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贞观小先生 > 第七章 核心秘密

  丁芷青满脸惊喜地说道:“兄长,你回来了。”
  桥文看到她脸上有一块儿锅灰,伸手指着自己脸上相同的位置,笑道:“这儿,擦擦脸吧。”
  “啊?”丁芷青小嘴微张,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摸了摸脸,随即掏出了手帕,在自己脸上擦了几下。
  随后,她仰起脸来问道:“还有吗?”
  桥文笑着摇了摇头。
  丁芷青急切地说道:“兄长,你快去看看,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味精。”
  桥文跟着丁芷青来到了厨房,就看到丁德富和管家丁忠正盯着一只砂锅,丁管家拿着一只木铲在锅里不停地翻动着。
  “阿爹,桥兄长回来了。”丁芷青叫道。
  丁德富见到桥文,有些紧张的说道:“桥郎君,您来看看,是这样吗?”
  桥文来到炉灶旁边,看了看砂锅里面开始发黄的东西,感觉微微还有些潮湿,说道:“还差一些火候,不过快了,把火撤了吧,用炉灶的余温就行了。丁老伯,辛苦您了,还得继续搅拌。”
  丁管家看到桥文客气,赶忙说道:“桥郎君,老伯二字不敢当,叫我老丁好了。”当着主人丁德富的面儿,他不敢僭越身份。
  桥文微笑着点了点头,去看灶台上放着的两只篮子,一只篮子里面放着半篮子干香菇,另外一只篮子里面放着一个打开的纸包,里面是一堆干虾皮。
  炒菜没有什么秘密,一旦推出炒菜,不要说那些经验丰富的厨子们,恐怕就是那些普通的家庭主妇经过仔细揣摩,也可以研究出大部分的炒菜的技巧。
  桥文要想使炒菜独占鳌头,必须要有其在行业领先的独特秘诀。适合于炒菜的铁锅是一方面,还有就是味精了。
  以现代工艺制作谷氨酸,在唐朝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有几种利用动植物分离出来的天然味精,也可以进行替代。
  主要有:香菇虾皮粉、紫菜粉和银鱼粉等。
  桥文现在教丁德富等人做的就是香菇虾皮粉。至于紫菜粉和银鱼粉他暂时还要保密,看看丁德富等人人品到底如何再说。
  香菇虾皮粉主要的做法是:首先把香菇和虾皮按照每15朵干香菇,一两干虾皮的比例配好,洗干净后在阳光下晒干、或者用炒锅炒干,后者更好一些,但是要控制好火候,不要炒糊了。
  其次,将烤干的虾皮和香菇研磨成粉状,再将粉末过筛后,放进密封的容器中保存。
  这就是香菇味精,可以放入各种汤里,还可以用于各种炒菜和咸菜的制作中,用量根据菜量的大小进行添加,一般为一小汤勺即可。在做饺子、包子、肉饼馅时可以多添加一些,味道非常好。
  不久以后,一堆加工好的淡黄色的粉末,呈现在一只淡青色的青花瓷碗中。
  桥文用汤勺取出一点粉末,倒在自己的手指上,放进口中品尝起来。
  丁德富等人都紧张的盯着桥文,等着他的评判结果。
  桥文露出了笑脸,点了点头说道:“嗯,是这个味道。来,你们都尝尝吧。”
  丁德富学着桥文的样子,将粉末放进了嘴里,一股无比鲜美的味道,通过他的味蕾强烈地刺激着他的大脑。
  “嗯,嗯,鲜美,实在是太鲜美了。”丁德富先是瞪大了眼睛,随后砸吧着嘴,由衷地赞道。
  “我来尝尝。”丁芷青迫不及待地拿起了汤勺,也品尝了起来,她惊喜地说道:“兄长,你真有办法。”
  丁管家品尝过后,激动地说道:“老爷,就凭这个,就不愁酒楼没有生意了。”
  丁德富有着商人的敏锐,他现在已经能够预感到酒楼辉煌的前景了,也知道自己可以咸鱼翻身了。
  他是个精明的人,经过了运粮翻船这一次惨痛教训之后,又成了一个谨慎的人。
  他知道保密的重要性,就亲自动手,将厨房里与味精有关的所有线索,收拾得干干净净。
  丁德富说道:“这件事情就只有咱们几个人知道,不能走漏半点风声。”
  随后他对丁管家说道:“吩咐厨娘做一锅羊肉汤吧。”
  众人来到中庭,桥文开始给丁德富父女讲一些酒楼经营的基本技巧,父女二人大开眼界,丁芷青拿着笔,把桥文所说的全部记录下来。
  不久以后,厨娘做好了羊肉汤,丁管家十分小心,不让厨娘进中庭,他接过了盛放羊肉汤的青瓷汤盆,自己端了进来。
  桥文往汤盆里加入了少量的香菇虾皮粉,搅拌均匀后,自己盛了一碗,品尝了一下,接着又在汤盆里加入了一些香菇虾皮粉,再次品尝后,说道:“你们也都尝尝。”
  丁芷青上前拿起汤勺,首先盛了一碗给父亲,接着又给自己和丁管家盛上了,三人刚才已经品尝过了味精,不像先前那么激动了。可是,当他们品尝过了加入了味精的肉汤,鲜美的味道仍然令他们赞不绝口。
  接下来,桥文让丁德富给他介绍了长安城商界的一些情况。
  ☆☆☆☆☆☆
  日薄西山,在西市搜寻了一下午的韩三和萧大郎,仍然没有见到桥文的身影,极其失望地返回了丁二巷。
  刚刚来到巷子口,就看到了手里牵着的桥雨的黄二娘。
  黄二娘没有看到桥文的身影也很失望,她刚要开口,韩三就按照在路上他跟萧大郎商量的办法,笑嘻嘻的说道:“黄二娘,小雨,我们见到桥文了。”
  说完,他一个劲儿的给黄二娘使眼色。
  韩三浓眉大眼,瞪起来有点儿吓人,不过,传递出来的信息却更加清楚。
  黄二娘看明白了韩三的意思,就没有说话。
  一天多没有见到桥文的桥雨,已经哭过好多次了,眼泡都有些肿胀。她急忙问道:“三郎兄长,我兄长他怎么没有回来?”
  韩三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纸包,说道:“这是你兄长给你买的桂花糕,他听人说洛阳城新出了一种特别好吃的桂花糕,他就专门去买给你,让你在家乖乖地听黄二娘的话,过几天他就回来了。”
  桥雨虽然岁数小,心眼儿可不少。她有些不相信韩三的话,说道:“我兄长不会不告诉小雨就出门的。”
  萧大郎说道:“小、小雨,是、是真的。你、你兄长说那种桂花糕非常好吃,他、他要多买一些,他、他带的钱不够,还问我借了一些呢。”
  萧大郎一下子说了这么多的话,累得他出了一身汗。
  桥雨终于有些相信了,她伸出小手接过了桂花糕,吃了两口之后,小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将桥雨送回院子里后,黄二娘等人商议决定,再等三天,如果桥文还没回来,就去报官,请官府帮助寻找桥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