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57章 分红方案

  “劳埃德,我想问问你。”亨利一回到办公室,就开门见山地问劳埃德:“好希望股票上市多长时间了?”
  劳埃德扳着手指算时间还没算出来,克拉道格已抢先回答:“九个月零三天。”
  亨利点了点头,又继续问道:“给投资者们分过红吗?”
  “没有。”这次劳埃德回答得倒是挺干脆的,“在我借用你的名声之前,好希望的股价一直在不停地下跌,眼看就要到破产清盘的边缘。自然不可能有能力,给投资者分红。”
  “亚当斯先生,”克拉道格是个聪明人,他从亨利的问题中,敏锐地提出了对方想表达的意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是打算给投资者分红?”
  “我正是这个意思,”见克拉道格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意图,亨利也省却了解释的麻烦,继续问道:“交易所对股票给投资者分红一事,有什么限制吗?”
  “只需要向交易所报备,并审核通过,就能给投资者分红了。”克拉道格回答道。
  “比如说,我想今天就宣布给股东分红一事,能来得及吗?”
  “来得及。”克拉道格说道:“审核的手续很简单,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完成。”
  “那真是太好了。”索科夫做梦都没想到,这个时代的交易所审核制度居然如此宽松,连忙叮嘱克拉道格:“克拉道格先生,麻烦您立即起草一个给交易所的报告,就说我们打算今天实行股权登记,周一给投资者分红。”
  “今天就进行股权登记?”克拉道格有些愕然:“亚当斯先生,会不会太仓促了?”
  亨利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反问道:“能来得及吗?”
  “来得及!”
  “既然来得及,那就没有什么仓促不仓促的。”亨利催促对方说:“克拉道格先生,您快点起草报告吧。”
  “亚当斯先生,”克拉道格知道亨利如今是好希望的最大股东,因此也没征求劳埃德的意见,就继续问亨利:“按照什么比例分红?”
  “十股派10先令。今天下午收市后股权登记,周一除息。”亨利随口说出了自己想好的方案后,忽然意识到自己虽然是最大的股东,但好希望股票的真正老板却是劳埃德,自己这么做,不免越俎代庖之嫌,连忙歉意地问旁边的劳埃德:“劳埃德,你没什么不同意见吧?”
  “没有没有,”劳埃德把头使劲地摇了摇,随后竖起大拇指:“亨利,在此刻宣布给投资者分红,就能刺激股价再创新高。你的办法真是太绝了!”
  …………
  “西瓦尔,”在不远处的一间办公室里,西瓦尔正和他的朋友肖特吃午饭。肖特忽然对他说道:“好希望股票已经涨到了70先令,逼近了前期的高点。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判断,出现技术性调整的可能在增大,我强烈地建议你,等下午一开盘,就卖掉手里的好希望。”
  “肖特,我不同意你的说法。”西瓦尔慢条斯理地回答说:“别看涨幅已经这么大,但根据我的分析,这样的上涨还只是刚刚开始。”
  “什么,这样的上涨,还只是刚刚开始?”肖特听完西瓦尔的话,激动地说:“一只票已经上涨了三十多倍,还只是一个开始,这未免太天方夜谭了吧。西瓦尔,你好好地想一想,好希望股票就是一个挖不出金子的金矿,凭什么可以支撑那么高的股价?就凭亚当斯先生的名声吗?”
  “没错,如今支撑股价上涨的因素,就是亚当斯先生百万富翁的身份。”西瓦尔自信地说:“昨天他的身份得到了正式的确认,等于是给所有的投资人,吃了一颗定心丸。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觉得好希望股票会继续涨下去的。”
  “醒醒吧,西瓦尔。”见西瓦尔听不进自己的劝说,肖特有些急了:“如果金矿还不能发行金子,就算有亚当斯这个百万富翁入股,也无法支撑好希望如此高的股价。”
  就在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西瓦尔拿起来听了片刻,忍不住吃惊地惊呼起来:“我的上帝啊,这个消息是真的吗?……是真的!您确认?……好的,我明白了,谢谢您通知我这个消息。”
  看到西瓦尔放下电话,一脸震惊的样子,肖特地问道:“西瓦尔,是关于好希望股票的消息吧?”
  “是的。是关于好希望股票的消息,简直太令人震惊了。”
  “看来我的判断没错,好希望股票的股价要暴跌了。”肖特在心里默默地想着,虽然他的内心很激动,但表面上却装出镇定的样子:“这次又出了什么导致股价暴跌的消息啊?”
  西瓦尔一把抓住了肖特的手臂,激动地喊道:“分红。你知道吗?下午开市前,好希望股票将宣布要对投资者进行分红。”
  “给投资者分红?”肖特惊奇地喊道。
  “你瞧,你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西瓦尔有些亢奋地说道:“就算金矿在短时间内无法发现金子,光是10股派10先令这个分红方案,就能刺激股价再创新高。”
  “分红,这怎么可能呢?”肖特觉得西瓦尔一定搞错了,好希望这样的股票怎么有能力给投资者分红呢?于是他提醒对方:“西瓦尔,你是不是听错了?”
  “不会的。”西瓦尔摇着头回答说:“给我打电话的人,亲眼看到了克拉道格提交的申请,最迟在下午开市前,就会发出正式的通知。”
  消息灵通的不仅仅是西瓦尔,那些混迹证券业多年的股票经纪们,都有自己的消息来源。没等交易所发出正式的通知,此事便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就连交易所外面的中小投资者,也几乎人人皆知。而令人奇怪的是,投资者听到这个消息后,谁没有对真实性产生任何怀疑,反而为自己手里持有好希望股票而感到欢呼雀跃。
  开市前两分钟,关于好希望股票将实行“10股派10先令”的通知,贴在了交易所的门口,更加让诸多投资者们欣喜若狂。
  下午一开市,好希望股票继续上涨的同时,其它的股票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很多股票经纪都卖掉别的股票,抽出资金来购买好希望。他们的这种做法,使好希望股票的股价再上一层楼。
  当收市的铃声响起时,好希望的股价停留在91先令。
  “亨利,你的这个办法真是太妙了。”看到好希望的股价距离100先令只有一步之遥,劳埃德显得格外激动,“一个分红方案的推出,就刺激股价涨了这么多。看来周一突破100先令的价位,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亚当斯先生,”克拉道格等劳埃德得瑟完之后,小心翼翼地问亨利:“周一就该除息了,为了避免出现贴权的可能,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劳埃德,趁着周末的这两天时间,你在催促一下南非那边。”亨利叮嘱劳埃德:“只要他们能尽快地发现金子,那么股票除息后,依旧还有很大的上涨空间。”
  “放心吧,亨利。”劳埃德向亨利保证说:“我会盯紧南非金矿那边,让他们加快挖掘进度,争取尽快挖出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