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贞观小先生 > 第八章 被人鄙视了

  丁二巷外面的小街边上,有一颗二人合抱的大榕树,茂密的树冠下,两位50多岁的老者正在下棋。
  一个方脸盘红脸膛、浓眉大眼的老者,他左手转动着两个磨得锃亮的铁球,有点儿不屑地说道:“吕先生,桥家小子平素看上去挺有骨气的,怎么就会为这件事儿想不开呢?”
  被称作吕先生的是一位脸型消瘦,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他在棋盘上下了一子,叹了口气说道:“高员外,说起来桥家也是挺可怜的,所谓屋漏偏逢连阴雨,老桥去世后,留下两个孩子,桥文十四岁就要做事养活兄妹二人,不容易呀!
  王家做的也有些太过分了,在这个时候跟桥家退婚,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高员外气愤地说道:“王家那个叫做什么王刘氏的婆娘,让人看着就来气。桥家小子答应退婚也是对的。不然的话,入赘过去也不知道要受多少闲气。
  可是,桥家小子就这么走了,留下桥雨那么个小娃儿可咋弄啊?”
  吕先生说道:“我想,桥文也就是一时想不开,过些天就会回来了。如今黄二娘帮着照看桥雨,我想街坊邻居的,咱们也帮衬一下。”
  高员外问道:“吕先生,你说,咋弄?”
  吕先生说道:“在这个巷子里,咱俩家的家境好一些,我想凑点儿钱给黄二娘,让她再照看桥雨一些时日。”
  高员外爽快的说道:“此事容易,回头我就把钱送过去。”
  ☆☆☆☆☆☆
  第二天上午,在丁家的后庭里,桥文让丁芷青记录他整理出来的菜谱,第一批他准备推出十二道菜,然后每五天推出一道新菜,细水长流,保持酒楼的活力。
  丁芷青用毛笔进行记录,字迹虽然工整娟秀,然而速度却较慢。桥文不习惯这种节奏,他有大量的资料需要整理,于是开始教授丁芷青速记方法。
  丁芷青聪明好学,求知欲强,她对这种新奇记录的方法很感兴趣,学习的热情很高。
  接连几天,桥文没有出门,除了教授丁芷青学习速记法,余下的时间就帮助丁德富等人加工味精。
  ☆☆☆☆☆☆
  这几天,韩三和萧大郎轮流守在西市口上,一无所获。
  ☆☆☆☆☆☆
  第五天,邢铁匠父子终于来了。
  在中庭里,众人看到在邢铁匠的身后,大牛背着一个用布包得严严实实的包裹,丁德富欣喜的问道:“是铁锅吗?”
  邢铁匠点头说道:“是,第一次打,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样子。”
  说着,他伸出独臂,帮助大牛卸下了背上的包袱,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几案上,亲手解开了包裹,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桥文看到,这口铁锅直径约一尺八,高约半尺,弧度圆滑,内部光洁明亮,边缘齐整、薄厚均匀。他将铁锅翻转过来,锅底同样打造得十分光滑。
  桥文忍不住赞道:“邢伯果然了得,不愧是首席大匠,我要的正是这个样子。”
  一直紧张地注视着桥文表情的邢铁匠,得到了桥文的赞誉,顿时松了口气,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他说道:“第一次打,尺寸大了些,不过,桥先生放心,方法我已经掌握了,下一口铁锅就按照您说的,一准是一尺六的。”
  手工铁锅全靠手工敲击,锅越小,工艺越不好掌握。
  桥文笑道:“这个我自然相信。这口铁锅也不错,就按照谈好的价格留下吧。”
  丁德富给的价钱很高,比起邢铁匠耗费同样的工时打造出来的铁器,价格至少高出两倍。
  丁德富早就算计好了,一旦炒菜火了,铁锅至少可以卖到五倍甚至更高的价格。这口锅的尺寸大了一些,多耗费了一些铁料和工时,丁德富又给加了一些钱。
  邢铁匠父子高高兴兴地离开了。
  不久以后,丁管家派人叫来了望月楼的几位厨师,桥文亲手传授他们炒菜的方法。
  两天后,西市。
  在望月楼南边的两座酒楼,东面的叫醉仙楼,西面的叫八珍楼。
  在醉仙楼的账房里,李掌柜拨弄着算盘,正在核对账本上的进货单据,二柜掀开门帘儿走了进来。
  李掌柜眼睛盯着账本儿,头也不抬地问道:“有事儿吗?”
  二柜神神秘秘的说道:“掌柜的,望月楼那边不知在搞什么名堂,您要不要去看看?”
  李掌柜不屑地说道:“望月楼能有什么花样?姓丁的那个家伙做粮食生意赔了钱,以为酒楼就那么好开吗?你看看他那里有客人吗?要不了多久他就干不下去了。”
  二柜迎奉着说道:“掌柜的说的是,隔行如隔山,难怪他们的生意不行呢。”
  他看到李掌柜对望月楼不感兴趣,就准备离开了。可是,他还是有些好奇,忍不住说道:“掌柜的,姓丁的的确是不会做生意,他开的酒楼不赚钱,还要搞免费品尝,说推出了什么新菜呢。”
  李掌柜仍然不感兴趣,说道:“他们能有什么新菜?我家从前隋大业年间就开始经营酒楼,皇宫里的菜品都做得。他们能有什么?还能弄出什么更新的花样来?
  行了,你就别操这些闲心了,到前面去照应着吧。”
  此刻,在望月楼的门前,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在大门边的墙壁上,贴着一张告示,一个中年文士念道:
  “本酒楼将于明日开始推出长安绝无仅有的炒菜系列,为了答谢新老客官,将于明日午间和晚间免费接待各位贵宾,届时还有礼物相赠。”
  众人听完后,议论纷纷。
  “炒菜,什么是炒菜啊?”有人问道。
  中年文士接着念道:“明日一共推出12道炒菜:葱爆羊肉、宫保鸡丁、十锦炒粉干、胡芹虾仁炒香干、茭白烧鸭块、韭菜炒羊肝、香菜百叶……”
  桥文首先推出的都是一些相对普通的家常菜,这样做是有着长远的考虑,食客们的嘴会越吃越刁,如果上来就推出大批的高端特色名菜,不利于酒店长远的发展,会逐渐减弱炒菜对食客们的吸引力。
  桥文会每隔一段时间,陆续推出新菜,保持顾客的新鲜感。
  即便如此,这些菜名还是引起了顾客们的好奇。
  “咦,还真是新菜啊!没听说过,菜不都是蒸的和煮的吗?炒菜如何炒法?”有人问道。
  另外一个人说道:“就别琢磨了,明天过来一吃就知道了。”
  “吃饭免费,还有礼物赠送,好事儿啊,我明天一定来。”一个矮胖青年说道。
  “你这人真是,就爱占小便宜。”同伴揶揄道。
  矮胖青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可是老客户,一定要给丁掌柜捧场啊!”
  西市开市的时间是正午,其他时间普通顾客是不得进入的。不过,在每天上午十点以后,在西市里面拥有商铺的客商,可以从侧门进入,以便进行开市前的准备。
  今天是推出新菜的日子,丁德富和丁芷晴等人换上新衣服,收拾得利利落落地去了西市。
  桥文却没有去,他觉得最近有些忙乱,想独自一人静下心来,做一个长远的规划。
  傍晚,桥文正在后庭撰写商业经营规划,丁芷青回来了,她人还没有进屋,兴奋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进来。
  “兄长,兄长,你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