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17章 不欢而散

  聚会的第二天一早,哈代就派人给亨利送来一封信,说《霍比特人》正在排版,预定在6月16日出版。
  亨利看完这封信,想到今天是承诺给贝克和两位抄写员结账的日子。酒店的租金、裁缝店的衣服钱和小饭店的账单可以拖一拖,但贝克他们的血汗钱却不能拖欠。因此亨利吩咐收拾房间的汉娜:“汉娜,让贝克和两名抄写员十点的时候,到我的房间来一趟。”
  “是的,亚当斯先生。”汉娜恭恭敬敬地回答说:“我会通知他们的。”
  时间一到,贝克三人准时出现在亨利的房间里。他们不知亨利叫自己来的目地,另外两人便推举贝克为代表,由他向亨利了解是什么事情。
  “亚当斯先生,”站在亨利面前的贝克,微微弯着腰,毕恭毕敬地问:“请问您叫我们到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是这样的,前两天你们三人帮我整理出了一份书稿,我曾经说两天后给你们结账。”亨利微笑着说:“今天正好是两天,我把你们叫到这里,是为了支付你们的薪酬。”
  听到亨利的这番话,贝克不禁一愣,他原以为亨利前两天说结账,不过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打算按时结账。按照以往的惯例,能在月底拿到亨利承诺的薪酬,都已经算不错了。他有些诚惶诚恐地说:“亚当斯先生,您可以等到月底,再给我们结算薪酬,我们一点都不在意。你们说是吧?”他最后一句话,是对着站在身后的两名抄写员说的。
  “是的是的。”两名抄写员虽说心里迫切地希望拿到自己的薪酬,不过听到贝克的场面话,还是一叠声地附和说:“亚当斯先生,您等到月底再支付也不迟,我们一点都不着急。”
  “瞧你们说的,既然是我做出的承诺,肯定要及时兑现,否则再请你们工作时,你们哪里还会有积极性。”说着,亨利从桌上拿起三个早已准备好的信封,依次递到了三人手里:“这是你们的薪酬,请收下!”
  贝克接过信封,立即迫不及待地打开。当看清楚里面的钞票时,他不禁大吃一惊,六张崭新的五英镑面值的钞票,让他感觉有些头晕。他以为是亨利搞错了,错把五英镑面值的钞票,当成了一英镑面值的,连忙提醒亨利:“亚当斯先生,我想您可能搞错了。你可能想付给我的是六英镑,可您却给了我六张五英镑。”
  “没错。”亨利把一只手搭在了贝克的肩膀上,和蔼可亲地说:“整理书稿,你的功劳最大,所以我给了你三十英镑的报酬。而另外两名抄写员,则是每人十英镑。”
  两名抄写员也连忙打开自己手里的信封,发现里面果然是两张五英镑面值的钞票,和亨利所说的数目正好吻合。“亚当斯先生,”两位抄写员还是第一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赚到这么多钱,都不禁被惊呆了。其中一名抄写员感激涕零地说:“真是太谢谢您了,有了您给的这笔钱,我就可以给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买新衣服了。”
  见到三人都是喜出望外,亨利觉得既然《霍比特人》的出版在即,自己可以着手开始《魔戒》了。便对三人说道:“先生们,我打算过几天再写一部书,是上次那份书稿的续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继续帮我啊?”
  “亚当斯先生,”贝克等人本来还在犹豫,是否应该问问亨利,将来还有没有这样的好事,却听到亨利先提了出来。贝克立即激动地说:“能为您效力,是我们的荣幸。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写,这次的书稿大概有多少字?”
  “新的书稿大概有一百万字,需要在一个月内完稿。”亨利望着贝克不紧不慢地说:“这次的报酬,将是上次的五倍,不知道你们是否感兴趣?”
  贝克一听这次的报酬,是上次的五倍,顿时两眼放光,连忙使劲地点点头,回答说:“放心吧,亚当斯先生,我一定会全力协助您的。”表完态之后,他扭头问那两名抄写员,“你们的意思呢,愿意和我一起为亚当斯先生效力吗?”
  抄写员的薪水是非常微薄的,这次五天赚到的收入,能顶他们以前半年的收入。如今听说在一个月内,可以赚到五十英镑,两人哪里有不愿意的道理,慌忙像小鸡啄米似的使劲点头,连声说道:“愿意愿意,我们愿意继续为亚当斯先生誊写书稿。”
  “亚当斯先生,”贝克点头哈腰地问:“不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新的工作?”贝克问这话时,另外两名抄写员也眼巴巴地盯着亨利,迫切地想知道新书的开工时间。毕竟对他们来说,这可是一笔巨额收入。
  “你们前两天辛苦了,我看还是再等两天。”亨利说话时,看到汉娜出现在门口,一副心慌慌的样子,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向自己禀报,便直截了当地问:“汉娜,有什么事情吗?”
  “亚当斯先生,”汉娜脚步匆匆地走过来,向亨利禀报说:“有一位漂亮的女士求见!”
  “一位漂亮的女士求见?”亨利听汉娜这么说,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暗想不会是波西娅来见自己了吧?想到这里,他连忙对汉娜说:“汉娜,麻烦你去把那位女士请进来。”
  等汉娜一出去,亨利就歉意地贝克等人说:“先生们,很抱歉,我有客人来了,你们先回去吧。等到要工作的时候,我会让汉娜去通知你们的。”
  当汉娜把来访的女士带进房间时,亨利才发现来的并不是波西娅,而是那位法国女贵族德·波亨女士。虽说来的不是自己想见的人,但亨利还是主动迎上前,和对方打招呼:“您好,波亨女士,很高兴再次见到您。”
  “您好,亚当斯先生。希望我的到来,没有让您感到不便。”
  “哪里哪里,能有您这么一位美丽的女士前来拜访,是我的荣幸。”亨利笑着说道:“快点请坐吧。喝茶还是咖啡?”
  “咖啡。”
  “汉娜,给这位女士来一杯咖啡。”
  等汉娜把咖啡放在了波亨女士的面前,又转身离开后,波亨女士开口说道:“亚当斯先生,我今天来拜访您,是想继续昨天的谈话。”
  “昨天的谈话?!”亨利先是一愣,随即想起对方建议他投资英国的ZF债券、企业债券和股票,连忙问道:“是关于债券和股票投资的事情吗?”
  “没错,这正是我今天到这里来的目地。”
  “很抱歉,波亨女士。”亨利歉意地说道:“我对债券和股票一无所知,贸然投入的话,我担心会出现亏损的情况。”
  “您说得没错,亚当斯先生。”波亨对亨利的这种说法,居然表示了理解:“贸然介入自己不熟悉的行业,的确有可能吃大亏。比如说ZF公债,没准一条新闻,就会让您损失十分之一的财富。”
  “除了证券外,还有什么可以投资的吗?”
  “有的。”波亨女士点点头,信心十足地说道:“眼前就有一项非常赚钱的投资,但不知你是否愿意参与。”
  “一个能赚钱的项目?”波亨的话成功地引起了亨利的注意,他饶有兴趣地问:“不知波亨女士是否可以告诉,是什么项目吗?”
  谁知波亨并没有立即回答亨利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亚当斯先生,您听说过玛丽·居里吗?”
  “玛丽·居里?”亨利把这个名字重复一遍后,瞳孔猛地剧烈收缩,他的脑子里冒出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波亨女士,您说的是居里夫人?”
  “没错,就是她。”见亨利居然知道玛丽·居里就是居里夫人,波亨的脸上也露出了意外的表情:“真是没想到,您居然也知道她。”
  亨利有些纳闷地问:“可是,您所说的投资,和居里夫人有什么联系吗?”
  “居里夫妇两人可是了不起的物理学家。”波亨女士依旧没有直接回答亨利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说:“据我所知,他们夫妻二人有可能获得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亨利在脑子里回忆了一下关于居里夫人的履历,觉得波亨女士的说法没错。居里夫妇的确是在1903年的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不过如今还是六月,获奖的消息要等到十月才能得到确认。
  他随口说道:“我记得,居里夫妇和同事贝蒙特向科学院提出《论沥青铀矿中含有一种放射性很强的新物质》,说明发现了新元素88号,放射性比铀强百万倍,正式命名为镭。”
  “亚当斯先生,您懂得真多。”波亨女士听亨利说完后,轻轻地拍了两下巴掌。她原来还打算向亨利科普关于“镭”的常识,谁知亨利连就居里夫人发表过一篇论文都记得如此清楚,那么接下来的谈话就简单多了:“我所说的投资,就和居里夫人发现的镭有关。”
  亨利没有插嘴,而是静静地等着波亨女士主动说出答案。
  “经过一些科学家的论证,镭元素能激活人体细胞的潜力,使人变得更加强壮。”波亨神秘兮兮地说道:“因此法国的科学家不久前,成功地推出了含有镭元素的牙膏、巧克力、饮用水、药剂。其中最珍贵是镭水,是一种含有至少1毫居里的镭226或228同位素的三重蒸馏水,经常饮用能起到强壮身体和延年益寿的效果。”
  亨利不禁打了一个哆嗦,镭水是否能强壮身体,这个不好说。但要说到延年益寿,铁定是骗人的,长期饮用这种带辐射的水,只会让人更早地翘辫子。
  只听波亨继续说道:“亚当斯先生,我想成立一家贸易公司,专门经营这种镭水,不知你是否有兴趣入股?”
  亨利在心里暗自琢磨,如果入股波亨女士的贸易公司,经营这种被夸大其词的镭水,肯定能赚大钱。但一想到会有大量的消费者,因为长期饮用这种带辐射的水,而在百病缠身中死去,亨利又变得踌躇起来。
  见亨利迟迟没有说话,波亨有些沉不住气了,追问道:“怎么样,亚当斯先生?您愿意入股我的公司吗?”
  亨利陷入了沉思,赚钱固然重要,但是要以牺牲他人的健康为代价,却是他的道德标准所不能接受的。
  经过长达十分钟的思考之后,亨利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果断地对波亨说道:“波亨女士,不可否认,经营镭水的确能赚大钱。可是据我所知,镭是一种放射性元素,如果长期饮用带有雷元素的水,会对人体造成严重的伤害。因此,我只能拒绝您的好意,对不起,我不能入股您的公司,请您原谅!”
  被亨利拒绝的波亨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过了好一阵,才咬着后槽牙说:“既然亚当斯先生不愿意入股,那我也不勉强。我还有事情,就不打扰您了,告辞!”
  望着波亨气呼呼离去的背影,亨利意识到自己不光放弃了一个赚大钱的机会,同时还得罪了这位来自法国的女贵族。但转念一想,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得罪就得罪,难道她还能吃了自己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