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08章 稿费标准

  亨利离开半个多小时后,一脸失落的艾伯特回到了编辑部。
  自从柯南道尔决定停止写作侦探题材,并在《最后一案》中,让福尔摩斯坠入深渊身亡后,引起读者们的一片强烈抗议,有超过两万人取消了《海滨杂志》的订阅。如果是规模小的杂志社,一下损失了这么多的读者,估计早关门大吉了。就算是《海滨杂志》这样实力雄厚的杂志,同样是元气大伤。
  艾伯特昨天在书店里遇到亨利,得知对方想续写福尔摩斯探案集后,虽说不了解对手的文字功底到底如何,但心思却不免活泛起来,觉得这是一个良好的契机。今天登门拜访柯南道尔,一是为了获得授权,二是试图说服对方能把福尔摩斯的故事继续写下去。
  谁知他刚一提出重新写福尔摩斯,就遭到柯南道尔的坚决拒绝,对方态度坚决地表示,自己以后都不打算再写侦探题材。至于说到有人想写福尔摩斯,柯南道尔更是明确表示,只要真的有人能写出来令他满意的内容,可以同意免费授权。
  助手见艾伯特神色有些不对劲,连忙给他倒了一杯红茶,放在桌上后,小心翼翼地问:“总编,不知您今天去见柯南道尔先生,他有没有回心转意?”
  艾伯特摇摇头,苦笑着说:“柯南道尔很固执,坚决不同意再写福尔摩斯。不过他也说了,只要能有人写出来令他满意的内容,他可以免费授权发表。”
  得知艾伯特无功而返,助手不免有些着急地说:“如今在我们刊物上连载的小说,马上就要完结了,假如找不到合适的小说,我担心……”
  “担心什么?”艾伯特望着自己的助手,反问道:“还有什么事情,会比我们在短时间内失去两万读者更糟糕吗?柯南道尔先生既然不愿意再写福尔摩斯,那就找其他人的小说来进行连载。”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之后,接着问:“我不在编辑部的这段时间,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有的,总编。”助手点了点头,回答说:“就在不久前,有一位自称亨利·亚当斯的人,拿着您的名片到这里来找您……”
  没等助手说完,艾伯特就迫不及待地问:“你说的亨利·亚当斯,是不是一名美国人,穿着一件不太合身的格子西服?”
  “他是不是美国人,我不太清楚。”助手有些迟疑地说:“不过他的确穿的是一件不太合身的格子衣服。”
  艾伯特猛地坐直身体,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他有没有说,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他说是来投稿的。”
  “稿子在什么地方?”
  “在这里。”虽说稿子就摆在艾伯特伸手可及的位置,不过助手还是主动拿起放在桌上的稿件,恭恭敬敬地放在了艾伯特的面前:“这就是那位亚当斯先生送来的稿件。”
  在艾伯特的心目中,亨利就是一个有着创作热情的文学青年,他根本不指望对方能写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他快速地浏览完头一页,没有看到什么出彩的情节,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但看到自己手里厚厚的两扎信笺纸,出于对作者的尊重,他又耐着性子翻到了下一页。
  扫了几眼内容后,他的瞳孔不禁剧烈收缩,心中涌起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从字里行间仿佛又看到了柯南道尔的写作风格。他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眼睛紧紧地盯着信笺纸,一目十行地快速往下看。
  “总编!”助手看到艾伯特一脸严肃的样子,在旁边轻声地问:“您觉得这个作者写得怎么样?”
  “立即给我准备马车。”艾伯特头也不抬地说道:“我需要再去拜访柯南道尔先生。”
  艾伯特的话让助手感到了疑惑,他心想总编不是刚从柯南道尔先生那里回来吗,怎么这么快又要去呢?不过既然总编下了命令,他也不敢怠慢,连忙出去吩咐人为艾伯特准备马车。
  当艾伯特的马车来到柯南道尔家的门外,没等他摁响门铃,门就从里面打开了。一身便装、留着两撇大胡子的柯南道尔就出现在门口,一脸不悦地问:“艾伯特先生,我已经明确地告诉您,我不会再写福尔摩斯,你就是再来几次,我也不会改变主意的。”
  艾伯特对柯南道尔会主动出来给自己开门,一点都不感到意外,自从去年对方的妻子得了肺结核之后,周围的人对这栋房子都是避而远之,有马车过来的话,还隔着老远,屋里的人就能听到。
  此刻艾伯特受到柯南道尔的责备,不光没有生气,反而陪着笑说:“柯南道尔先生,我刚刚收到了两份稿件,想请您过过目。”
  “什么稿件?”柯南道尔得知对方是让自己看稿子,而不是让自己写稿子,语气顿时缓和了许多:“拿来给我看看。”
  艾伯特连忙从公文包里掏出两篇稿子,双手捧着递给了柯南道尔。柯南道尔接过稿件,往上面扫了几眼,整个人顿时愣住了。他快速地翻看着这份稿子,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艾伯特总编,请您告诉我。”柯南道尔翻完了第一篇《空屋》后,抬头望着艾伯特,表情严肃地问:“这篇小说是谁写的?”
  “柯南道尔先生!”艾伯特莫名感到心虚,以为柯南道尔对这篇小说不满意,有些紧张地问:“这篇小说写得不好吗?”
  “不是不好。”柯南道尔闭着眼睛摇摇头,随后睁开眼睛说道:“这篇小说所写的内容,和我这段时间构思的新小说完全吻合,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艾伯特听柯南道尔这么说,不禁楞了片刻,随即试探地问:“柯南道尔先生,您是说这篇小说的内容,和您的构思完全一样?”
  “没错。”柯南道尔发现自己和艾伯特还站在门口,连忙把对方让进了客厅,继续说道:“我曾经有过新的构想,就是采用这种方式,让死去的福尔摩斯复活,没想到这位作者的想法和我如出一辙。对了,你还没有告诉,这是谁写的?”
  “我不久前拜访您的时候,就曾经告诉过你,说有一位年轻的美国人,想续写您的福尔摩斯。”见柯南道尔也看好这部小说,艾伯特说话的底气顿时足了不少:“这就是他所写的两个短篇。”
  “他叫什么名字?”柯南道尔一边翻开第二部小说,一边随口问道。
  艾伯特回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亚当斯,亨利·亚当斯。”
  听到亨利·亚当斯这个名字,柯南道尔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他放下手里的稿件问道:“总编先生,您刚刚说,这位亚当斯先生是来自美国?”
  “是的,”艾伯特如实地回答说:“他的确来自美国。”
  柯南道尔听到这里,笑了:“我想问问,你打算支付他多少的稿费?”
  “千字十五先令。”艾伯特连忙回答说:“我觉得对一名新人来说,我给出的这个价格,应该是非常合适的。”
  “千字十五先令?”柯南道尔笑着反问道:“会不会太低了?”
  “不低了。”艾伯特摇着头说:“我昨天见过他,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处理的、不合身的西服,整个人看起来也非常憔悴。由此可见,他为了生计,会非常乐意接受我所给出的价格。”
  “总编先生,我们不能根据衣着来看一个人。”柯南道尔说道:“没准别人根本看不上你所给的那点钱!”
  “柯南道尔先生,”柯南道尔的话把艾伯特搞糊涂了,他一脸懵逼地问:“我想您把我搞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柯南道尔起身,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份《泰晤士报》,递给了艾伯特,对他说道:“我的总编先生,请您先看完上面的报道,就能明白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