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07章 投稿

  亨利酒足饭饱之后,汉娜重新回到了豪华套房,跟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位推着手推车的年轻男服务员。见亨利已经吃完晚餐,男服务员便主动上前收拾餐具。
  汉娜将一叠信笺纸递给了亨利,脸上露出了职业的微笑:“亨利先生,这是您要的纸。请问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亨利想了想,觉得自己可能要几天的时间,才能把所记得的《归来记》默写出来。为了防止有人打断自己的思路,他吩咐汉娜说:“汉娜,我这几天要在屋里写东西,除了送餐外,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是,亚当斯先生。”汉娜陪着笑脸说:“我会把您的意思,转告给经理的。”
  等汉娜二人离开后,亨利静静地坐在桌前,闭上眼睛,在脑子里回忆《归来记》的内容。反复读过不下二十次的书,虽说很多年都不曾看了,可此刻脑海里浮现出自己正准备写的那本书,每个字、每个标点符号都是那么的清晰。
  亨利睁开眼睛,拿起笔就动手写了起来。《归来记》是由十三个故事组成的,第一个是《空屋》,他文不加点地飞快记录下自己所想起的内容。不到五分钟,一页信笺纸就被他写满了。就在他准备翻到下一页继续写的时候,忽然再次想到,柯南道尔好像就是在1903年写出的《归来记》,也不知他此刻动笔没有?自己抄袭他的作品,似乎有点不道德吧。
  亨利的心里充满了愧疚,有那么一刹那,他甚至都有放弃写下去的念头。不过这念头刚冒出来,就被他强行摁了下去:开玩笑,自己身上只有一张不能兑现的百万支票,若不能找到快速赚钱的方法,等把支票一还给克拉利克兄弟,自己就只能等着饿死。自己这么做,固然有点对不起柯南道尔,但这却是唯一一个赚快钱的方式,大不了自己今后补偿对方就是了。如果自己没记错,柯南道尔的老婆如今身患肺结核,只要自己手里有了足够的资金,完全可以收购一家制药厂,用来生产治疗肺结核的特效药。
  这么一想,亨利顿时变得心安理得,他拿起笔又继续写下去。不得不说,写字母的速度,就是要比写方块字快多了,不到三个小时,他就写完了第一个短篇《空屋》。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他便放下纸笔,心安理得地睡觉去了。
  第二天睡醒后,简单地洗漱一番,亨利神清气爽地坐在桌前,继续写第二个短篇《偌伍德的建筑师》。刚写了没多久,汉娜就带着推着小推车的服务生进入了房间。看到亨利正在忙碌,两人没敢打扰,轻手轻脚地把早餐放在桌上后,便悄悄地退了出去。
  写完《诺伍德的建筑师》,已经到了中午,亨利没有继续写下去,而是来到餐桌旁,吃了一些刚送来的午餐,心里盘算,自己是该等《归来记》里所有的短篇都写完后,给艾伯特投稿呢,还是就用这两个短篇投稿?
  正在亨利在苦苦思索时,汉娜却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亚当斯先生,亚当斯先生。”
  “什么事?”
  “亚当斯先生,外面来了几名裁缝店的伙计,说是给您送衣服来的。”汉娜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您要见他们吗?”
  “让他们送到房间来吧。”
  过了没多久,裁缝店老板里德带着六名捧着衣服盒子的伙计,出现在豪华套房的门口。穿着黑色礼服,戴着圆顶硬礼帽的里德,摘下头上的礼帽,向亨利行礼:“您好,亚当斯先生,希望我没有打扰到您用餐。我是带人把做好的衣服给您送来。”
  “里德先生,”看到是里德亲自带人过来送衣服,亨利客气地说:“请坐下一起吃点吧。”
  “亚当斯先生,谢谢您的好意。”里德觉得以自己的身份,根本配不上和亨利共进午餐,便婉言谢绝了:“我们还是先看看您的衣服吧。”
  随着里德的一声令下,六名伙计将盒子摆放在客厅里的长条桌上,打开盖子等亨利验货。
  亨利站起身,在里德的陪同下,来到了长条桌前,仔细地欣赏百年老字号裁缝店做出来的衣服。不得不说,里德裁缝店的效率还是非常高的,仅仅过了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他们便做好了包括便装和礼服在内的六套衣服。
  亨利看完盒子里的衣服,转身面向里德笑着说:“里德先生,您的手艺果然不同凡响,做出来的衣服真是太完美。谢谢您!”
  得到亨利夸奖的里德,脸上都笑开了花:“瞧您说的,亚当斯先生,让您这种知名人士穿着得体,是我们的责任。”既然衣服已经交给了亨利,他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便主动告辞,“您请继续用餐,我们告辞了。”
  送走里德和他的伙计后,亨利对站在一旁的汉娜说道:“汉娜,麻烦你再到经理那里,给我拿两扎信笺纸来。”
  “什么,还要两扎?”汉娜听亨利这么说,不禁有些吃惊地问:“昨晚给您的信笺纸,您都用完了吗?”
  “没错,都用完了。”亨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麻烦你再帮我拿点过来。”
  “什么,亚当斯先生把两扎信笺纸都用光了?”经理乔纳森听到汉娜的汇报后,也不禁大吃一惊,他惊诧地问:“汉娜,亚当斯先生究竟在写什么,怎么会把那么多的信笺纸都用光呢?”
  “我不太清楚。”汉娜用不确定的语气说:“我看到他好像在创作。”
  “创作?!”乔纳森的下巴差点直接掉到了地上,“你说什么,亚当斯先生在创作?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为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乔纳森决定亲自跟着汉娜去看看。等他来到豪华套间的门口,却看到穿着格子西服的亨利,正准备出门呢,连忙迎上前,客气地问:“午安,亚当斯先生!您这是打算去哪儿啊?”
  亨利准备去《海滨杂志》的编辑部,却不知在什么地方,正想经过大堂时,找乔纳森问问。此刻见他既然已经来了,连忙问道:“您好,经理先生。我想问问,您知道《海滨杂志》的编辑部,在什么地方吗?”
  听说亨利打算去《海滨杂志》的编辑部,乔纳森不禁一愣,随后小心翼翼地问:“亚当斯先生,不知您去《海滨杂志》编辑部做什么?”
  “是这样的,我昨天来这里之前,在一家书店遇到了《海滨杂志》的总编艾伯特先生,当时说好了要给他投稿。”亨利说着,朝乔纳森扬了扬手里卷成卷的信笺纸:“我就是给他送稿件过去的。”
  “亚当斯先生,《海滨杂志》的编辑部距离我们这里有点远,走路起码要一个小时。”乔纳森刚说到这里,忽然发现亨利的脸色变了,连忙补充说:“不过酒店里有专门的马车,可以送您过去。”
  亨利最初的打算,是想让乔纳森给自己指点一下路径就可以了,谁知对方直接给自己安排了一辆马车,自己就能少走不少的路。他连忙向乔纳森致谢说:“谢谢您,经理先生。”
  载着亨利的马车,来到了《海滨杂志》的编辑部门口停下。坐在前面的车夫,扭头对亨利说道:“亚当斯先生,《海滨杂志》编辑部到了。”
  亨利向车夫道谢后,下车走进了编辑部。
  编辑部里一片忙碌的景象,编辑们坐在堆着成堆稿件的桌边伏案工作。拿着小样的校对,来室内来回地穿行,把刚校对完毕的稿件交给某位编辑,又从某位编辑处取走新的待校稿件。大家都在紧张地忙碌,压根没人注意到刚进门的亨利。
  “劳驾!”亨利拉住了一名从身边经过的校对,客气地问:“请问总编室在什么地方?”
  校对用手朝前面一指,急匆匆地说道:“沿着走廊往前走,尽头就是总编办公室。”话刚说完,校对就如同一阵风似的飘走了。
  亨利根据校对的指引,来到了走廊尽头,看到一个紧闭的房门上,有一块“总编室”的铭牌。他知道这就是艾伯特的办公室,便抬手在门上敲击了几下。
  房门打开,里面站着一名陌生的年轻人。年轻人好奇地打量着亨利,看到他穿着一套不太合身的格子西服时,表情冷漠地问:“先生,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亨利掏出艾伯特给自己的名片,双手捧着递给了年轻人,礼貌地说:“您好,我叫亨利·亚当斯,昨天和总编艾伯特先生说好,要给你们杂志社投稿的。”
  年轻人接过名片,快速地看了一遍,发现的确是艾伯特的名片,语气变得缓和:“哦,你是来投稿的。稿件呢?”
  “在这里。”亨利从怀里掏出了稿子,递给了年轻人,“不知总编去了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总编去柯南道尔先生家了,”年轻人接过亨利手里的稿件,“我是他的助理,你的稿件就交给我吧。等总编回来了,我会转交给他的。”
  既然艾伯特不在这里,亨利留下也没有什么用处,他只能冲年轻的助理笑了笑,说道:“好的,那麻烦您了。”
  助手等亨利离开后,随手翻看了一下稿件,发现居然是续写《福尔摩斯探案集》,不禁冷笑了一声。自从柯南道尔先生不再写福尔摩斯,就有不少的人,模仿对方的风格写新的福尔摩斯,但都遭到了退稿。对于亨利的手稿,他也丝毫不看好。用钥匙打开总编室后,他就随手把稿子扔在了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