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27章 波西娅的误解

  亨利乘坐马车赶回邦布利斯酒店时,刚走进大厅,就看到经理乔纳森迎着自己走了过来。
  乔纳森微微欠着身对亨利说:“亚当斯先生,您回来了!刚刚您没在的时候,绍勒迪希公爵的侄女波西娅小姐,曾经到这里来找过您。”
  得知波西娅已经来了,亨利有些慌乱地问:“经理先生,波西娅小姐在什么地方?”
  “她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亨利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搐了几下后,心虚地问:“她离开有多长时间?”
  “大概二十分钟。”乔纳森毕恭毕敬地回答之后,看到亨利一脸着急的样子,又补充一句:“不过她在临走前,曾经叮嘱我,说假如您回来,就让您去海德公园的湖边找她,她会在租船的地方等着你。”
  “谢谢,谢谢您,经理先生。”亨利原以为波西娅见自己爽约,一定会非常生气,没准此刻早已回到了公爵府。但此刻听乔纳森这么一说,才知道对方不光没有生气,反而在公园里等自己去划船。连忙向乔纳森道了谢,快步朝公园的方向走去。
  阳光明媚的日子,公园里显得很热闹,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人,有散步的夫妻,推着婴儿车的年轻母亲,坐在草坪上野餐的一家人。就连湖边也摆上了桌椅,有不少贵妇模样的人正在边喝茶边聊天。假如不是乔纳森告诉亨利,说波西娅在租船的地方等他,亨利恐怕不知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波西娅。
  来到租船的地方,还跟着老远,亨利就看到穿着白色百褶洋裙,戴着一顶白色蕾丝贵妇帽,手举一把同样颜色遮阳伞的波西娅,正背对着自己站在湖边,望着湖中的几艘小船。
  亨利来到距离波西娅还有几步的地方停下,叫了一声:“波西娅!”
  听到亨利的声音,波西娅猛地转过身,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她柔声地说道:“亨利,你来了!”
  “波西娅,不好意思。”虽说波西娅一点都没有生气,但亨利还是有些心虚地说:“我不是有意失约,是因为临时有事……”
  “好了,亨利,有什么话,我们待会儿再说。”波西娅收好遮阳伞走过来,把一只手放进了亨利的臂弯,另外一只拿伞的手提着裙摆,带着亨利朝租船处走去:“我们现在先去租船吧。”
  负责租船的船夫是一名戴着圆顶硬礼帽,穿着白衬衣,外面套了一件黑色马甲的中年男子。他看到亨利和波西娅走过来,连忙满脸堆笑地问:“亚当斯先生,您要租船吗?”
  “是的。”见对方能叫出自己的名字,亨利一点都不感到奇怪,毕竟自己的照片最近出现在报纸头条的时间太多了,能认出自己也不奇怪。他礼貌地问:“不知你们这里租船,是多少钱一个小时?”
  “您说什么,亚当斯先生?”船夫一脸诧异地望着亨利问:“是谁告诉您,在公园里租船要花钱的?”
  船夫的话让亨利羞得满脸通红,他做梦都没想到,在伦敦的公园里租船居然不用花钱。他连忙红着脸解释说:“我们美国公园里租船,都要给租金的。我还以为这里也是一样。”
  船夫呵呵地笑了两声,爽快地说道:“瞧您说的,亚当斯先生,那是美国,我们这里是英国,在公园里划船就不用花钱。您只需要在回来时,支付我1先令的小费就可以了。”
  亨利把船划到湖中心后,停下了船桨,望着坐在对面的波西娅,向她解释说:“波西娅,今天劳埃德来找我,让我陪他去了一趟交易所。”
  波西娅对劳埃德的情况多少有些了解,听亨利这么一说,不由好奇地问:“我听说他的金矿开采了半年,都没有发现黄金,以至于股票上市后,就一直跌个不停。你说说,他的金矿真的有黄金吗?”
  “我觉得他的金矿里,肯定有黄金。”亨利向波西娅娓娓道来:“1880年时,有个叫乔治·哈里森的英国人,在南非用了十袋小麦的价格换来了一个农场。六年后,这位农场主在午后闲逛时,踢到一块露出地面的石头,仔细一看,原来是金块,便将这个农场卖给了英国在南非的管理部门。有关方面得知这里有黄金,便开始建设探矿站,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这里淘金,渐渐形成了一个城市,叫约翰内斯堡。而劳埃德的金矿就在这座城市的边缘,我有理由相信,他只要继续开采下去,就一定能开采出黄金。”
  “亨利,我相信你。”波西娅含笑说道:“你说金矿里有黄金,那么早晚都能开采出黄金。”
  听到波西娅说相信自己,亨利不禁怦然心动,觉得此刻是向对方坦白的最好时机。他在迟疑片刻后,开口说道:“波西娅,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是的,亨利。”波西娅不用回头,都知道在附近一两百米范围内,不会再有第二条小船了,便笑着说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没有任何人能打扰我。”
  “是呀,亨利!”
  亨利的身体微微前倾,离波西娅更近了一些:“你现在可以安安静静地听我说心里话了。”
  波西娅想到昨晚被自己姑姑打断的表白,脸不禁红了:“是的,亨利。”
  看到波西娅一脸娇羞的样子,亨利起身小心翼翼地移到了波西娅的身边坐下,在脑子里重新组织了一下词汇后,鼓足勇气说:“波西娅,我想应该告诉你实情,我其实并不是什么百万富翁。”
  波西娅以为亨利在和自己开玩笑,还笑着说道:“你说不是,当然就不是了。”
  亨利硬着头皮继续解释说:“虽说我身上有一张百万英镑的支票,但其实并不属于我的,我甚至根本无法去兑现它。事实上,这都是一个误会,不是什么百万富翁,我就是一个不名一文的穷光蛋。”
  波西娅听到这里,格格地笑了起来,还抬手抚摸亨利的脸庞,说道:“亨利,你真幽默,说得和真的一样。”
  “波西娅,”见波西娅压根没有把自己的话往心里去,亨利连忙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解释说:“我对你说的都是真的。”
  波西娅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她冷冷地问:“如果你是穷光蛋,邦布利斯酒店怎么会让你免费入住?还有,裁缝店的老板,又怎么会在你没有付款的情况下,就给你送去那么多漂亮的衣服?你总不能告诉我,他们是因为大发善心才这么做的吧?”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亨利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波西娅看到亨利的这个样子,心中认定对方是在欺骗自己,说道:“亨利,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所说的话吗?”
  “波西娅,请你一定要听我说完。”亨利见波西娅脸上浮现出怒色,连忙加快语速说:“等你听完我所说的一切,你就会相信我的。”
  “请你不要再开玩笑了。”
  “不,不是开玩笑。”亨利摇着头,有些慌乱地解释说:“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钱,我是个穷人,我不是百万富翁。”
  波西娅此刻心里虽然很生气,但出于礼貌,她还是竭力用平稳的语气说:“你的玩笑开得有点过火了点吧。”
  “不是玩笑。”亨利再次摇了摇头:“我说的都是真的。”
  见亨利一再强调自己是穷人,波西娅生气了,她猛地收拢了手里的遮阳伞,双手握着拄在船板上,正色说道:“亨利,立即送我回岸上去。”
  亨利看到波西娅有翻脸的迹象,显得更加慌乱:“你不想听我说完吗?”
  “我已经听够了你的谎言。”波西娅生气地说:“立即送我回岸上去。”
  亨利以为波西娅对自己翻脸,是因为嫌弃自己是穷人,便苦笑着说:“我能立即你此刻的心情,我真的……”
  “够了,别说了。”波西娅不由分说地打断了亨利后面的话,用命令的口吻对他说:“送我回岸上去。请照办吧。”
  “好吧,我送你回去。”亨利无奈地说了一声,又重新退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拿起船桨朝岸边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