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36章 新的合作者

  亨利没有吭声,他在心里暗暗为劳埃德默哀,心想:老兄,本来我想带着你飞的,但你偏要去撞墙,既然你非要想撞个头破血流,我就爱莫能助了。反正自己的账户上已经有了七万二千英镑,远远地超出了自己预期,等股价暴跌时,就能逢低买入更多的好希望股票。
  想到三点还要和贝克他们一起写新书,亨利在克拉道格的办公室里并没有停留太长的时间,吃过简单的午饭,拒绝了两人邀请自己去对面交易所看行情的请求,匆匆告辞离开。
  亨利来到路边,正准备拦一辆马车回邦布利斯酒店,忽然看到对面交易所的门口,有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停下,从车里下来一位穿着米色百褶裙,戴着同色蕾丝贵妇帽的女子。她下车之后,转身冲马车夫说了几句,马车夫点点头,便赶着马车离开了。
  亨利看清楚对方是前段时间来拜访过自己的德·波亨女士,连忙隔着马路喊:“波亨女士!波亨女士……”
  但波亨女士显然没有听到亨利的喊声,她只在路边停留了片刻,身影便迅速地消失在交易所的门里不见了。
  望着对面的交易所,亨利忽然想进去和波亨女士打个招呼,虽说上次的会面是不欢而散,但那只是因为自己不想卖镭水这种害人的商品,不等于不想和对方进行合作。既然今天在这里遇上,也算是有缘了,进去和她聊上两句,还可以改善彼此间的关系,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里,亨利快步地穿过了马路,走进了交易所的大门。
  进门后,亨利看到电话亭前围着一群股票经纪人,正在排队打电话,从嘈杂的声音中,他听到不止一人提到“好希望股票”,猜想他们可能正在向自己的客户汇报好希望的行情。
  交易市场里依旧是乱哄哄的,无数的股票经纪人围着不同的圆形交易台,大声地喊着买进或卖出某只股票。而亨利的目光,却在大厅里四处搜寻波亨女士的身影。
  别看大厅里到处是人,但要找到波亨女士,却并非是什么难事。股票经纪人都穿的黑色西服或燕尾服,穿着一条米色百褶裙的波亨女士,站在他们中间,犹如鹤立鸡群一般醒目。亨利很快就发现对方正站在有好希望股票的那个圆形交易台附近,正在和一位股票经纪人说着什么。
  亨利快步地朝波亨女士走过去,距离还有几步远时,他忽然听到波亨女士的嘴里提到了“好希望股票”,连忙停下脚步,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西瓦尔,你是怎么搞的?难道你忘记周五时,我是怎么叮嘱你的吗?”
  “记得,当然记得。”被称为西瓦尔的股票经纪人点头哈腰地回答说:“您说只要发现亚当斯先生沽出手里的股票,就立即把您名下的好希望股票放掉。”
  “那我来问你,如今都是下午市了,为什么还没有放掉?”
  “波亨女士,请您听我解释。”西瓦尔陪着笑说:“虽说亚当斯先生名下的股票,已经全部沽出,但他的合伙人黑廷斯,却一股都没有卖。”
  “亚当斯先生的股票,是在什么价位放出去的?”波亨女士问道。
  西瓦尔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上午好希望股票曾经达到了75先令的价格,克拉道格在74先令的价位放出了两万。”他再度强调说,“卖出的都是亚当斯先生名下的股票,他合伙人黑廷斯一股都没卖。”
  波亨女士朝黑板的位置瞧了一眼,随口说道:“如今是71先令的价位,立即给我一股不留地全部放出去。”
  “可是,波亨女士。”对于波亨的这道指示,西瓦尔有些迟疑地说:“您瞧瞧,如今基本都是买盘,没有卖盘,有传闻说,这只股票到周末能涨到100先令。您要是等到周五再卖,就能赚更多的钱。”
  波亨女士笑道:“西瓦尔先生,这钱恐怕不那么好赚吧?我担心拖到本周五,不光赚不到钱,没准连老本都要赔进去。”
  西瓦尔想了想,也笑了,不过他是苦笑:“波亨女士,您说得对,这只股票的涨势太猛了,没准哪天就会突然出现跳水,到时不光您的盈利没有了,甚至还会亏本。请您在这里稍等片刻,我立即去帮您把股票卖掉。”
  看着西瓦尔离开,亨利上前两步,来到了波亨女士的面前,微笑着招呼对方:“您好,波亨女士,我们又见面了。”
  “啊,原来是您,亚当斯……”波亨刚叫出了亨利的名字,就意识到场合不对,要是周围的那些股票经纪人都知道亨利在这里,很有可能出现场面失控的局面。她连忙压低嗓门,有些惊奇地问:“您怎么在这里?”
  “我随便来看看。”亨利随口回答一句后,反问道:“那您怎么也在这里?”
  “你真是太巧了。”波亨学着亨利的语气,俏皮地说道:“我也是随便看看。”
  “能找个地方谈谈吗?”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稍等片刻。”波亨听出亨利的语气中有和解的成分,便向他解释说:“我的股票经纪人帮我卖票去了,等他确认成交后,我们就可以找个地方坐下聊聊。”
  “波亨女士,我有件事情向请教您。”亨利在看到波亨点头认可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明明这个圆形交易台前,就能成交股票,为何您的股票经纪人却去了别的地方?”
  “交易台这里一般都是小笔成交,”波亨是交易所的常客,懂得东西挺多,听到亨利的疑问,她便主动解释说:“大笔的股票成交,则由专门的交易柜来完成。”
  “波亨女士,”西瓦尔快步地走了回来,笑容满面地向波亨汇报说:“我已经把您的股票在72先令的价格全部放掉了,这下您可以放心了吧。”
  得知自己的股票已经全部放掉,大赚了一笔的波亨女士心情变得越发愉快,她用手朝身旁的亨利一指,问西瓦尔:“西瓦尔,能给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吗?”
  西瓦尔刚刚已经只看到亨利的背影,还以为是波亨女士的某位崇拜者,因为急着报讯,也就没细看。此刻看清楚居然是亨利·亚当斯,不禁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过了好一阵,才毕恭毕敬地说:“有的,波亨女士,你们可以到我的办公室去。”
  西瓦尔带着亨利和波亨两人离开交易所,来到旁边自己的办公室。西瓦尔的房间和克拉道格的办公室比起来,可以用寒酸来形容。这是一个没有窗户的小办公室,就算亮着灯,亨利依旧觉得室内的光线有点暗。屋里摆着两张办公桌和两张椅子,其中一张桌子的背后还坐着一个人。看到西瓦尔带着人进来,坐在办公桌后的人连忙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和西瓦尔打了个招呼。
  “你先出去吧。”西瓦尔对那人不客气地说:“我们有事情要谈。”
  谁知,西瓦尔刚把自己的助手打发出去,正准备讨好波亨女士时,却听到自己的主顾对自己说:“还有您,西瓦尔先生,请您也出去吧。”
  “亚当斯先生,请坐吧。”等把西瓦尔也轰出去后,波亨女士绕过办公室,坐在椅子上,用手指着另外一张空着的椅子,对亨利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地谈一谈。”
  亨利之所以会主动找波亨女士,是因为他考虑到自己假如将来要在实业方面有所发展的话,对方的人脉没准能给自己提供一定的帮助。他在另外一把椅子上坐下后,微笑着对波亨女士说:“是的,波亨女士,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地谈谈,寻找共同点,开展一种可以双赢的合作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