤地说道:“哪有你这样的?遇到危难的时候就请求佛祖保佑,佛祖显灵了,你没有危难了马上就变卦,如此的举止真是令人不齿,你就等着遭报应吧。”
  她嘴里是在说那个乡下汉子,眼睛却不满地斜视着那个老妇人。
  众人七嘴八舌,拿不出个准主意来。
  坐在地上的那个汉子,见状哭得更加厉害了。
  正在这时,有人朗声说道:“这有何难?我来帮你解决。”
  众人一看,是一位一袭青色圆领袍服,学子打扮的少年郎君,只见他十四五岁年纪,眉清目秀,举止儒雅,眉宇之间还透着一股成年人的老练气质。
  他叫桥文,在原先那个时代,他十三岁就获得了八极拳全国冠军,书法绘画等技艺精湛,二十岁就硕士毕业,白手起家,短短两年时间就创建了庞大的商业集团,他身材高大,英俊儒雅,是少年有成的商界精英。
  昨天他应邀去某知名大学演讲,回来的路上,在飞机的商务舱里睡着了。不久前,他醒来后就发现自己来到长安西市,此时是唐朝贞观四年三月初二。
  桥文身无分文,肚子饿得咕咕叫,看到这里围着一群人,就挤进来看看,希望自己能够帮别人解决问题,混一顿饭吃。
  人群中有一个中年男子,看打扮是一位掌柜,他原本正打算离开,见到桥文站了出来,就留下来继续观望。
  那个乡下汉子闻言,就像见到了救命稻草,马上跪地磕头,哀求道:“郎君救我。”
  桥文上前扶起了他,说道:“你随我来。”带着他走向了售卖处。
  众人都十分好奇,纷纷跟在他们的身后,那位中年掌柜也跟了上来。
  桥文看了市场上驴和公鸡的价格,又看着汉子手中牵的那头驴。
  这是一头半大的驴子,看来这汉子是急于用钱,因此就将尚未长成的驴子牵来售卖。
  桥文估算了一下价格,这头驴子价值1200钱,那只公鸡价值15钱。
  他对那个汉子说道:“你若信得过我,我来替你售卖。”
  那汉子早就没有了主意,连声说道:“都依你,都依你!”
  桥文说道:“我售卖的时候,不管如何你都不要说话,能做到吗?”
  那个汉子使劲儿地点头。
  桥文从他手中接过驴和公鸡,他叫卖道:“卖驴,卖驴。”
  这时有人上来问价,桥文说道:“这头驴子只售十文钱。”
  乡下汉子听到桥文的话,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他刚要说话,却被桥文狠狠地瞪了一眼。
  于是,乡下汉子把手指塞进嘴里,强忍着没有出声。
  那些跟来的人们也都很好奇,不明白这个小郎君要干什么,中年掌柜却眼前一亮,密切关注着事情的发展。
  超低的价格立刻引起了众人的关注,有几个人争相要买。
  这时,桥文说道:“要买驴可以,但是必须连我手中的这只公鸡一起买走。”
  众人问道:“公鸡卖多少钱?”
  桥文说道:“1000文。”
  桥文的话,顿时引起了一阵哗然。
  一个要买驴的人吃惊地问道:“哪有这样卖东西的?”
  但是,有一些精明之人,他们将公鸡和驴的价格结合起来一起算,也比市场上要便宜许多。
  马上就有人说道:“这驴和公鸡我要了。”
  众人也回过味儿来,乱哄哄地说道:“我也要,我也要!”
  那个抢先说话的人说道:“是我先说的,这必须卖给我!”
  这时,那个中年掌柜分开人群向前走去。在他身后的一个小伙计猜到了他要干什么,低声劝道:“掌柜的,您买一头驴干什么?”
  掌柜的没有理他,径直走到了桥文的前面,他说道:“这驴和鸡我要了,我出1200文。”
  桥文对他的捧场,报以感激的微笑。
  看到中年掌柜出这样高的价格,其他人觉得无利可图,于是纷纷放弃了。
  双方买卖成交以后,桥文向税吏交了税款,并且办理了交割手续,将其余的钱交给了那个乡下汉子。
  桥文从那乡下汉子的手中,取出十文钱,大声说道:“大家都看到了,这就是你卖驴的钱,你曾经向佛祖许愿,说要将卖驴的钱捐献给寺庙,现在你就把这十文钱捐出去吧。”
  “好啊。”
  “妙啊。”
  “这小郎君真是厉害,我怎么就想不到呢?”
  此刻,众人都已经明白了桥文的用意,对他的奇思妙想深感钦佩,顿时响起了一片叫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