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贞观小先生 > 第四章 当个先生也很爽

  古人的记账方法,就是流水账,收入和支出标注得极为详细。
  比如说采购了一斤葡萄,就写上“贞观二年二月十六,某某人购入葡萄一斤,支出壹仟玖佰捌拾柒文”的字样,十分繁复。到了月底或者年底统计,就更加令人头疼了。
  饭店的账目可以说是最琐碎繁杂的一种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种类繁多,笔数惊人,丁芷青尽管年轻精力旺盛,时间长了也不免头晕眼花。
  此刻,她感到有些疲乏,放下毛笔,挺直了腰身,伸了个懒腰,张开双臂,扭了扭腰,接着伸出手指,按压了太阳穴。
  这一连串的动作,被烛光投射到墙壁上,就像是在放动画片儿,从桥文这个角度看上去有些滑稽。
  “嘻嘻。”桥文忍不住笑出声来。
  丁芷青放下手臂,杏眼圆睁,怒道:“有什么好笑的?”
  桥文也觉得自己有些失礼了,他说道:“没什么,只是……”边说边想着措辞。
  丁芷青问道:“只是什么?”语气仍然不善。
  桥文灵机一动,说道:“你记账的方法有些不好。”
  丁芷青不服地问道:“哪里不好,你倒是说说看?”
  桥文看到她生气的样子,不想跟她争吵,说道:“没有什么,挺好的,你继续。”
  看到桥文这样的态度,丁芷青感觉到自己被戏耍了,她愈发的生气,不屑的说道:“你懂得什么,在这里胡乱说话?!”
  说着提起笔来,不再理睬桥文。
  桥文被她蔑视,也有些不爽,决定教训教训这个小丫头。他走过来,不客气地从她的手中夺过了毛笔,说道“我来教你。”
  丁芷青被乔文无礼的举动激怒了,她手指着桥文呵斥道:“你……”
  她受过良好的教育,尽管心中恼怒,却爆不出粗口来。
  桥文也不理睬她,盘腿在她对面坐下,取过一张纸在上面画了起来。
  丁芷青还没有想好表示自己愤怒的词汇,却很快被桥文接下来的举动吸引了。
  众所周知,用毛笔在纸上画直线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情,桥文画出的直线细长均匀,仅仅这份功力,丁芷青就自叹不如。
  此时,她心中恼怒的情绪被好奇取代,认真地看着桥文接下来的举动。
  桥文继续画着,纸上渐渐出现了一张表格。桥文在上面写着日期、借方、贷方、类别、单价、数量、备注、合计等字样。
  不等桥文写完,丁芷青就已经被桥文一手端正漂亮的书法震撼了,心中暗暗赞许。
  等到桥文制作好了表格,在表格的上方写下抬头“望月楼收支一览表”后,聪明的丁芷青就已经看出了这张表格的妙处。
  她赞叹道:“这倒是记账的好方法。”
  桥文笑道:“这只不过是最简单的方法,统计学的学问多着呢。”
  “统计学,是用来记账的学问吗?”丁芷青好奇地问道。
  桥文揶揄道:“这个以后再说,说多了你也理解不了。先教你一些简单的吧。”
  丁芷青却没有在意桥文语气中含着的戏谑意味儿,认真的说道:“请您教我。”
  桥文看着她虚心好学的样子,暗暗赞许。
  “1、2、3、……0”,桥文在纸上写下了一串奇怪的数字。
  他说道:“用大写的汉字记账太过繁琐,可以用这样的数字相对应,这个就叫做阿拉伯数字。”
  阿拉伯数字最早是印度人发明的,后来传到了阿拉伯,又传到了欧洲,被欧洲人称为阿拉伯数字。这种书写方法,是在唐朝后期才开始出现的。
  桥文开始教授丁芷青。
  丁芷青冰雪聪明,一点就透,跟她交流令人愉快。
  桥文望着女弟子崇拜的神情,十分享受这样的感觉。
  他忽然想到,在唐朝尊师重教的风气很正,教师的地位很高。自己有的是先进的知识,当个传道授业的先生也不错。
  丁德富回来了。
  他刚刚听到了雪上加霜的坏消息,心情极其恶劣,此刻,他把希望全都寄托在桥文身上,他暗自祈祷这个少年能够给他带来好消息。
  他来到中庭,看到里面的亮光,就走了进去。
  丁德富看到桥文跟自己的女儿坐在一起,几乎肩膀靠着肩膀,十分亲密。
  眼前的景象,令他瞬间感到失望和沮丧,心中隐隐升起了一团怒火。
  丁德富此刻感觉桥文是个轻浮的浪荡子,他在勾引自己的女儿。如此不堪的人品,自己怎么能够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呢?
  “咳、咳。”丁德富大声地咳嗽着,同时加重了脚步。
  丁芷青抬起头来看到丁德富,兴奋地说道:“阿爹你回来了。”
  丁德富脸色铁青,怒道:“你们在干什么?”
  丁芷晴知道父亲误会了,笑道:“阿爹。”
  她马上像燕子一般飞到丁德富的面前,抱住他的手臂,说道:“阿爹,桥郎君真是有学问,他正在教女儿一种新的记账方法呢。”
  “哦,是这样啊!”丁德富松了口气。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望向桥文,桥文淡淡地笑着。
  丁芷晴拉着丁德富的胳膊,来到了几案跟前,拿起桌子上的那张表格,兴奋地讲解起来。
  很快,丁德富也被这种新的记账方法吸引住了。
  丁德富现在愈发地对桥文开始信服了,他问道:“桥郎君,您说说,如何才能搞好望月楼的生意?”
  桥文说道:“要想使酒楼的生意红火,最重要的是要有拿得出手的特色菜肴……。”
  丁芷晴十分机灵,桥文边说,她边进行记录。
  桥文列举了一些菜肴,并且讲解了一些先进的经营方式。
  丁德富越听越兴奋,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丁芷晴忍不住拍手叫好。
  随后,三人又讨论了一些细节,决定从明天开始就进行准备。
  丁芷晴整天待在府里,感到很憋闷,她跃跃欲试,期待地说道:“阿爹,从明天起女儿随您一起去望月楼。”
  丁德富摇摇头,说道:“你一个女儿家,还是不要抛头露面的好。”
  丁芷晴撒娇说道:“阿爹,女儿能够帮上您忙的。”
  说着,她把目光望向桥文,希望他能够帮助自己说话。
  桥文笑道:“小娘子冰雪聪明,有很多事情还需要她来做呢。”
  丁德富不好驳桥文的面子,于是,点了点头。
  丁芷晴十分兴奋,朝着桥文妩媚地眨了眨眼。
  丁德富突然叹了口气,神色又黯淡了下来。
  丁芷晴好奇地问道:“阿爹,好端端的您干嘛叹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