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贞观小先生 > 第六章 手工铁锅

  唐朝的烹饪以蒸和煮为主,炒菜并不盛行,这并不是唐朝人不够聪明,而是受到条件所限。
  由于冶铁锻造技术的落后,人们无法打造出薄而平滑的圆弧形铁锅,因此,都是采用模具制造的粗糙的鼎来烹饪。
  桥文准备推出炒菜,首先就要制造铁锅。
  丁德富带来的工匠中,有一位四十余岁的铁匠,名叫邢越,河东齐州人。他身材高大,红脸膛,看上去就孔武有力,只是他只有一只右臂。
  看到桥文的疑惑,邢越举起右臂,宽大的袖子自然脱落下来,露出了如铁的肌肉。他爽朗的笑道:“桥郎君,您莫要看俺只有一只手,打铁却不成问题。”
  在他的身后,站着两位同样身材健壮的年轻汉子,是邢铁匠的两个儿子,大牛和二牛。他们使劲儿地点头,表示对父亲的支持。
  丁府的管家丁忠五十岁上下年纪,憨厚朴实,他说道:“邢铁匠可不是一般人,他原本是工部兵器署的首席大匠,唐军最锐利的兵器横刀和陌刀都打得了。
  当年他跟着当今陛下南征北战,在打洛阳的时候,曾亲自参战,还立了军功,也失了一只胳膊。
  官府特地准许他脱离匠籍,自行经营锻铁生意,并且不交赋税。”
  提起这段经历,邢铁匠呵呵直笑,一脸的得意神色。
  大牛和二牛也咧着嘴傻笑,仍然用点头表示对老爹的崇拜。
  桥文将一张图纸放在几案上,说道:“邢伯,您看看这个,能不能打出来?”
  这是一张炒菜用的浅口铁锅的图纸,要求厚度均匀,表面光滑,弧度匀称。
  邢铁匠看了半天,觉得难度很大,想开口承认打造不了,又有些不甘心。他仔细地揣摩了许久,终于摇了摇头。
  他遗憾地说道:“薄厚均匀、表面光滑,这个俺没问题。可是这弧度匀称,俺打不了。”
  邢越是唐朝顶级的锻造大师了,他都锻造不出来,那就基本上没有指望了。
  没有浅口铁锅,桥文的计划基本上就失败了,丁德富心中失望,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丁芷青却不担心,她说道:“桥兄长一定有办法。”
  桥文对这个美女粉丝投去了赞赏的目光,心道:“这小丫头不错,有培养前途。”
  他对邢越说道:“这个不难,以您的功力,只要知道锻造工艺,完全可以打出来。”说着,他取出了一张纸来,放在了几案上面。
  纸上写着“手工铁锅锻造工艺”。
  我国手工铁锅锻造工艺起源于明朝,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并且获批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工艺包括裁剪锅胚、煅烧锅把、锻打锅把、锅把成型、锻烧锅胚、煅烧锅身、锻去铁锈、锅胚成型、一次冷锻,二次冷锻、三次冷锻和镜面成型。
  经过工匠们数千次、上万次的锤击敲打,锻造出来的铁锅光滑如镜,不生锈,不放油都不粘锅,导热均匀,做出来的菜味道更佳,是高档饭店的首选之物。
  桥文也只是知道这锻造的工序,但是,其中的淬火技术等细节,他并不清楚。不过,邢铁匠既然能够打造工艺要求很高的横刀,自然有着很高的工艺水平,打造出铁锅来,应该不成问题。
  邢铁匠识字不多,对上面的字有些认得,有些不认得。不过,他已经看出了上面写的就是浅口铁锅的锻造工艺,眼神儿顿时灼热了起来。
  桥文用手指指着纸上的字迹,说道:“这就是锻造工艺,顺序是裁剪锅胚、煅烧锅把、锻打锅把……”
  “等一下。”邢铁匠打断了桥文的话。
  桥文疑惑地望着他。
  “桥郎君,您为什么要传授我这个,想让我做什么?”邢铁匠警觉地问道:
  “嗯?哦。”桥文略一寻思,明白了他的意思。
  技术保密,从古到今都是常态,尤其在古代更是如此。
  技艺基本上是传子不传女,没有儿子就传给上门女婿,或者挑选本家的子弟,迫不得已才会传给外姓弟子,条件也会十分严苛。
  在传授弟子的时候,师傅往往还会留一手,这就是很多的古代技艺到如今已经失传的主要原因。
  桥文随随便便的,就将这样高深的锻铁工艺传给外人,邢铁匠自然会怀疑他别有所图。
  桥文微笑道:“邢伯不要误会。我也只是知道这些工艺的顺序,各种淬火的工艺、锻造的技巧,我却不清楚,这些还需要您自己慢慢地摸索。
  这些东西对我没有用处,只有您这样的行家才能发挥出它的作用来。”
  “可是,可是……”邢铁匠还有些犹豫。
  桥文笑道:“你要是心里过意不去,那我就加个条件。您打造出的铁锅,三年之内,只能卖给丁掌柜,不卖给其他人行吗?”
  “那行。”邢铁匠激动地直想搓手,可是他只有一只手臂,于是就在儿子二牛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他的手劲儿很大,他的儿子疼得呲牙裂嘴,却强忍住不敢吭声儿。
  唐朝人注重契约精神,丁掌柜就与邢铁匠签订了铁锅采购包销协议。
  办妥了这件事情以后,桥文又开出了一个单子,让丁掌柜去按照上面开列的物品去采购。
  随后,他就跟着邢铁匠父子去了他们的铁匠铺,指导他们研制铁锅。
  中午,在黄二娘的家的院子里,黄二娘正在跟两个少年男子说话。
  其中一个身穿深灰色衣服,腰间系着一块打着补丁的粗麻布围裙的年轻人,他叫韩三,是个箍桶匠,今年16岁,身材高大结实,方脸盘,浓眉大眼,高鼻梁,大嘴巴,上嘴唇留着刚刚发育的短须,颇有几分英雄气概。他有些武艺,好打抱不平,人称敢三郎。
  另外一个少年叫萧大郎,是里正的独生子,有些婴儿肥,一张圆脸胖乎乎的,模样十分讨喜。他跟桥文同岁,此时是太学算学科的学子,跟韩三一样是桥文的发小。
  黄二娘担忧的说道:“桥文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你们两个去西市找找,实在找不到的话,就报官吧。”
  韩三说道:“好,我这就去。”
  萧大郎有些口吃,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也去,我、我家有马车,坐车快、快一些。”
  韩三不再多话,伸手拉着萧大郎就走。
  下午,桥文回到了丁德富的宅子,门房告诉他丁德富等人正在厨房里,他直接朝着厨房走去。
  丁芷青正站在厨房门口,看到桥文回来了,她急忙伸手扯起裙摆,快步迎了上来。
  急需推荐票,请各位书友大大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