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26章 继续上涨

  急着赶去与波西娅约会的亨利,在冲出交易所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自己与一位刚从马车下来的贵妇人擦肩而过。他匆匆地拦下一辆出租马车,向马车夫说了邦布利斯酒店的地址,便跳上了马车。
  曾和亨利打过交道的贵妇人,站在交易所的门前,望着渐行渐远的马车,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头,她自言自语地说:“见鬼,亨利·亚当斯怎么会出现在交易所呢?”
  “午安,德·波亨女士。”正当贵妇在自言自语时,一名和她熟识的股票经纪走过来和她打招呼:“您今天怎么有空来交易所呢?”
  波亨女士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面如寒霜地问:“西瓦尔,亨利·亚当斯来交易所做什么?”
  “亨利·亚当斯?”被称为西瓦尔的股票经纪,觉得波亨女士说出的名字很熟悉,略一思索,便想起了对方的身份:“波亨女士,您说的是来自美国的百万富翁亨利·亚当斯?”
  “除了他,还能是谁?”波亨女士有些不耐烦地问:“我问你,他到交易所来做什么?”
  “亚当斯先生在什么地方?”西瓦尔本能地朝左右张望,试图找到波亨女士所说的百万富翁:“我怎么没有看到他。”
  波亨女士朝远去的马车扬了扬下巴,说道:“你来晚了一步,他已经坐马车离开了。”
  得知亨利已经离开,西瓦尔惋惜地说:“真是可惜,没能见到亚当斯先生本人。”
  “我想你应该在交易所里见过他,他穿着一身天蓝色的西服,戴着同样颜色的帽子。”波亨女士说道:“两分钟前,我亲眼看到他从交易所里走出来。”
  听波亨女士说完亨利的穿着,西瓦尔立即有了印象,毕竟整个交易所里的股票经纪,平时穿的都是黑色西服或燕尾服,戴着黑色的礼帽,骤然出现一个穿着不一样的人,肯定会引起大家的注意。他惊讶地说:“我的上帝啊,我刚刚买好希望股票时,亚当斯先生就一直站在我的旁边。我当时还以为只是一个看热闹的小股民,没想到居然是亚当斯先生。”
  “西瓦尔,你还没有回答我。”见西瓦尔迟迟不回答自己的问题,波亨女士显得很生气:“我问了你几遍,亨利·亚当斯到交易所来做什么,你为什么不回答我?要是你不想告诉我的话,我可以进去问别人。”
  “别生气,波亨女士。”西瓦尔拦住了气冲冲的波亨女士,笑着说道:“亚当斯先生既然到交易所来,自然是来买股票的。”
  “买股票?”波亨先是一愣,随后反问道:“你知道他买的是什么股票吗?”
  “好希望股票。”
  “好希望股票?”波亨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后,试探地问:“就是那个劳埃德·黑廷斯的金矿股票吗?”
  “没错,正是这支股票。”
  “一个开采了半年,都没有采出黄金的金矿,能有什么发展前景?”波亨冷哼一声,不屑地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支股票从上市开始,就一路下跌,途中连个反弹都没有。15先令的开盘价,如今能剩下2先令就算不错了。”
  “您说得很正确,波亨女士。这支股票下午的开盘价,的确是2先令。”西瓦尔回答说:“本来一直在横盘,但市场内传言亚当斯先生入股金矿后,股价立即发生了变化。”
  “发生了什么变化?”波亨迫不及待地问:“是涨还是跌?”
  “当然是涨了。”西瓦尔指着围着电话间的那一堆股票经纪,对波亨说:“不到半个小时,股价就从2先令上涨到了20先令。而且如今只有买盘,没有卖盘,我估计还会继续上涨。那些股票经纪人就是给他们的客户打电话,询问是否可以买进。怎么样,您不打算也买点?”
  听说亨利买进一直没人看好的好希望股票,波亨女士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虽说前几天因为亨利拒绝和自己合作,心中对他耿耿于怀,可此刻听到好希望股票暴涨,明显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她不免动了心思,想跟着蹭一波热度,在这支股票上赚大钱。
  波亨女士和西瓦尔来到交易大厅时,发现好希望股票已经上涨到了22先令。如果不是得知亨利入股金矿,面对如此涨势凶猛的妖股,波亨女士肯定是避之不及。但此刻,她却咬着牙对西瓦尔说:“西瓦尔,立即按照我的保证金,以现价给我买进一万股?”
  “买进一万股?”西瓦尔看着黑板上写的股价,心里暗说22先令已经相当于1英镑2先令了,在这个价格买入,风险是非常大的,于是他好心提醒波亨女士:“如今的股价太高,不如再观望一下,等回落时再买进。”
  “不行,现在就买。”波亨女士能在伦敦的金融界混得风生水起,自然有她杀伐果断的一面,她态度坚决地说:“如今大家都知道这支股票的背后有亚当斯的影子,肯定会疯狂买进,假如现在不买,待会儿再想买,就会花费更多的钱。”
  见波亨女士的态度如此坚决,西瓦尔不敢怠慢,连忙到一旁的交易柜台,以22先令的价格给波亨女士买进了一万股。
  等西瓦尔重新回到波亨女士身边时,那些到电话间打电话的股票经纪们,都已经得到了自己顾客的授权,以现价买入好希望的股票。
  股价上涨到25先令,就在众多股票经纪人以为上涨将告一段落时,亨利曾来过交易所,并站在他们的中间看行情的消息,开始流传开来。百万富翁光环的加成,让股票经纪人们更加觉得眼前是光明一片,他们的买进热情变得越发高涨,短短五分钟内,股价再上一个新台阶,直接涨到30先令。
  股票疯狂上涨,最激动的人莫过于劳埃德,他原以为就算借用亨利的名字,股票能涨到15先令就很不错了。谁知居然在不到一个小时内,从2先令暴涨到了30先令。股价刚刚上涨时,他的心里还忐忑不安,深怕会出现冲高回落,到时自己就空欢喜一场。但此刻看股价已经涨上了天,交易台前还是一片买入之声,显然这股票后市还有一定的上涨空间。
  劳埃德的脑子里在快速地计算,如今每股价值30先令,自己手里的十万股,市值就达到了十五万英镑,这样就有足够的资金,让南非的金矿重新开工。
  激动得满脸红光的劳埃德叫过克拉道格,对他说道:“克拉道格,我要赶到电报局,给南非那边发电报,让他们尽快恢复生产。如果在收市前,股价有什么异常波动,就立即派人到电报局来找我。”
  克拉道格很清楚对方说的股价异常波动,是指股价突然跳水。可如今的形势怎么看,股价都不会出现下跌的情况。他连忙使劲点点头,说道:“放心吧,黑廷斯先生,一旦股价出现异常波动,我会亲自去电报局找你的。”
  经过疯狂的上涨后,好希望股票的上涨力度有所减弱,还曾经一度跌破了30先令,但在疯狂的买盘推动下,不到两分钟,又重新站上了30先令的价格,并继续涨势如虹。到收盘时,好希望的股价稳稳地站在了38先令的位置。让买入好希望股票的股票经纪们,个个赚得盆满钵满。
  西瓦尔等收盘后,把波亨女士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给她倒了一杯红茶后,态度恭谨地说:“波亨女士,还是您有眼光,您说好希望还会继续上涨,果然就涨了。您在22先令的价格买入一万股,如今盈利已经超过八千英镑。”
  别看波亨表面很平淡,但她的心跳却很厉害,她没想到,亨利入股的股票会涨得如此厉害,只是短短个把小时,自己就赚了八千英镑,和贸易公司一月的收入差不多。她的心里开始盘算,是否应该找个时间再次去拜访亨利,和他冰释前嫌,这样才能赚更多的钱。
  “西瓦尔,”波亨端起红茶喝了一口,觉得今天的股票上涨太猛,对后市可能不是什么好事,便吩咐西瓦尔:“周一开市时,你记得盯紧克拉道格,若是发现他沽出股票,那就把我名下的好希望全部卖掉。”
  “卖出好希望股票?”西瓦尔吃惊地说:“波亨女士,可是好希望股票刚刚启动,周一就卖掉,没准会少赚很多呢。”
  “亚当斯先生入股好希望,对这支股票来说,的确是重大利好。”波亨不紧不慢地说:“但今天整整上涨了十九倍,这未免太不正常了。我让你盯紧克拉道格,因为他是黑廷斯的股票经纪,若是黑廷斯和亚当斯想套现,肯定会通过克拉道格沽出股票。市场上若是得知这个消息,恐怕会导致股票价格一落千丈吧。”
  听完波亨的分析,西瓦尔顿时恍然大悟,连忙点着头说:“放心吧,波亨女士。等周一开市后,我一定会紧紧盯着克拉道格,只要他沽出股票,我就会立即把您名下的好希望全部放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