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13章 拜访领事

  签好了对赌协议,亨利并没有感觉有多激动。毕竟对他来说,《霍比特人》是畅销书这一点,在后世是家喻户晓的事情。唯一不同的是,原来属于托尔金的巨额稿费,将在不久之后源源不断地进入自己的帐户。
  “经理先生,”送走了哈代之后,亨利问正准备离去的乔纳森:“这两天报纸上,有关于我的消息吗?”
  “有的,亚当斯先生。”乔纳森一脸得意地说:“这两天只要一翻开报纸,不管是《泰晤士报》、《英格兰报》、《苏格兰报》还是《爱尔兰报》,都能看到关于您的新闻。”
  得知伦敦所有的报纸,都在报道关于自己的消息,亨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只要美国领事不是一个不看报的人,那么肯定已经知道自己的存在,此刻去拜访他倒是不错的时机。
  善于察言观色的乔纳森,看到亨利脸上的表情,连忙问道:“亚当斯先生,您要出门吗?”
  “是的,经理先生。”亨利点点头:“我要到美国领事馆去一趟,麻烦您给我准备马车。”
  “亚当斯先生,请跟我来。”乔纳森见亨利身上穿着一套崭新的礼服,似乎早就做好了出门的准备,便恭恭敬敬地说:“门口有一辆专门为您准备的马车,可以送您去任何地方。”
  亨利和乔纳森下楼时,酒店的大堂里有不少的住客,既有穿着得体的绅士,也有打扮时髦的女士。他们看到经理乔纳森像一个跟班似的跟在一名年轻人后面,立即猜到这应该就是报纸上报道的来自美国的百万富翁,便纷纷主动打招呼:“您好,亚当斯先生!”
  “晚上好,亚当斯先生!”
  “……”
  面对这些主动招呼自己的住客,亨利连忙摘下头上的礼帽,向他们致敬,同时不停彬彬有礼地回应着对方的问候:“您好,先生!”
  “晚上好,女士!”
  …………
  美国领事罗伯特·谢尔曼正在自己的办公室,训斥一名犯错的工作人员,桌上的电话铃声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他停止对工作人员的训斥,走到桌边,拿起了耳机贴在耳边,又对着送话器没好气地问:“我是罗伯特,有什么事情吗?”
  “领事阁下,”耳机里传出了楼下接待员的声音:“有一位先生前来拜访您。”
  “现在都几点了,怎么还有访客到?”罗伯特不耐烦地说:“就说我已经休息了,不见!”
  “可是,领事阁下。”接待员怯生生地说道:“来拜访您的可是一个知名人士。”
  “知名人士?!”罗伯特听接待员这么说,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莫非哪位重要的爵士前来拜访自己?“是哪位重要的爵士吗?”
  “不是。”接待员沉默了片刻,回答说:“是亨利·亚当斯先生。”
  “我不管是谁,现在已经太晚了,有什么事情,让他明天再来。”罗伯特不由分说地说完后,忽然意识到亨利·亚当斯这个名字有点熟悉,连忙追问道:“等等,你刚刚说是谁来拜访吗?”
  “亨利·亚当斯先生。”接待员看了一眼站在接待室窗外的亨利,对着送话器说:“就是报纸上的那位百万富翁。”
  “那你还愣着做什么?”罗伯特冲着送话器吼道:“还不快点亚当斯先生请上来。”
  几分钟以后,亨利跟着接待员来到了罗伯特的办公室门外。接待员客气地请亨利在门外等一下,他进去向领事报告。
  亨利站在门外,有些紧张地望着屋里的领事,心里猜想对方会用什么态度来迎接自己。看着领事大步流星朝自己走来,亨利的心跳骤然加速,在那一刻,他的脑子里居然冒出了转身逃走的念头。
  就在亨利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不知该怎么和领事打招呼时,那位头发有些花白的领事,已经张开双臂朝亨利走过来,嘴里说道:“亨利,我的孩子,是你吗?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说完,领事上前给亨利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亨利不清楚领事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热情,越发地显得紧张。领事并没有察觉到亨利的异常,结束拥抱后,他牵着亨利来到了办公桌前,招呼他坐在靠背椅上,随后笑着满面地说:“亨利,你的父亲好吗?”
  “我的父亲?!”亨利快速地搜索了和身体原来主人的父亲有关的信息,发现对方在两年前已经去世了,便苦笑着说:“领事先生,我的父亲在两年前已经去世了。”
  “什么,你的父亲已经去世了?”领事罗伯特听亨利这么说,脸上露出了痛心的表情:“真是没想到,仅仅几年不见,我的老朋友已经去世了。”
  亨利好奇地问:“领事先生,您认识我的父亲?”
  “可不,我们以前是耶鲁大学的同学。”罗伯特回忆说:“我和你的父亲是好友,我们经常一起到图书馆看书,去球场参加橄榄球比赛。对了,你出生后不久,我还抱过你呢。那时候你实在太小,恐怕什么都不记得了。”
  听到罗伯特这么说,亨利的心里忽然浮现出一种极为古怪的念头——莫非自己这具身体主人的父亲,真的和美国领事是耶鲁大学的同学不成?
  旋即,亨利讪笑了一下:这怎么可能。假如这位领事真的和身体原来主人的父亲是同学,那么自己刚到伦敦时,就不会为生计发愁。领事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和自己套近乎。
  “亨利!”罗伯特拿起桌上的几份报纸,笑容可掬地说:“我们设立领事馆的目地,就是为了帮助我们的人民,可惜我们却没有得到帮助你的机会。假如不是看到这些报纸的报道,我还压根不知道你来了美国。你打算在伦敦待多长时间呢?”
  “哦,这个不太好说,”亨利有些尴尬地回答说:“完全取决于我在这里的情况而定。”
  罗伯特把亨利的慌乱,理解为对方不愿意随便泄露自己的隐私,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及时地变换话题:“你在这里都认识谁?”
  亨利在脑子里快速地回忆着自己认识的人,发现能上得了台面的只有给自己支票的两兄弟,便回答说:“我只认识住在勃兰特广场47号的两兄弟,他们叫克拉利克和奥利弗。”
  “原来是他们啊。”罗伯特虽然听说过这两位有钱绅士的大名,但却从来没见过,可此刻听到亨利说认识他们,便点着头,若有所思地说:“他们可是伦敦很有名望的两个人。”说着,他从自己的办公室抽屉那里一盒珍藏的雪茄,递给了亨利。
  为亨利点燃雪茄后,罗伯特继续说道:“作为领事和你父亲的老朋友,我要批评你,没有早点来见我。”
  亨利苦笑着回答说:“领事先生,其实我前几天来过一次……”
  “什么,你前几天来过?”罗伯特听亨利这么说,不禁一愣,他在心里暗想是哪个接待员这么不长眼,居然不把亨利前来拜访的事情通知自己,待会儿查出来以后,一定会给他好看。他故意装出一副惊诧的样子,反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为什么我不知道呢?”
  “额,领事先生,当时我是来向您求助的。”亨利神情尴尬地说:“我身上只有一张支票,处于现金不足的状态。实际上,我现在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罗伯特也是一个聪明人,没等亨利说完,便主动说道:“我明白了,亨利,我可以先借点钱给你,等你合适的时候再归还也不迟。”
  亨利见自己还没提借钱的事情,罗伯特就主动表示愿意借钱给自己,不禁感激地说:“谢谢您,领事先生。”
  罗伯特拿起桌上的电话,对送话器说:“立即给我拿两百英镑过来,都要五英镑面值的。”挂断电话时,他微笑着对亨利说:“亨利,这点钱你先拿去用,如果不够,再向我开口。”
  听到亨利再次向他表示感谢后,罗伯特笑着说:“亨利,明天晚上我将应邀去参加一次宴会,如果你想补偿自己没有及时前来拜访我的错误,就随我一起出席宴会吧。”
  亨利到领事馆来的目地,一是为了借点现金周转,二就是希望领事能领着自己进入伦敦的上流社会。此刻听到他主动提出邀请,不由喜出望外,连忙兴奋地回答:“领事先生,我非常愿意接受您的惩罚,陪您一起去出席这次的宴会。”
  听到亨利同意了自己的邀请,罗伯特也很高兴,他主动说道:“明晚我会亲自到邦布利斯酒店接你,一同去出席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