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贞观小先生 > 第九章 被人盯上了

  丁德富说道:“那些大的酒楼背后都有大的靠山,如果他们打咱们的主意,事情就麻烦了。”
  桥文说道:“不错,以如今咱们的地位,在这长安城里就是只小蚂蚁,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把咱们踩死。我们必须壮大自己的力量才行。”
  丁德富说道:“您说得有道理,要想把生意做大,必须有靠山才行。可是,这靠山不好找,即便找到了靠山,也难保不被他们控制。”
  桥文笑道:“所以,咱们必须找到靠山,还要保持咱们的独立性,甚至反过来控制他们。”
  丁德富根据自己多年商业经验,认为做到这一点根本就不可能。他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又不想打击桥文,小心翼翼地说道:“还请郎君指点。”
  桥文对丁德富等人详细地说了自己的打算。
  众人听完以后,都一脸敬畏地望着桥文。
  丁德富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桥先生,丁某实在是长见识了。我虽然已经经商二十余年,却从未想过竟然有这样的生意手段。”
  丁芷青兴奋地说道:“兄长,您真是太厉害了。”
  正如桥文等人所预料的那样,望月楼生意的红火,很快就招来了麻烦。
  西市的管理机构为西市局和平准署。西市局相当于工商管理局,平准署相当于物价局。
  工商管理局相对好应对一些,只要你遵守西式的管理规则,正常纳税,他们也找不出你什么麻烦来。
  平准署权力很大,不仅规定某种货物的价格,同种货物还会按照品质的高低,分为上中下三类价格,这个就相当麻烦了。
  平准署可以拖延商户为货物定价的时间,这一点就令商户十分头疼。不仅如此,他们还随时可以抽检你的货物,这个就很容易找出麻烦来了。
  比如说,你要卖胡萝卜,按照品级给你分成了三堆儿,标上了不同的价格。在售卖的时候,品相好的胡萝卜被晒蔫了,你如果不及时归类到下一个档次,被发现后就会找你的麻烦。
  唐朝民风淳朴,极其重视商业信誉,对于不讲信誉的商户的处罚很重,不仅要开出高额的罚款,还会有牢狱之灾。
  因此,平准署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在望月楼推出新菜之后,首先就宴请了西市局和平准署的官吏们,还要咬着牙欢迎他们今后常来。
  这天中午开市后不久,平准署的几名小吏就来到了望月楼,他们上下转悠了一圈儿,就指出了不少的问题,还说有客户投诉,说他们的菜价偏高,让丁德富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的话,就要暂停望月楼的营业。
  丁德富陪着笑脸儿,送了一些钱打发了他们。
  这只是个下马威,正主很快就会出现的。
  果然,到了傍晚,平准署的署令王三经来到了望月楼,丁德富赶紧将他迎进了雅间。
  王三经拉着官腔说了一堆要守法经营之类的话,接着又表示会对望月楼给予关照。
  在这些开场白过后,他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王三经说道:“丁掌柜,我夫人家也是做酒楼生意的,生意不太好。你这里经营的很好,能不能帮衬一下?”
  丁德富按照桥文的安排,满面笑容的说道:“好说,五日后您叫他们掌柜的来找我,我们面谈。”
  对于丁德富的态度,王三经很满意,面带着笑容离开了。
  “叮叮当当。”
  宁安坊的邢家铁匠铺里传来了铁器的敲击声。
  丁管家来到了的铁匠铺的门前,却看到院门紧闭。他一边敲门一边喊道:“老邢,是我,我是老丁。”
  “吱呀”一声,院门打开了,二牛手里提着一根粗大的棍子警惕地望望四周。
  丁管家看到二牛的额头上有一块青紫,右臂上缠着布条,苦笑着摇了摇头。
  见到邢铁匠,丁管家问道:“又有人来找事儿了?”
  邢铁匠还没有说话,二牛气愤地说道:“天天都有人来找麻烦,文的不行就来硬的,要不是俺爹拦着,俺打不死他们。”
  大牛没有说话,用锤子使劲儿的在铁毡上敲了一下,来表示自己的愤怒。
  原来,自从望月楼的生意火了,人们就开始打起了铁锅的主意,这些天来不断的有人上门要购买铁锅,邢铁匠是讲信誉的人,别人即使出高价,他也不会卖的。
  于是就不断的有人找麻烦,官吏施压、商人出高价、熟人上门劝说不成,就有人找来了街头混混上门闹事儿,今天早起刚刚打了一架。
  邢铁匠不胜其烦,干脆就关闭了院门。
  丁管家说道:“老邢,你就别为这些事儿烦了。桥先生说了,他马上就能解决这些麻烦,包管以后再也没有人敢上门闹事。”
  说完他掏出一张纸来,是一张告示,上面写着:“邢家铁锅已经全部卖给桥先生了,有事儿请去找十字街丁宅的桥先生。”
  他说道:“老邢,桥先生说了,你把这个贴在门上,所有的问题都由他来解决。”
  邢铁匠却没有伸手来接,他说道:“桥先生传授给俺手艺,就是俺的恩人,俺怎么能去给他去添麻烦呢?
  谁要来找麻烦,就让来他好啦,俺就偏偏不卖给他们,看他们能把俺怎么样?”
  “就是,俺打不死他。”大牛瓮声瓮气地的的说道。说完,他又举起铁锤在铁毡上狠狠地敲了一下。
  丁管家很佩服邢铁匠父子的情义和豪迈,他说道:“老邢,你就放心吧,你还信不过桥先生吗?他说能解决,就一定能解决的。”
  “桥先生俺信得过。”
  邢铁匠对桥文十分信服,他伸手接过了那张告示。
  丁宅。
  一伙泼皮无赖,从邢铁匠门前看了告示,就拿着刀枪棍棒找到了丁宅,要看看什么桥先生敢如此嚣张,他们决定先教训他一顿,然后再才教给他该如何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