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03章 奇怪的百万富翁

  从豪宅里离开,重新回到街上的亨利,心里已经完全确定,自己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就是得到百万英镑支票的幸运儿。自己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这张支票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该怎么做呢?
  直接拿到银行去兑换现金,银行肯定会追查支票的来源,自己有可能因为有偷窃支票的嫌疑,而被送进监狱。
  至于说到请两位绅士来为自己作证,证明支票是他们交给自己的,这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他们之所以让自己两点以后再打开信封,就是为了有足够的时间离开伦敦。在他们重新回到伦敦前,自己没法洗刷身上的不白之冤。
  拿着支票在街上大声地宣布,自己是一名百万富翁,肯定会被人当成疯子,然后直接送进精神病院。同样要等到两位绅士重新返回伦敦,自己才有可能被放出来。
  既然不能到银行去兑换,也不能满大街地宣布自己身上有一张百万英镑的支票,那么接下来能做的,就是按照原来的剧情,到小饭馆吃饭,到裁缝店买衣,再用支票狠狠震慑一下那些狗眼看人的老板。通过这些人的口口相传,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拥有百万资产。
  亨利不知道那家小饭店在什么位置,毕竟电影里给的提示太少了。他只能一边走一边朝街道的两侧看,希望能发现那家至关重要的小饭店。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走了几分钟之后,亨利看到路边出现了一个小饭店。此刻他早已饥肠辘辘,也顾不得考虑是否自己要找的那个小饭店,便径直走了过去。
  亨利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后,直接走到正对门又靠窗的那张餐桌旁。他刚刚坐下,便有一位穿着白衬衣、黑马甲,腰间围着一条白色围裙的老头走过来,礼貌而疏远地说:“对不起,先生,这个位置已经有客人预订了。我重新给你找个新位置吧。”
  亨利一眼就认出,和自己说话的老头,正是这家小饭店的老板,而那位站在吧台后面,长得牛高马大的老年妇女,则是老板娘。亨利微微一笑,从座位上站起身,跟着老板来到了餐厅里最里面的一个角落里。
  等亨利就坐后,老板冲着正在旁边餐桌旁忙碌的服务生说了一声:“给这位先生菜单。”
  亨利等老板他从兜里掏出那个信封,用调料瓶支着放在了桌上,随后对过来的服务生说:“给我来汉堡、鸡蛋,还有汤排骨,作料要多加点……”
  没等亨利说完,正在用小本子记录的服务生便皱起了眉头:“先生,您所点的这些都挺贵的。”他的言下之意,是担心亨利吃完后没钱付账。
  亨利没有理睬他,继续说道:“我知道。再给我来一大杯冰冻啤酒。”
  服务生轻轻地哼了一声后,转身走进了不远处的厨房。过了不到两分钟,他就用托盘端着亨利所点的东西走了过来。虽说他的心里很看不起亨利的寒酸样,但把托盘里所有的东西一一放在桌上后,他还是客气地说了一句:“先生,您的东西都齐了,请慢用!”
  亨利在海上待了四个星期,每天吃的都是面包干或咸鱼,嘴里早就淡出个鸟了。这些原本很普通的食品,在他看来简直就是美味佳肴。本想慢慢品尝一下味道,结果一吃起来,就如风卷残云一般,不到五分钟,就把所有的食物吃得一干二净,就连盘子里的汤汁,他都用面包蘸着吃得干干净净。
  吃完之后,他扭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发现离自己进门,只过了五分钟。他看到伙计在不远处的地方,便朝对方招招手,不好意思地说:“服务生,请过来一下。”
  听到亨利的召唤,服务生连忙走了过来,客气地问:“先生,您要结账吗?”
  亨利摆摆手,继续说道:“麻烦你照着刚刚的菜单,再给我来一份?”
  “什么,再来一份?”服务生被亨利的话惊呆了。就在他膛目结舌之际,亨利已经拿起啤酒杯,重重地墩在了他的面前,说道:“装满它!”
  服务生端着啤酒杯,溜到了吧台处,向老板娘低声地汇报说:“他还要再来一份啤酒,和所有的东西。”
  老板听后,把坐在角落里的亨利打量了一番,看到对方的那副寒酸相,他心里没底地问自己的老婆:“你看他有钱付账吗?”
  老板娘也同样把亨利打量一番,若有所思地说:“看来,我们只能碰碰运气了。”
  “给他上菜。”老板得到了老板娘的许可后,低声地吩咐服务生说:“汤排骨里多给他放点软骨,其它的东西,也减少一些分量。”
  服务生第二次端上来的食物,亨利吃得很慢,他在刻意地拖时间,想拖到两点再吃完,到时就能名正言顺地打开信封了。
  而亨利的举动,落在老板的眼里,则是另外一种感觉。老板把服务生叫过来,小声地告诉他:“我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劲,那人似乎想逃单,你把他盯紧了,若是让他跑了,他的饭钱就从你的工资里扣。”
  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服务生自然就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亨利的身上,深怕他会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溜之大吉。好不容易看到亨利吃完了,立即上前问:“先生,您还需要什么?”
  “不用了。”已经酒足饭饱的亨利,摆摆手,对服务生说:“请帮我算算多少钱。”
  服务生连忙从口袋里掏出小本子,把亨利点的东西一一报了出来,最后说道:“一共是三先令十便士,请您付钱吧。”
  亨利拿起了信封,正准备拆开时,忽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几点了,扭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发现还差五分钟才两点。便把信封重新放回桌上,对等着收钱的服务生说:“对不起,请您再等几分钟行吗?”
  服务生听到亨利这么说,更加认定他没钱付账,说话的语气不免变得生硬起来:“您还要等什么?”
  没等亨利说话,老板就走了过来,他朝服务生摆摆手,示意对方离开后,站在亨利的身边,双手叉腰问道:“先生,您觉得我们的味道如何?”
  “简直是太棒了!”亨利如实地回答说:“假如您像我一样,很久都没有吃过这些东西,就会明白,这些普通的食物吃起来,也会给人带来极大的快乐。”
  “说得真不错。”老板点点头,随后做了个手势,客气地说:“假如您方便付款的话,我可以去服务别的客人了。”
  “请稍等片刻,”亨利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发现离两点还差三分钟,“我等到两点再付款,行吗?”
  老板被亨利的话搞糊涂了,他不明白付账为什么要等到两点,便不客气地说:“先生,我不希望搞得不愉快,但是请您付款。好吗?”说着,从服务生的手里接过了账单,递到了亨利的面前。
  “好吧,”亨利听老板这么说,故意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想早几分钟打开信封,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吧。”说完,他再次拿起桌上的信封,当着老板的面拆开了信封。
  信封里有两张折叠的纸张,亨利随便拿了一张慢慢地展开。只见上面写着:“我们将依照持票人的要求,向其承付金额一百万英镑。”这就是传说中的百万英镑的支票,亨利虽说早就有心理准备,但看到自己手里拿着的巨额支票,心情还是格外激动。
  知道内情的亨利尚且如此,站在一旁的老板就更加不堪了,他不禁浑身一震,感觉有些头晕目眩,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张支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原以为这位客人是没钱的穷光蛋,谁知对方却拿出了一张足以吓死人的大额支票。同样吃惊的,还有坐在亨利身后那种桌子的顾客,那个老头的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地上了。
  亨利缓缓地将支票递给了老板,歉意地说:“对不起,我身上凑巧没有带小一点的零钱。”
  老板懵懵懂懂地接过了支票,失魂落魄地来到了吧台,把支票递给老板娘,问道:“你看这是真的吗?”
  老板娘随手接过支票,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她的声音惊动了附近正在就餐的顾客,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她,想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会让老板娘如此失态。
  老板娘没有理睬顾客们好奇的目光,而是继续盯着支票看个不停。老板凑近她的耳边,再次追问道:“你看这是真的吗?”
  老板娘看看支票,又瞧了瞧坐在角落里的亨利后把支票重新递还给老板,朝坐在窗边的一位绅士努了努嘴,小声地说:“你去问问科蒙斯先生。”
  老板点点头,拿着支票快步走到了科蒙斯先生的面前,一叠声地叫道:“科蒙斯先生,科蒙斯先生。请你看看这张支票!”
  正在抽雪茄的科蒙斯先生,漫不经心地接过了老板手里的支票。只看了一眼,科蒙斯就脸色大变,连忙把嘴里叼着的雪茄取下来,放在一旁的烟灰缸,仔细地打量这张支票。可能是担心看得不仔细,他又拿出一个放大镜,认真地查看上面的防伪标记。
  见科蒙斯先生看得如此仔细,老板娘底气不足地问:“科蒙斯先生,您看这是真的吗?”
  已经鉴定完支票的科蒙斯先生,抬头对老板和老板娘说:“这种面值的只发行过两张,这张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
  “不像?”老板娘一脸狐疑地问。
  “这种支票造假,会引起太大的注意。”科蒙斯向两人解释说:“造假人不会这么傻的。”
  “可是,科蒙斯先生。”虽说科蒙斯先生已经确定这是一张真的支票,但老板娘始终无法把它和亨利联系起来,便提醒对方说:“您瞧瞧这张支票的主人。”
  科蒙斯朝坐在角落里的亨利瞧了瞧,虽然也看到对方穿着寒酸,但有了手里这张支票的加持,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于是他自作聪明地对老板夫妇说:“我只能说,他是一个奇怪的百万富翁。”
  “啊,奇怪的百万富翁?!”听科蒙斯这么说,老板娘有些慌了,连忙责备老板说:“可你却把他的位置安排在角落里。”她从科蒙斯的手里接过支票,小心翼翼地递给了老板,吩咐他,“快点去好好地招呼他。”
  就这样,老板拿着支票,重新回到了亨利的身边。他陪着笑把支票递还给亨利,点头哈腰地说:“很抱歉,先生,这是您的支票,我找不开。”
  亨利接过支票,歉意地说:“实在不好意思,我身上就只有这张支票。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过几天再来付账,好吗?”
  “先生,没关系,这一点都没关系。”老板满脸堆笑地说:“您肯屈驾光临我这个寒酸的地方,已经是我的荣幸。至于账单嘛,请您把它忘了吧。如果您有时间,我希望您能常到我这里来。”
  “您真是太好了。”听到老板要给自己免单,亨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可能有一段时间不会经过这里……”
  “先生,只要您方便的时候,欢迎您随时光临。”老板虽说少收三先令十便士,但却认识了这样一位有钱的百万富翁,他觉得简直是赚翻了。看到亨利想起身离开,便主动帮他把桌子移开,继续奉承道:“我们随时愿意为您提供满意的服务。”
  见老板如此客气,亨利也不好扫对方的兴,便点着头说:“好吧,有时间,我会再来的。”
  听到亨利愿意再次光临,老板和老板娘如闻天籁之音,两人撇下店里的其他客人,陪着笑脸把亨利送出了大门。
  亨利从饭店里出来,站在街头思索了几分钟,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回刚刚的豪宅看看,确认那两位绅士是否已经离开。只要他们两人离开了英国,那么自己就能随心所欲地使用这张百万英镑的支票,将它的功用发挥到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