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49章 讨说法的投资者们 下

  “静一静,先生们、女士们,你们请听我说。”亨利并没有发现出现在门口,又很快转身离开的佛伦格纳公爵,他还在竭力地劝说大厅里的投资者们:“你们只要再稍微理智一点,把手里的股票再持有一个星期,就一定能获得丰厚的收益……”
  “哼,你说得倒是好听。”没等亨利说完,秃头投资者身边的白发老头就再次发难:“可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清楚,你到底是百万富翁呢,还是一个花言巧语的骗子?”
  亨利望着白发老头,淡淡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你们宁愿为了我的名声去赌博,却不愿意为了金子而冒险,这未必太不理智了吧?”
  亨利的话,立即让白发老头哑口无言。
  一名站在楼梯上,手里拿着礼帽和白色手套的年轻绅士,冲着亨利没好气地说:“是您在赌博,亚当斯先生。”
  “我是骗子还是百万富翁,对你们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亨利没有理睬那位绅士,自顾自地说道:“只要矿里能挖出金子,你们的投资就能得到丰厚的汇报。”
  绅士扭头冲着自己的同伴气呼呼地说:“这家伙在骗我们,大家可千万不要上当啊。”他的话,立即使大厅里原本已趋于平静的投资者们,再次喧闹起来。
  “静一静,请静一静。听我说,听我说!”见场面有失控的迹象,亨利再次抬起双手,朝下面使劲地压了压,示意在场的投资者们安静。等大厅里稍稍安静一些后,他又继续说道:“先生们、女士们,请大家都理智一点,勇敢地去面对现实吧……”
  站在人群中的金妮文夫人,听到四周乱哄哄的,根本听不清亨利在说什么,连忙大声地喊道:“大家安静,都听听他说什么?”
  金妮文夫人的话,终于让大厅里重新变得安静。亨利站在楼梯上,向金妮文夫人躬身致谢后,继续说道:“谢谢夫人。”
  最早发现亨利的秃头投资者,朗声说道:“只要你能自圆其说,我们就愿意听。”
  就在大厅里乱成一团时,佛伦格纳公爵从酒店后面的员工楼梯上了二楼,他沿着走廊急急地朝前走着,想尽快赶回自己的房间。
  “先生,先生,”当他经过一个房间时,穿着黑色洋装、白围裙的汉娜兴高采烈地从屋里跑了出来,激动地对他说:“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您。”
  公爵把一只手搭在了汉娜的肩膀上,和蔼可亲地问:“汉娜,是什么好消息啊?”
  “还能以后什么好消息。”汉娜得意地说:“当然是蜜月号套间了。经理刚刚告诉我,待会儿就把亨利·亚当斯赶回来,然后让您重新搬进去。我待会儿就去帮您换床单……您瞧!”汉娜指着走廊的另外一侧继续说,“裁缝店的老板亲自带人,把他的衣服都拿走了。”
  公爵扭头一看,只见裁缝店老板里德正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他身后跟着一群伙计,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一叠装衣服的纸盒。见此情形,公爵撇下汉娜,朝里德迎了过去,一把抓住对方的手,大声地说:“站住,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我命令你,立即把这些衣服都送回去。你们这些商人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然而里德用轻蔑的眼光看了公爵一眼,把自己的手从公爵的手里挣脱出来,继续带着伙计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看到里德对自己不理不睬,佛伦格纳公爵不由心生悔意,他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做得实在太过分了,必须尽快想办法弥补。想到这里,他转身朝汉娜走去,嘴里说道:“汉娜,这次的玩笑开得太大了。开玩笑可以,但他要是等着付钱给裁缝时,就不能再开玩笑了。”
  公爵伸手抓住了汉娜的小手,牵着她朝蜜月号套房的方向一瘸一拐地走去,羞愧万分地说:“跟我来,我们要想办法弥补自己的过错。”
  “……我觉得大家真是太疯狂了。”亨利还站在楼梯上,继续说服那些已经安静下来的投资者:“就是为了一张好看的小纸片,我不想用自己的名声打赌,实际上,我要用自己的荣誉向你们保证,那个金矿是真的。你们不光别卖出自己手里的股票,还应该多买一些,到时大家一定会收益甚丰的。”
  刚刚从酒店外走进来的劳埃德,正好听到了亨利的这几句话,立即在人群里高声地附和道:“没错,先生们女士们,我可以证明那座金矿是真的。”
  亨利看到人群中的劳埃德,立即向在场的投资者介绍说:“先生们、女士们,我向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金矿的主人劳埃德·黑廷斯先生。他相信只要再过两三天,金矿里就一定能找到金子……”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忽然看到原本安静的大厅里又变得喧哗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亨利左右张望了一下,正好看着里德带着他的伙计,捧着装衣服的纸盒,沿着楼梯走下来。里德来到亨利的面前,摘下头上的礼帽,微微欠身,干巴巴地说:“只要您把钱付清了,我们会把衣服还给你的,亚当斯先生。”说完,戴上帽子,戴着伙计们继续下楼。
  众人看到这一幕,又重新哗然起来。秃头投资者在人群里冷冷地说:“亚当斯先生刚刚谈到了荣誉,可他连裁缝的账都付不起。”
  旁边立即有人附和道:“这是一个阴谋,他假装成百万富翁,就是想骗我们去买好希望股票,这样他就在捞到一笔巨款后逃之夭夭了。我们应该采用法律的方式,来对付这个骗子。”
  “他抢走了我们的一切,他应该受到惩罚。”觉得自己已经倾家荡产的金妮文夫人,在人群里举着遮阳伞,高声地喊道:“我们要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对,应该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劳埃德看到里德带着伙计出现在楼梯口时,立即意识到要出事,连忙躲到了靠近门边的角落里,尽量不引起他人的注意,免得遭到池鱼之殃。
  一名始终没说话的牧师,在听到众人的喊声后,连声地说:“对,我们应该让他受到惩罚,不过应该采用法律的手段,千万别打架。”
  站在楼梯上的年轻绅士,距离牧师不远。牧师所说的话提醒了他,他觉得在警察到来之前,自己应该代表所有的受害者,先教训一下面前这位骗子。于是他把手套扔进了礼帽,递给了旁边的朋友,又脱下身上的燕尾服,一步步朝亨利走过去。
  亨利看出对方想打架的意图,也脱掉了身上的燕尾服,准备搭在了楼梯的扶手上。但酒店经理乔纳森却接过了亨利手里的衣服,同时嘴里说道:“亚当斯先生,别大家,千万别打架。您这么做,会损害邦布利斯酒店久负盛名的名誉……”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气势汹汹走上来的年轻绅士,不禁哀嚎一声,一溜烟就跑上了楼梯。
  亨利看到年轻绅士边走边挽起衣袖,刚想交代两句场面话,谁知对方二话不说,直接挥拳打过来。亨利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大厅的人看到两人就这么不声不响地动起手来,不由惊呼起来。
  亨利刚从地上爬起来,对方又挥拳打过来。这次亨利有了准备,他用左手格挡开了对方的拳头,然后一个右勾拳,准确地击中了对方的下巴。年轻绅士中拳后,立即仰面往下倒去,幸好他的两个朋友及时上前扶住了他,才没有让他顺着楼梯滚下去。
  正当两人准备再次动手时,二楼忽然传来了尖锐的喇叭声。接着有个苍老的声音在大声地喊:“支票,支票!”
  亨利看清楚喊话的人,是一个戴着灰色礼帽的老头,一手拿着一个细长的喇叭,一手拿着一张纸在拼命地边挥舞边喊叫着。了解内幕的亨利心里明白,这是公爵良心发现,主动把藏起来的支票拿出来了。
  公爵看到自己的喊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便沿着楼梯一蹦一跳地跑了下来。他来到了亨利的面前,羞愧万分地说:“这是您的支票,我现在还给您。”
  亨利接过公爵手里的支票,看清楚的确是汉娜藏在地毯下的那张后,他的嘴角不禁微微上翘。不过他还是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问:“您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
  “在你卧室的地毯下面。”公爵不好意思地说:“是我让人藏的。”
  亨利望着公爵,客气地问:“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对美国人那种金钱万能的态度很反感。”公爵说道:“但我没想到,我让人把支票藏起来后,却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如果我对你造成了伤害,您可以要求我和您决斗。”
  “我不会和您决斗的。”如果没有公爵唱的这么一出,亨利怎么可能以低廉的价格买入那么多好希望股票,因此他不光没有责怪公爵,反而笑着朝对方伸出手,友好地说:“不过我可以接受您的道歉。”
  公爵的心里本来还在担心,要是亨利真的要和自己决斗,自己该怎么办呢?听到亨利的话,顿时笑逐颜开,连忙握住亨利的手,激动地说:“亚当斯先生,您真是一个性格豪爽的人,我开始喜欢您了。”
  躲在角落里的劳埃德,原以为事情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没想到在濒临绝望时,忽然看到转机。他立即朝前挤去,同时激动地喊道:“亨利,给他们看看。把你的支票,给他们好好看看。”
  就算劳埃德不喊,亨利也打算向众多的投资者展示这张支票,否则怎么可能让好希望股票的行情好转呢?此刻听到劳埃德喊声,他立即用右手抓住支票的上部,高高地举过头顶,来回地摆动着,向站在大厅里的投资者们能看清楚。
  众人看清楚亨利手中的支票后,又开始惊呼起来。秃头投资者在短暂的惊愕后,大声第说道:“我的上帝,他真的是百万富翁。”
  而刚刚对亨利还恨之入骨的金妮文夫人,看清楚亨利手里的支票,觉得自己好像不用倾家荡产了,又高声地喊了一句:“上帝保佑您,亚当斯先生。”
  亨利的百万富翁的身份得到了证实,最开始的莫过于劳埃德,他知道事情出现了转机,他连忙跳上一张桌子,挥舞着双手,激动地喊道:“先生们、女士们,距离收市还有一个小时,你们可以继续购买好希望股票,买呀,快买呀!”
  这句话对所有的人就象进攻的号角,刹那间,站在大厅里的投资者们都争先恐后地向门口涌去。片刻之后,大厅里只剩下了十几名来采访新闻的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