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18章 慈善拍卖会

  孤儿院里的慈善拍卖会,定于次日的下午两点举行。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无非是为了照顾那些参加拍卖会的贵族们,对他们来说,中午才是一天的开始。
  亨利不想让波西娅久等,提前一个小时来到了城郊的孤儿院。等他到了地方后,才发现自己来得并不算早,孤儿院墙外的空地上,停满了镶嵌着各式徽章的马车。
  亨利刚下马车,就被附近的人认了出来,男士们纷纷脱下头上的礼帽,向他致意;女士们则牵着裙子的两侧,向他行屈膝礼。一时间,问好声不绝于耳。
  门外的动静,惊动了待在孤儿院里的波西娅,穿着一件天蓝色坠地长裙,戴着一顶同色遮阳帽的她,连忙用双手提着裙子,一路小跑着来到门口,看到被众人围在中间的亨利,她白皙的脸颊上陡然浮现出一抹红晕。
  “亨利,你来了!”波西娅走到了正向周围人打招呼的亨利身边,亲切地叫着他的名字,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说:“我姑姑在里面等你呢,我带你进去吧。”说完,大大方方地伸手挽住了亨利的手臂。
  众人见波西娅挽住了亨利的手臂,纷纷让出了一条路,以便让两人通过。
  望着两人的背影,没有女儿的贵族,都含笑点头说:“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而那些有女儿的贵族,脸色却变得很难看。在他们的心目中,都是把亨利当成了自己未来的女婿,如今却被波西娅捷足先登,他们的女儿嫁给亨利的几率就无限趋于零。
  那些原以为可以近距离接触亨利的贵族小姐,都用恶狠狠的目光望着波西娅的背影。假如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波西娅可能早就被她们杀死十几回了。
  孤儿院的草地上站满了人,既有来参加拍卖会的名流绅士,也有到处跑来跑去的孩童。正在和一位妇人聊天的公爵夫人,看到和波西娅手挽手走来的亨利,立即笑着迎了上来:“欢迎您,亚当斯先生,您的光临让我们今天即将举行的慈善拍卖会增光不少。”
  面对公爵夫人的热情,亨利礼貌地回应道:“您过奖了,能参加您的慈善拍卖会,是我最大的荣幸。”
  “亚当斯先生,您知道吗?由于大家得到了您要来参加慈善拍卖会的消息,因此来的人数比我们设想的多出了至少一倍。”公爵夫人朝远处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带着一顶圆礼帽的男子努了努嘴,低声说道:“就连最吝啬的费奥罗伯爵也来了。”
  “费奥罗伯爵有自己的农场,还有造船厂,算是一个非常有钱的人。”见亨利一脸茫然的样子,波西娅小声地向他解释说:“不过他就是太吝啬了,从来不参加任何慈善拍卖会。今天能出现在这里,估计是听到了风声,知道你要来,希望通过这次拍卖会认识你。”
  亨利朝公爵夫人所指的方向望去,正巧和费奥罗的目光相对。费奥罗微微一下,摘下了头上的礼帽向亨利致敬,亨利也有样学样,摘下头上的帽子向他致敬。
  “亚当斯先生,”公爵夫人笑呵呵地说:“您是第一次到我们的孤儿之家来,和孤儿们合张影,您不反对吧?”
  对于公爵夫人所提出的请求,亨利哪里会拒绝,“公爵夫人,我非常乐意。”
  见亨利同意了自己请求,公爵夫人连忙拍了几下巴掌。正在附近的几名保育员,听到她的掌声,立即跑了过来,垂手肃立,等待她的吩咐。“你们去带几个可爱的孩子过来,让她们和亚当斯先生一起合影。”
  保育员们跑开后,很快就带着符合公爵夫人要求的孩子过来。波西娅拖着亨利来到两把摆在草地上的椅子前,招呼他坐下后,又让保育员抱来一名尚在襁褓中的婴儿,递到了亨利的手里。
  拍照结束后,就正式进入了慈善拍卖会的环节。公爵夫人站在一张桌子后面,拿着一个铃铛使劲地摇晃着,招呼那些还在四处闲逛的宾客过来彩玉拍卖会。
  短短的几分钟,原本还很空旷的草地上,就沾满了宾客。保育员们担心孤儿们被踩伤,连忙把她们带到了安全的地方。
  公爵夫人见人已经来齐,便大声地说:“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由于大家长期以来的慷慨解囊,我们孤儿之家已经偿还了所有的贷款。为了让孤儿之家能更好地发展下去,今天特意举办一个慈善拍卖会。拍卖的物品,都是由有爱心人士捐献的。”
  接着,公爵夫人就开始介绍今天的拍品:两幅油画、一瓶镭水、一件首饰和一个花瓶。介绍完捐献拍品的主人,和拍品的情况后,拍卖会正式开始,由公爵夫人亲自主持拍卖。
  两幅油画都是风景画,画家都没有什么名气,亨利不屑于参与争夺,最后两幅油画分别以十五英镑和十八英镑的价格成交。
  接下来是镭水,亨利对这种躲都来不及,哪里会主动参与拍卖。因此在整个拍卖过程中,他都保持着沉默。最后,这瓶镭水被以吝啬著称的费奥罗伯爵,以五英镑两先令的价格拍得。
  至于首饰,则是一款样式很老的手链。亨利仔细观察了一下拍品,觉得和波西娅的气质不符合,也没有参与竞拍。这件首饰,最后被一名贵妇人以十三英镑的价格拍下。
  看到连着拍卖的几样拍品,所拍出的金额太低,有些宾客觉得索然无趣,便纷纷离开了-拍卖现场,到附近闲逛去了。
  虽说今天的几件拍品,拍出的总价值不高,但公爵夫人似乎一点都不气馁。她拿出了最后一件拍品,由某位伯爵夫人捐献的花瓶。为了防止再出现低价的情况,公爵夫人决定抬高花瓶的低价:“先生们、女士们,这个维多利亚时代的花瓶是兰顿·史密斯夫人捐献的。为了活跃拍卖的气氛,我的丈夫第一个出价二十英镑,我们现在来看一看,有没有人出价高于这个价格?”
  公爵夫人的话说完后,场上安静了片刻,便有人出价:“我出三十英镑。”
  他的话音刚落,立即有人不甘示弱地说:“我出三十二英镑。”
  “五十英镑。”一位戴着硬顶圆礼帽的绅士,等两人的报价一结束,立即喊出了自己的价格。
  “五十英镑,有人出价五十英镑,真是太好了。这真是一个鼓舞人心的价格。”公爵夫人兴奋地叫道:“还有人出更高的价格吗?”
  “我出七十英镑。”一位上了年纪的贵族颤颤巍巍地喊道。
  “七十五英镑。”和亨利一样,整个拍卖会都没说过话的格雷勋爵,此刻大声第喊道:“我是七十五英镑。”
  “太棒了,格雷勋爵出价七十五英镑。”公爵夫人继续问道:“还有人出更高的价格吗?”
  “八十英镑。”
  “八十一英镑。”
  “……”
  竞价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只要有人喊出了一个价格,就立即有人以略高的价格超过他。
  坐在椅子上的波西娅,不断地扭头看站在一旁的亨利,心里嘀咕他怎么还不参与竞拍,难道他根本不想买这些东西?这么一想,波西娅的情绪变得低落起来。
  又过了几分钟,花瓶的价格到达了三百英镑。到了此时,在场的人显得谨慎起来,也许他们认为,对这样一个花瓶来说,三百英镑应该是最高的价格了。
  看到大家都安静下来了,公爵夫人的心里不免着急,按照她的想法,这次慈善拍卖会至少要筹集到五百英镑,才能缓解孤儿之家的财务危机,因此她不停地喊道:“三百英镑,三百英镑,还有谁出价比三百英镑更高的吗?”
  亨利见场上一片寂静,觉得到了自己出手的时刻,便举起右手,大声地宣布:“三千英镑,我出三千英镑买下这个花瓶。”
  亨利的话一出口,周围顿时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用惊诧的目光望向了亨利,大家做梦都没想到他居然会喊出三千英镑的高价。
  好在公爵夫人及时地回过神,连忙大声地说:“三千英镑,亚当斯先生出价三千英镑,还有谁出价超过他的吗?”
  她连着问了三遍,依旧没有人说话。这其实很正常,三百英镑大家都觉得有点高,亨利的报价一下增加了十倍,远远地超出了自己的预期。既然没有人再出价,公爵夫人便用小锤在桌上一敲,激动地说:“亚当斯先生,这花瓶属于您了。”她的话音刚落,场上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见亨利成功地拍下了花瓶,波西娅兴奋地说:“亨利,你真是太棒了。我原以为你根本没有参与拍卖竞价,谁知道居然一下就把所有人都盖过了。”
  “亚当斯先生,这花瓶属于您了。”公爵夫人朝亨利拼命地招手:“请您上来吧。”
  亨利在众人的掌声中,朝着公爵夫人走过去,心里暗自想:虽然自己一下把竞拍价增加了十倍,但还是比原来电影里的成交价便宜两千英镑,而且还讨了美人的欢心,这样的买卖真是值得。
  公爵夫人端起放在桌上的花瓶,郑重其事地交到了亨利的手里,一本正经地说:“亚当斯先生,请您收下这个美丽的花瓶,这次成功的拍卖,是建立在我们两个伟大国家之间的另一种联系。”她的话又引来了一阵热烈的掌声,甚至还有人不停地叫好。
  拍卖会顺利地结束,亨利大大地出了一次风头,在众人崇敬的目光中,他和波西娅手挽手地离开了孤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