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05章 年轻人,你会写书么?

  亨利被众星捧月般地带进了一个小房间,看着墙边桌上堆着的布料和各种裁缝工具,以他所掌握的常识,觉得这里可能是专门为顾客测量尺寸的房间。
  杰克就是刚刚在门口桌边画衣样的那位中年人,他走进房间之后,有些为难地对老板说:“里德先生,外面又来了几位顾客,您看?!”
  “杰克,你没有看到这里有一位尊贵的客人吗?”里德不耐烦地说:“你和托德两人帮着我为这位先生量尺寸,至于外面那些无关轻重的客人,就叫别的人去招呼吧。”
  方才狗眼看人低的小裁缝托德,此刻倒是挺机灵的,听到老板里德这么说,立即不声不响地走了出去。过了没多久,店里又出现了几个店员,来接待那些新进门的顾客。
  看到这一切的亨利,对突兀出现的店员倒没有感到诧异,毕竟这里是有百年底蕴的老裁缝店,绝对不会连老板在内才四五个人,其余的店员肯定待在那些自己没有注意的房间里,此刻店铺里忙不过来,便让他们出来帮忙。
  “先生,”里德给亨利穿上了一件量尺寸专用的样衣后,恭恭敬敬地问:“不知该怎么称呼您?”
  “亨利。”既然别人对自己客客气气,那么亨利也不会横眉冷对,他微笑着说:“亨利·亚当斯,我是美国人。”
  “没想到亚当斯先生居然是美国人。”里德脸上的笑容更盛:“您还是第一位到我们店里的美国人,这真是我的荣幸。”
  里德虽然嘴里在不断地奉承亨利,但手里却没有停下,他快速地丈量着亨利所穿衣服的尺寸,不时地向一旁的杰克报出一连串的数据。而小裁缝为了将功赎罪,则不断地跑进跑出,不厌其烦地把里德所要的领带、马甲和护膝等等一次又一次拿进来,堆在墙边的桌上。
  听到里德打算给自己做四十八套包括礼服、便装以及各个季节服装在内的衣服时,亨利忍不住开口说:“对不起,里德先生,我打断您一下。我想我可能不需要那么多套衣服,而且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您结账。”
  “瞧您说的,亚当斯先生,我们哪里能催您结账呢?”里德陪着笑说:“让您这样的知名人士穿着得体,是我们的责任。至于账单嘛,您什么时候觉得可以结账了,再给我们结账也不迟。”
  等量好了衣服尺寸后,里德点头哈腰地对亨利说:“亚当斯先生,您所需要的礼服,最迟明天早晨就能送到您的住处。不知您可否留一个住址给我,我会亲自带人给您送过去。”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里德的问题本来没有错,但却让不久前还为自己的衣食住行犯愁的亨利红了脸,他喃喃地说:“我刚到伦敦,还在找住的地方。”
  “那真是太好了。”里德听到亨利这么说,立即激动地说:“亚当斯先生,我推荐您去住汉诺威广场旁边的邦布利斯酒店。我有一位亲戚在里面当经理,我待会儿给他打个电话,他会为您安排一个妥善的住处。”
  “能告诉我,该怎么去邦布利斯酒店吗?”
  “我派个人陪您去吧,”里德讨好地说:“毕竟您刚来伦敦,对道路不熟悉,没有人带路的话,很容易迷路。”
  “亚当斯先生,”小裁缝托德觉得这是一个好好表现的机会,以改变自己在亨利心中的不好印象:“假如您不反对的话,我愿意给您当向导。”
  “不用了。”亨利还想到处走走,带个外人在身边有诸多不便,便摆摆手说:“里德先生,麻烦您给我画一个路线图,我想我能够根据地图,找到邦布利斯酒店的。”
  趁着里德画路线图的时候,亨利到里面的更衣间里,换上了那套不太合身的格子西服。当他从更衣间里出来时,里德看着他身上的衣服,一脸尴尬地说:“亚当斯先生,这套衣服真是太寒酸了。不过我没有办法,店里实在找不到合适您身材的衣服,只能委屈您了。”
  亨利把手里换下来的旧衣服,递给了站在一旁的小裁缝托德,客气地对里德说:“里德先生,麻烦你们帮我把这套旧衣服洗干净,明天也一起送到酒店,我以后还要再穿的。”
  …………
  从裁缝店里出来,亨利根据店老板里德提供的地图,沿着街道慢慢地走着,饶有兴趣地看着一个多世纪以前的伦敦,以及在街上那些衣冠楚楚的绅士,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
  走着走着,亨利忽然看到路边有一家书店,一时兴起,便信步走了过去。他刚刚进门,就有一名年轻的店员迎了上来,主动招呼他:“下午好,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力的地方吗?”
  面对店员的热情,亨利还有点不习惯,他有些慌乱地回答说:“我就是进来看看书,你们这里最近到了什么新书吗?”
  “先生,您的运气真好。”店员满面春风地说:“我们店里今天刚进了一批再版的《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是柯南·道尔先生的书,您要来一本吗?”
  “柯南·道尔?!”亨利听到这个名字,眉毛不禁往上一扬,试探地问:“是那位写《福尔摩斯探案集》的那个作者吗?”
  “没错,先生。正是他。”
  亨利站在门口,用目光打量着店里,发现格局和后世的书店差不多,书架都是摆在靠墙的位置,房间的中间摆着桌子,桌上堆满了各种书籍。顾客正站在书架前,静静地看书。
  亨利收回目光后,接着问店员:“柯南·道尔先生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有几部啊?”
  店员伸出三根手指回答说:“三部,柯南·道尔先生只写了三部《福尔摩斯探案集》。”
  “第四部什么时候出?”亨利随口问道。
  听到亨利的问题,店员苦笑着说:“先生,我想您可能要失望了,永远不会再有第四部了。福尔摩斯在第三部的《最后一案》里,已经随同罪犯跌落深渊了。您想想,书里的主角都死了,这书怎么还可能继续写下去。”
  “马立根!”这时屋子的一角响起一个声音:“请那位先生过来一下。”
  听到这个声音,正在和亨利说话的店员连忙答应一声,随后对亨利客气地说:“先生,我们老板想见您,请跟我来。”
  屋子的一角放着一个柜台,柜台后面坐着两个人。见到店员带着亨利过去,其中一位上了年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头站起来,向亨利伸出手,客气地说:“您好,先生,我是本店的老板马丁。我刚刚听到您在问柯南·道尔先生的书,您很喜欢他的作品吗?”
  亨利心里明白,自从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探案集》出版后,倍受读者的欢迎,甚至有不少读者还专门去贝克街,寻找华生行医、福尔摩斯办案,但实际上并不存在的贝克街221号B。
  如今这位书店老板马丁这么问自己,没准他也是一个福尔摩斯迷,便点点头,回答说:“是的,我很喜欢柯南·道尔先生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不瞒您说,我看了不下二十次,其中很多故事,我都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
  亨利说到自己能背下《福尔摩斯探案集》的章节时,坐在一旁没有说话的中年人,脸上露出了惊诧的表情。他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站起身,问亨利:“这位先生,您好!不知该怎么称呼您?”
  “我叫亨利,亨利·亚当斯。”亨利看着面前的这位中年人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便礼貌地反问道:“不知我该如何称呼您?”
  “亚当斯先生,”书店老板马丁主动为亨利介绍说:“我来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海滨杂志》的总编艾伯特先生。柯南·道尔先生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最早就是在他的杂志上连载的。”
  得知面前站着的是一位杂志的总编,亨利不禁肃然起敬,他连忙伸手和对方握了握,礼貌地招呼说:“您好,艾伯特先生,很高兴认识您。”
  “亚当斯先生,您可能要失望了。”艾伯特有些为难地说:“我估计柯南·道尔以后都不会再写福尔摩斯的故事了。”
  “啊,柯南·道尔先生不写福尔摩斯了?”亨利隐约记得,柯南·道尔好像就是在1903年动手写的《归来记》,让已经滚落深渊的福尔摩斯再次复活,也不知他动笔没有。如果没有的话,自己倒是可以代劳。想到这里,亨利试探地问:“艾伯特总编,您确认吗?”
  “完全可以确定。”艾伯特点着头回答说:“我昨天亲自去拜访过他,他明确地表示,至少在两年内,不会再写福尔摩斯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确认柯南·道尔如今还没有写福尔摩斯探案集的打算,亨利心中不禁一阵狂喜。百万英镑的支票,早晚要还给克拉利克兄弟,自己必须尽快找到一份能赚钱的工作,才能维持以后的生活。而写书,貌似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想到这里,他试探地问艾伯特:“艾伯特总编,我想续写《福尔摩斯探案集》,并在您的《海滨杂志》上发表,您看行吗?”
  听到亨利这么说,艾伯特当时就傻眼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面前这位穿着不合身格子西服的年轻人,居然异想天开地想续写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他盯着亨利看了许久,最后终于开口问:“年轻人,你会写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