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44章 意想不到

  既然在邦布利斯酒店找不到亨利,劳埃德在失望之余,调头回了交易所,他想看看好希望股票下午的走势如何。
  劳埃德来到克拉道格的办公室,进门后,他没等对方说话,便抢先问道:“好希望股票的行情怎么样?”
  “一直在30先令上下徘徊。”克拉道格看到只有劳埃德一个人出现,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他意识亨利不出现,肯定会对好希望股票产生不良影响:“怎么亚当斯先生没有和您一起来?”
  “唉,别说了。”劳埃德摆摆手,苦笑着说:“我去邦布利斯酒店时,根本没找到亨利的人影,也不知他去什么地方了。对了,克拉道格,你说好希望今天的收盘价,能守住30先令的价位吗?”
  克拉道格从上衣兜里掏出怀表,“啪”地一响,打开了表盖,露出了里面的白表盘、黑表针,他看清楚上面的时间后,对劳埃德说:“黑廷斯先生,我和其他的股票经纪商议过了,假如到两点半,亚当斯先生还不能澄清真相的话,他们就放出手里的好希望股票。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分钟了。”
  “哦,不!”劳埃德听到克拉道格这么说,立即惨叫了一声,他挥舞着双手,表情夸张地哀嚎道:“假如好希望股票再暴跌,我就彻底完蛋了。”
  “黑廷斯先生,我非常同情您的处境,”对克拉道格来说,劳埃德是他的大客户,假如真的破产倒闭了,他也会蒙受不小的损失。作为一位资深的股票经纪人,克拉道格心里很明白,目前的好希望股票不光没有任何利好,相反却是利空不断,先是投资人亨利的身份出了问题,接着又是金矿的坑道里发现了巨型岩石,影响到金矿的开采进度。若是自己不尽快放手,恐怕就会跟着这只股票一同完蛋。但他并没有翻脸不认人,而是委婉地说:“从目前的情况看,好希望股票是没有什么翻身机会了。作为您的股票经纪人,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好希望股票的破产时间推后,为您争取脱身的时间。”
  “克拉道格先生,事情也许还有转机。”劳埃德心有不甘地问:“就算亨利不是百万富翁,但只要我的金矿里发现金子,那是不是股价还能继续上涨?”
  克拉道格用同情的目光望着面前的劳埃德,继续说道:“如今亚当斯先生那边肯定是靠不住了,仅有的一线生机则是您的金矿。假如不能在周五之前发现金子,等到您的股票跌到10便士时,您就只能宣布破产了。”
  “什么,跌到10便士?”劳埃德被克拉道格说出的数据吓了一跳:“如今是30先令,相当于360便士,就算跌势再猛,也不至于两天内,就跌到10便士的价位吧?”
  “黑廷斯先生,您知道对投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克拉道格问出这个问题后,不等劳埃德说话,便自问自答地说:“是信心。前几天,好希望股票之所以一直狂涨,是因为投资人得知了亚当斯先生入股的消息,才对您的股票产生了盲目的信心。
  如今,亚当斯被证实不是百万富翁,同时金矿里也迟迟发现不了金子,这两件事会让投资者对这只股票的信心瞬间瓦解。投资者没有信心了,好希望股价自然会出现暴跌,别说如今只有30先令的价位,就算是30英镑,要跌到破产也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克拉道格先生!”劳埃德正想说话时,却被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随后克拉道格的助手出现在门口,他快步地走到了克拉道格的面前,态度焦急地说:“那些股票经纪人已经开始抛售好希望股票了。”
  “如今的股价如何?”克拉道格和劳埃德异口同声地问道。
  助手心虚地望了劳埃德一眼,怯生生地回答说:“跌了,短短五分钟时间,从30先令跌到了22先令。”
  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克拉道格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紧接着问自己的助手:“买卖情况如何?”
  “只有卖盘,没有卖盘。”助手继续说道:“好希望股票的下跌,带动了其它的股票下跌。再这样发展下去,我担心会导致所有的股票暴跌。……”
  “够了,我只是问好希望股票的行情,不是让你在这里给我做市场分析。”克拉道格不等助手说完,就打断了他后面的话,“行了,你继续去交易所里盯着,有什么变化,就及时来向我汇报。”
  自从听到股价暴跌,劳埃德就坐在椅子上发呆,连助手什么时候出去的,他都没有发现。直到克拉道格来到他的面前,用手在他的眼睛面前摆了几下,他才从失魂落魄中清醒过来。他望着克拉道格问:“收盘了吗?”
  “还有差不多二十分钟。”克拉道格回答说:“黑廷斯先生,您是怎么考虑的?假如现在抛出股票的话,您多少还能挽回一些损失……”
  “不,我不能卖。”劳埃德摇着头,声音颤抖地说:“如今股价跌得这么厉害,假如我再沽出的话,股价很快就会跌得一钱不值。”
  见劳埃德到了此时此刻,还打算继续持有好希望股票,克拉道格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心里很明白,昨天自己联合了一票股票经纪人联合吃进,才稳住了股价。如今这些曾经的同盟者纷纷多翻空,大肆沽出手里的股票,股价的暴跌将是任何人都无法遏制的。
  收市以后,助手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向克拉道格汇报说:“克拉道格先生,好希望股票收市价为12先令。”
  听到这个价格,克拉道格不禁一愣,按照他的估计,在大量买盘的打压下,这只票的收盘价应该在10先令以下,没想到在同行们大量沽出股票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收在12先令的价位,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他觉得其中肯定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便试探地问助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好希望股票的收盘价,能站在12先令的位置上呢?”
  “是这样的,克拉道格先生。”助手说:“在临收盘前五分钟,有人以11先令的价位吃进了三万股,把股价拉了起来。”
  “什么,有人在11先令的价格吃进了三万股。”克拉道格吃惊地问:“你有没有查过,是什么人吃进的这些股票。”
  劳埃德听到有人大手笔买入了自己的股票,整个人顿时精神了起来,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助手,等待他说出自己想知道的答案。
  “是德·波亨女士!”助手回答说:“那三万股好希望股票,是波亨女士的股票经纪人西瓦尔买进的。我私下问过他,他说是波亨女士专门给他打的电话,命令他将名下剩余的资金,全部买成好希望股票。”
  得知买股票的人是谁后,不光克拉道格感到疑惑,就连劳埃德也是一脸茫然,他觉得自己和波亨女士并不熟悉,对方怎么会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刻,果断地向自己伸出援手呢?
  “黑廷斯先生,”克拉道格好奇地问:“波亨女士是不是得到了什么内幕消息,否则怎么会突然买进这么多的好希望股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