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62章 爱德华医生

  受伤的男孩躺在对面的位置上,马车一启动,小女孩就离开座位,蹲在了男孩的面前,紧紧地握住了对方的手,不住地抽泣着,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似的,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为了化解车厢里沉闷的气氛,亨利低下头,和颜悦色地问小女孩:“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小女孩神情慌乱地回头看了一眼亨利,见他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怯生生地回答:“我叫爱丽丝,今年五岁了。”
  “很好听的名字。”亨利为了不让小女孩感到害怕,故意找一些轻松的话题:“有一部童话故事,名字就叫《爱丽丝梦游仙境》,你听过吗?”
  “没有。”爱丽丝简短地回答完,又扭头去看躺在座位上的小男孩,忧心忡忡地问:“先生,我的哥哥没事吧?”
  亨利从男孩气息奄奄的样子来判断,对方肯定是凶多吉少,就算送到了医院,以此时的医疗水平,能抢救过来的几率,也是非常渺茫的。但为了不让爱丽丝担心,他还是装出一副乐观的样子说道:“放心吧,爱丽丝,不会有事的,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医生会把你哥哥治好的。对了,你哥哥叫什么名字?”
  “他叫麦基,今年八岁了。”
  “你们的父母呢?”
  “死了。”爱丽丝神情黯然地回答。
  亨利虽然来得这个时代不久,但也曾听人说过,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都会被送进孤儿院。公爵夫人的孤儿之家,就是这样性质的孤儿院,便好奇地问:“你们的父母死了以后,难道没人送你们去孤儿院吗?”
  爱丽丝点了点头:“我和哥哥在孤儿院里待了半年,天天都吃不饱。哥哥就带我离开了孤儿院,在街头卖火柴。”
  “靠卖火柴的收入,你们能吃饱吗?”
  听到亨利的这个问题,爱丽丝沉默了。
  望着眼前现实版的卖火柴的小姑娘,亨利觉得鼻子一阵阵发酸。他心里很清楚,假如麦基真的救不活,爱丽丝就会独自流落街头,像她这么小的孩子,是根本无法生存下去的。他准备待会儿和波西娅商议,让爱丽丝进公爵夫人开设的孤儿院,起码能确保她的衣食无忧。
  马车停下,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大胡子马车夫站在门外,毕恭毕敬地说:“亚当斯先生,医院到了!”
  亨利抓住了爱丽丝的小手,对她说道:“爱丽丝,我先下车,让车夫把你哥哥抱下来。”爱丽丝“嗯”了一声,顺从地站起身,跟着亨利下了车。
  亨利牵着爱丽丝下了马车,对站在一旁的大胡子说:“麻烦你把孩子抱下来。”
  医院里的男护工,看到有一辆马车停在院子里,车夫从车厢里抱出一个受伤的孩子,连忙推着平车迎了上去,问道:“是怎么受伤的?”
  “车祸,被马车撞伤的。”车夫一边回答,一边把麦基放在了平车上,和护工一道推着朝楼里而去。
  进门后,走廊的一侧有个值班室,里面冲出一名穿白服的女护士,她大声地问:“出什么事情了?”
  “车祸。”已经了解过情况的护工连忙大声地回答:“这孩子被马车撞伤了。”
  “快点送急诊室。”护士上前简单地查看麦基的伤势后,大声地吩咐护工,随后她抓起挂在墙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后,对着话筒说:“给我找爱德华医生,有名孩子被马车撞伤了,伤势很重,需要立即急救。”
  牵着爱丽丝的亨利,并没有急着跟平车入内,而是站在院子里等波西娅。等了没多久,公爵府的马车也驶进院子,车一停稳,波西娅就率先推开车门下了车,她快步地来到了亨利的面前,着急地问:“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车夫和护工已经把他送到急诊室去了。”亨利觉得自己带着爱丽丝不方便,便将她的手塞进了波西娅的手心,嘴里说道:“你陪爱丽丝在这里等我,我进去瞧瞧。”
  “亚当斯先生,亚当斯先生!”亨利刚走进楼里,就看到大胡子急匆匆地跑过来,着急地说:“医院说孩子伤势很重,如果要进行抢救的话,需要先交一笔钱。”
  “多少钱?”
  “十二英镑。”
  亨利进门之后,就特意观察过四周的环境,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挂号处,便好奇地问车夫:“我应该在什么地方缴费?”
  “在那里。”大胡子朝门口值班室一指,大声地说道:“在值班室那里缴费。”
  亨利和大胡子快步地来到门口的值班室,里面坐着的护士看着两人出现,连忙问道:“你们是来给那位受伤的孩子缴费吗?”
  “是的,”亨利点了点头,快速地打量了一下值班室,除了一张摆在门口的办公室、靠墙的单人床和一个半人高的文件柜之后,就没有别的东西了。他觉得在这种地方缴费,未免有点太不靠谱了,他试探地问:“请问,是在这里缴费吗?”
  “当然是在这里,不然你以为什么地方还可以缴费?”护士打开记录本,拿起放在桌上的笔,在墨水瓶里蘸了蘸,头也不抬地问:“伤者叫什么名字,多大岁数?怎么受伤的?”
  “叫麦基,今年八岁。”亨利回答说:“被马车撞的。”
  护士记录完受伤孩子的名字、年龄和受伤原因后,抬头把亨利和大胡子打量一番,然后把目光停留在大胡子身上,对他说道:“这位先生,是您的马车把孩子撞伤的吗?”
  “是的,”大胡子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是我的马车撞的。”
  “您暂时不能离开,要留在这里等警察过来处理此事。”
  “明白明白,”大胡子使劲地点点头,回答说:“我不会离开的。”
  “那你们谁来缴费?”护士问道。
  “我来吧。”亨利说着,从西服里掏出皮夹,从里面掏出了十二英镑,放在了护士的面前:“这是抢救孩子的费用。”
  护士的身体往后仰了仰,拉开面前抽屉,把钱放了进去。她关上抽屉后,重新坐直了身体,在记录本上开始记录收费情况:“先生,您的姓名?”
  “亨利·亚当斯!”
  护士合上记录本之后,拿过一本便笺,在上面写了几行字,撕下来交给亨利:“亚当斯先生,您把这个便笺交给急诊室的医生。”
  亨利向护士道谢后,跟着大胡子朝急诊室走去。路上,他忽然想到麦基流的血,把马车的座位弄脏了,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两英镑面值的钞票,递向大胡子:“孩子身上的血,把您马车的座位弄脏了,这钱是给您清洗坐垫用的。”
  大胡子看清楚亨利递过来的居然是一张两英镑面值的钞票,连忙摆着手说:“亚当斯先生,要不了那么多,最多五先令就够了。”
  “拿着吧,”虽说是这位大胡子马车夫把麦基撞伤的,但出事后,他没有逃逸,这一点就很难得了,更何况还是用他的车把麦基送到医院的。他不由分说地把钞票塞进了大胡子的手里:“多余的就算车费了。”
  “谢谢您,亚当斯先生。”大胡子拿着钞票,感激万分地说:“您以后有什么事情,只要一句话,我一定会为您效劳的。”
  刚来到急诊室的门口,就有一名护士推门走了出来。她看到大胡子之后,板着脸问:“缴费了吗?”
  “缴了,缴了。”亨利连忙答道,并将手里的便笺递给了护士:“在这里,您请看!”
  护士接过便笺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冷冷地说了一句:“你们在这里等着。”说完,转身走进了急诊室,并随手关上了房门。
  谁知护士进去后不久,房门再次打开,从里面冲出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医生,他身上穿着白服,没戴帽子,露出了满头的金发,口罩拉到了下巴的位置。他出来后,把亨利和大胡子两人仔细地打量一番后,面朝着亨利问道:“先生,请问您就是亨利·亚当斯先生吗?”
  “是的,我就亨利·亚当斯。”亨利点头确认了自己的身份后,迫不及待地问:“麦基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已经给他打了吗啡。”男医生连忙回答说:“暂时给他止住了疼痛,还要再观察一下。”说着向亨利伸出手,想和他握手。
  亨利知道此时的医学落后,别说青霉素,连磺胺都还没有发明。而最好的止疼药,就是吗啡。见医生已经在自己到来前,就主动给麦基注射了吗啡止疼,他的心里对这位医生产生了几分好感。“麻烦您,”为了防止感染,他没有握医生带着手套的手,而是客气地说道:“一定要把他救活。”
  “放心吧,亚当斯先生。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医生见亨利不和自己握手,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连忙收回了手,恭恭敬敬地说:“请允许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急诊科医生爱德华。我也买了好希望股票,18先令买进的,买了两百股。”
  得知对方是好希望股票的投资者,亨利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三分。他笑着问:“爱德华医生,恭喜你,好希望股票已经涨到了91先令,光是周一的分红,您就能得到200先令。”
  “这是真的吗,亚当斯先生?”爱德华今天还没有和自己的股票经纪联系过,不知道这个重大的喜讯。此刻听到亨利提起,他顿时惊喜地问:“周一真的可以分红吗?”
  “当然是真的。”亨利点点头,肯定地说道。
  “亚当斯先生,我想问个问题。”爱德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问吧。”
  “您能告诉我,好希望股票能涨到什么价格?”
  “很抱歉,爱德华医生。”索科夫把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说道:“具体能涨到什么价格,我也不清楚。不过您已经赚了五倍多,就算周一卖出,也能赚不少了。”
  “爱德华医生,”没等爱德华说话,便有一名护士从门里走了出来,对爱德华说:“都准备好了,可以给伤者做手术了。”
  “不好意思,亚当斯先生。”爱德华歉意地对亨利说:“我要去给伤者做手术了。”
  “拜托您了,爱德华医生。”亨利态度诚恳地说:“一定要把孩子救活。”
  “放心吧,亚当斯先生。”爱德华点点头,“我一定会尽全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