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46章 号外

  “劳埃德,镇定,请保持镇定。”亨利大致猜到了对方的来意,也就没兜圈子,而是直截了当地问:“是不是关于好希望股票的事情?”
  “没错没错,”劳埃德一想到要不了多久,就有可能宣布破产的好希望股票,急得眼泪都下来了。“看在你我朋友一场的份上,请对我说一句实话,你到底是不是百万富翁?”
  亨利见自己始终无法绕过这个问题,在沉思一阵后,委婉地说:“我身上有那张百万英镑的支票,说自己是百万富翁,那说法是非常恰当的。可如今,那张支票已经不翼而飞,我恐怕不能再算是百万富翁了吧。”
  亨利的话,让劳埃德把《伦敦日报》上的报道联系了起来,他越发慌乱地问:“亨利,这么说,报纸上的报道都是真的,你的支票真的不见了?”
  听到劳埃德的这个问题,亨利的眼睛快速地朝卧室方向瞥了一眼,点点头回答说:“是的,劳埃德,我的支票的确是不见了。”
  “那你应该立即报警,让JC来帮着你寻找丢失的支票。”确认亨利的支票丢失后,劳埃德连忙为他出谋划策:“要不,就去英格兰银行挂失,让他们重新给你补一张支票。这么一来,你就能重新恢复百万富翁的身份,我的好希望股票也能得救了。”
  “对不起,劳埃德。”对于劳埃德提议,亨利苦笑着说:“由于某种特殊的原因,即使支票不见了,我却不能选择报警或到银行挂失。”
  见亨利否决了自己的提议,劳埃德变得心灰意冷,他喃喃地说:“完了,全完了。要是没有那张支票的话,我的好希望就全完了。”
  一听到好希望股票,亨利就想到自己中午曾经去过交易所,当时的价格是30先令。可如今从劳埃德表情看,自己离开后,股价肯定又出现了下跌的情况,他试探地问:“劳埃德,如今好希望股票的股价是多少?”
  “12先令,好希望股票的收盘价是12先令。”劳埃德像一只受伤的野兽般嚎叫着:“假如再这么跌下去,明天我就会宣布破产的。”
  “不会的,劳埃德。”胸有成竹的亨利安慰他说:“你不会破产的,只要你的金矿里发现了金子,你就能赚得盆满钵满的。”
  “可是我今天刚接到南非那边的电话,金矿隧道里发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劳埃德绝望地说道:“至少要好几天的时间,才能绕过那块岩石。可是按照好希望股票的跌势来看,最迟到周五,就会跌到10便士,到时我就只能直接宣布破产,哪怕以后金矿里能找到成吨的金子,都与我无关。”
  亨利不了解这个时代的破产制度,此刻听到劳埃德这么说,不禁暗暗吃了一惊,他脑子里快速地思索起来,觉得必须在明天把一切事情都解决掉,这样才能避免让劳埃德破产的悲剧。主意打定,他抬起头对劳埃德说:“劳埃德,我的朋友,你先回家去吧。我向你保证,你绝对不会破产的,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帮助你。”
  劳埃德失望地摇摇头,他觉得自己也许不该来邦布利斯酒店,白跑了一趟,什么问题都没有能解释。
  “劳埃德,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你明白我的话吗?”亨利冲着劳埃德大声地说:“今天是周三,距离周五还有两天时间,我向你保证,我已经会让你摆脱破产的处境。现在,你安心地回家去吧,等到明天,没准就会有惊喜发生。”
  既然亨利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劳埃德知道自己再留下,也没有什么意思,伸手和亨利握了握,转身走出了蜜月号套间。
  亨利望着劳埃德远去,正准备随手关上房门时,忽然看到劳埃德又调头走了回来。他好奇地问道:“劳埃德,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还有一件事,我忘记问你了。”劳埃德面色苍白地说道:“那些昨天和克拉道格联手吃进好希望的股票经纪们,受各自客户的委托,在下午两点半开始大量抛售好希望股票,导致股价暴跌。但收盘前几分钟,有人在11先令的价位买进了三万股,才使股价勉强守在了12先令的价位。”
  得知有人在好希望股票暴跌时,买进了三万股,亨利惊奇地问:“劳埃德,你知道买进股票的人是谁吗?”
  劳埃德微微点了点头,回答说:“是德·波亨女士。”
  “德·波亨女士?!”
  “是的,是她。我觉得以我和她的交情,她犯不着在这种时候出手来拉抬我的股票。”劳埃德望着亨利问:“我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和波亨女士达成了什么协议?否则她怎么可能在股价暴跌时,果断地买进这么多的股票呢?”
  波亨女士会在这种时候买进好希望股票,大大地出乎了亨利的预料。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波亨女士为什么会在此刻出手,只能如实地回答说:“我前两天的确见过波亨女士,不过我们聊的是别的投资项目,与好希望股票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她今天为什么会买入这么多股票,我还真的不清楚。”
  见从亨利这里问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劳埃德苦笑了一下,用略显沙哑的声音说道:“既然你也不知波亨女士的用意,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告辞!”
  …………
  第二天一大早,邦布利斯酒店来了不少不速之客。他们有的是亨利购过物的商店店主,有的是好希望股票的投资者。虽然大多数人彼此间都不认识,可他们来的目地,都是找住在蜜月号套间的亨利·亚当斯。他们是来要债或者是找亨利讨个说法的。
  等在邦布利斯酒店里的记者,看到慢慢云集的人群,知道这可是一个大新闻,连忙坐在会客区的桌前,奋笔疾书地写了一份快讯,并通过电话发给了编辑部。
  到中午时分,伦敦的各家报社开始大肆宣传这个耸人听闻的消息,印刷厂在疯狂地加印号外,满大街都是报童的叫卖声:“号外,号外,百万英镑的支票只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
  “号外,号外,来自美国的百万富翁其实就是一个身无分文的骗子!”
  “号外,号外,亨利·亚当斯债台高筑,债主云集邦布利斯酒店!”
  报童的喊声,吸引了路过的行人。绝大多数人都会停下脚步,花几个便士从报童的手里,买下刚出炉的报纸,仔细地浏览上面关于亨利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