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65章 两先令的故事 中
    天快亮的时候,坐在病床边打盹的亨利,忽然听到有奇怪的声音,连忙睁开了眼睛。他惊喜地发现,麦基紧闭的眼皮在动,而刚刚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
  
      亨利连忙拉响了呼叫铃,听到铃声,几名穿着白服的医生迅速地赶了过来。带头的就是还没有下班的爱德华,他一进门,就恭恭敬敬地问亨利:“亚当斯先生,是不是病人出现了什么状况?”
  
      “我看他的眼皮动了,而是喉咙里还发出了声音。”亨利用手指着床上的麦基,对爱德华说:“麻烦你给他检查一下,看是不是要醒过来了。”
  
      经过测量体温、量血压,一阵忙乎过后。爱德华擦着额头的汗水,对亨利说:“亚当斯先生,可能是年轻的缘故,这孩子的恢复情况比我想象得要好。如果运气好,没准很快就能苏醒过来。”
  
      给麦基检查完,医生们便纷纷离开。有位脸上满是雀斑的年轻医生落在了最后,他等同伴们走远后,低声地问亨利:“亚当斯先生,您觉得如今还能买好希望股票吗?”
  
      “如果我是你的话,是绝对不会碰这支股票。”亨利摇着头说:“如今这只股票的涨幅过大,随时会出现调整。你在高位买入,就有被深度套牢的可能。看你的年纪,做医生的时间应该不长吗?”
  
      “是的,亚当斯先生。”雀斑医生回答说:“我去年才从医学院毕业的,如今是医院的实习医生。”
  
      “既然是实习医生,想必薪水一定不高吧。”亨利不想这位医生亏得倾家荡产,便提醒他说:“如果你周一去买进的话,至少要100先令,也就是五英镑才能买一股,买两百股就是一千英镑,相当于你两三年的收入了吧?”
  
      “不止两三年。”雀斑医生摇着头说:“我如今一年的收入,只有一百二十英镑。”
  
      “在你薪水不上涨的情况下,你需要花费八年时间,才能赚到一千英镑。如果全部在股市里损失掉了,会给你未来的生活带来诸多的不便。”
  
      “好吧,亚当斯先生,既然您这么说,那我就不买了。”听完亨利的分析,雀斑医生意识到自己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但他在离开前,还是心有不甘地说:“亚当斯先生,假如您以后有什么内幕消息,可以告诉我一声吗?我还是想在合适的时候,把资金放到股市里去进行投资。”
  
      “没问题。”亨利敷衍道:“若是有什么小道消息,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雀斑医生千恩万谢之后,终于离开了病房。亨利重新在床边坐下,仔细地观察躺在病床上的麦基,发现他的脸上已经变得红润,看来的确像爱德华所说的那样,恢复得不错。
  
      墙上的时针指向九点时,波西娅牵着换了一套新衣服的爱丽丝,走进了病房。
  
      “亨利,麦基怎么样了?”波西娅刚问了一句,还没等亨利回答,爱丽丝就挣脱了她的手,跑到床边麦基的一只手,并凑近哥哥的耳边,大声地喊道:“哥哥,我是爱丽丝,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爱丽丝,你哥哥需要休息。”亨利深怕爱丽丝一激动,去使劲摇晃麦基的身体,导致他伤口崩裂,连忙制止了她:“你先到墙边的沙发上坐一会儿,等你哥哥醒了,你再过来和他说话。好吗?”
  
      好在爱丽丝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听到亨利这么说,连忙松开麦基的手,乖乖地跑到亨利指定的那张沙发上坐好,但她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麦基的身上。
  
      “亨利,你吃早餐了吗?”在波西娅关切的问候声中,一个精致的适合递到了亨利的面前:“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你吃点吧。”
  
      亨利打开食盒,见里面有一份三明治,以及一个剥了皮的熟鸡蛋。虽说是很普通的食物,但对于饥肠辘辘的亨利来说,却是一份难得的美味早餐。
  
      “谢谢你,波西娅。”亨利说着,不由分说地在波西娅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波西娅慌忙把他推开,有些慌乱地说:“你没看到爱丽丝还在这里么!”
  
      亨利嘿嘿地干笑了两声,目光盯着坐在沙发上的爱丽丝说:“爱丽丝穿上这身衣服真好看,越看越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那个小女孩。”
  
      “这是我小时候穿的衣服,”波西娅挨着亨利坐下,把头枕在他的肩上,眼睛望着爱丽丝说道:“没想到爱丽丝穿着正好合适。”
  
      “哥哥,哥哥。”亨利正在吃早餐时,爱丽丝忽然从座位上跳起来,用手指着病床,大声地说:“哥哥的眼睛睁开了。”
  
      亨利连忙朝病床上望去,果然看到麦基睁开了眼睛,正盯着白色的天花板发呆。亨利连忙把食盒往床头柜上一放,凑过去笑着说道:“麦基,你终于醒了。”
  
      “先生,您是谁?”一脸茫然的麦基望着亨利,语气艰难地问:“我在哪里?”
  
      “哥哥!”见自己的哥哥醒了,爱丽丝从床的另一侧扑到了麦基的身边,激动地说:“我是爱丽丝,你终于醒了。”
  
      “爱丽丝?!”麦基听到自己妹妹的声音,又把头扭向了爱丽丝所在的一侧。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爱丽丝时,他还楞了片刻,但很快就认清是自己的妹妹:“我亲爱的妹妹,果然是你,你怎么穿成这样啊?还有,我这是在哪里?”
  
      “哥哥,你昨天出了车祸,是这位亚当斯先生和波西娅姐姐把你送进医院的。”爱丽丝对麦基说道:“我身上穿的衣服,就是波西娅姐姐给我的。”
  
      麦基转过头,望着亨利和波西娅,感激地说:“亚当斯先生、波西娅小姐,谢谢你们!”
  
      “麦基,你昨晚被马车撞了,负了重伤。”亨利冲着麦基微笑着点点头,向他介绍昨晚发生的事情:“我们把你送到这里后,医生给你做了三个多小时的手术……”
  
      “亚当斯先生,”虽说亨利很多话都没说,但麦基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对方不光把自己送到医院,还垫付了医药费,并安排自己住进了这么好的病房。他红着眼圈说道:“谢谢您对我所做的一切,您的恩情我会永远记住的。欠您的医药费,等我出院后,一定会慢慢还你的。”
  
      “你先安心养伤吧。”亨利安慰他说:“至于我的钱,你就不用还了。你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你的妹妹养大。明白吗?”
  
      “恩恩,明白,亚当斯先生。”麦基刚说完这话,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转头问爱丽丝:“爱丽丝,你看到我的钱了吗?就是我当时手里拿的那把硬币,你有看到吗?”
  
      听到麦基如此直接地提到了那把硬币,亨利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刚刚苏醒过来的麦基,居然还惦记着一把零钱。他从口袋里掏出包着硬币的纱布,放在了麦基的枕边,不悦地说:“你的钱都在这里,一共是1先令3便士,一个便士都不少。”
  
      “不对,不对,怎么钱少了呢?”麦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明明记得零钱刚好是2先令,怎么会少了9便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