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24章 亨利的名声

  在返回邦布利斯酒店的马车上,劳埃德哭丧着脸对亨利说:“亲爱的亨利,我今天到这里来见你,是我遇到了危机,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劳埃德,说说看,你遇到什么样的危机?”
  “亨利,我刚刚在公爵府时就已经说过,我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投资了一家金矿。”劳埃德忧心忡忡地说:“可是开采了半年多时间,却一直没有挖出金子。不久前,因为缺乏资金,整个金矿的开采工作不得不停了下来。假如我在下周五之前,找不到足够的资金,我可就要彻底破产了……”
  和劳埃德的忐忑不安相比,亨利就显得格外平静。他很清楚后世的约翰内斯堡被誉为黄金之城,也称为被金矿包围的城市。该城市的黄金产量占整个南非的80%,不光是南非最大的城市,也是世界最大的黄金矿藏区。只要劳埃德没有被衰神附身,那么他的金矿挖出黄金只是迟早的事情。
  见亨利一直笑而不语,劳埃德的心情变得更加惶恐不安。对他来说,亨利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假如不能从这里获得帮助的话,他就将面临破产的命运。
  劳埃德刚讲完他的故事,车夫就停下马车,扭头对劳埃德说:“黑廷斯先生,邦布利斯酒店已经到了。”
  亨利站起身,对六神无主的劳埃德说:“劳埃德,我们已经到了,到我的房间去喝一杯,如何?”
  “非常乐意接受你的邀请。”劳埃德得到了亨利的邀请,不禁喜出望外:“我们都好多年没坐在一起喝过酒了。”
  来到房间后,亨利倒了两杯红酒,将其中的一杯递给了劳埃德,说道:“我很好奇,假如我刚刚直接离开了公爵府,你会到这里来找我吗?”
  “这是当然的,亨利。我如今遇到了困难,需要得到你的帮助,把我从破产的边缘解救出来。”劳埃德心有余悸地说:“刚刚在公爵府里,我发现你忽然不见了,还真有点慌神。对了,你当时到什么地方去了?”
  亨利回想到花园里所发生的一切,嘴角的笑意就遏制不住:“我和一位最美丽的姑娘在花园里约会。”
  听到亨利这么说,劳埃德先是一愣,随后就回过味,试探地问:“是绍勒迪希公爵夫人的侄女波西娅吗?”
  “是的,正是他。”
  劳埃德确认自己的猜测后,连忙放下手里的酒杯,向亨利伸出一只手,态度真诚地说:“恭喜你,亨利。只要你和波西娅小姐结了婚,你就能成为贵族。请接受我的祝贺!”
  “谢谢!”亨利笑着和劳埃德握了握手,说道:“我们还是继续谈你的金矿吧。”
  “对对对,我们继续谈金矿,我的好希望金矿。”劳埃德连忙拉着亨利在长沙发上坐下,从皮包里掏出一块矿石,递给了亨利,嘴里说道:“你瞧瞧,这就是从金矿里挖出来的矿石,我们的矿井只需要再向前掘进五十英尺,就能找到黄金,成吨成吨的黄金。”
  亨利是个外行,这块矿石在他看来,和普通的石头差不多,他随手掂了掂,便放在沙发的扶手上,笑着对劳埃德说:“那我恭喜你,只要再向前掘进五十英尺,你就能发大财了。”
  “亨利,我现在没钱了。”劳埃德站起身,欠身对亨利说道:“我曾经向很多人求助过,但都被他们拒绝了。如今能救我的人,就只有你了。”为了打动亨利,他又补充说,“我们虽说多年不见了,可不管怎么说,我们两家都是世交,我是绝对不会害你的。”
  “可是,劳埃德。”亨利故作为难地说:“我如今也拿不出资金来帮助你啊。”
  听到亨利这么说,劳埃德的眼睛里闪过了希冀的光芒:“亨利,你放心。我来找你,并不是要你出钱。”
  “哦,不要我出钱?”亨利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问道:“那你想要什么?”
  劳埃德没有立即回答亨利的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亨利,我想问问,你相信我吗?”
  亨利微笑着回答说:“既然我的父亲信任你,那我也同样会信任你。”
  亨利的回答,让劳埃德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既然你信任我,那么,亨利,我只需要借用一下你的名声。只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我的名声?”亨利哑然失笑,说道:“只要你觉得有用,那就请随便用吧。但我想不出,我的名声对你的金矿能起什么作用呢?”
  “当然有用。”劳埃德高兴得两手紧紧握着亨利的手,连声道谢:“百万富翁的名声能救我的命,把我从破产的边缘解救出来。放心吧,亨利,我不会让你白干的,我会让你得到应有的好处。”
  亨利记得在电影里,劳埃德以亨利的名义,用保证金购买了两万股好希望股票。由于股民被亨利百万富翁的名头所吸引,纷纷跟投,使濒于崩盘的好希望股票一飞冲天。想到这里,他试探地问:“劳埃德,你能告诉我,你打算如何使用我的名声吗?”
  “我打算明天去交易所,用你的名义购买好希望股票。”劳埃德饶有兴趣地说:“我相信,只要股民得知你投资了好希望股票,他们就会纷纷跟投,到时我的股票就能大涨。这样一来,我就能募集到足够的资金,来重新启动南非金矿的开采工作。”
  “劳埃德,我能问一问。”一听劳埃德提到股票,来自后世、有着丰富炒股经验的亨利就来了兴趣:“你的股票上市时的开盘价是多少,今天的收盘价又是多少?”
  听亨利如此娴熟地使用证券术语,劳埃德不禁楞了片刻,但他很快就恢复正常,如实地回答说:“股票上市时,开盘价是15先令,但由于买入者寥寥,股价一直在不停地下跌。今天的收盘价,是2先令9便士。”
  “从15先令跌到2先令9便士,跌得可真够惨的。”
  劳埃德的笑容一下就凝固了,脸拉得老长老长。他从兜里掏出一张手绢,不停地去擦拭额头渗出的冷汗。
  见把劳埃德吓坏了,亨利连忙站起身,把一只手放在对方的肩膀上,笑着说:“劳埃德,我想你一定见过弹簧吧?向下压的力量越大,弹簧反弹的力量就越大。股票也是同样的道理,一支不断下跌的股票,如果受到重大利好消息的刺激,一定会走出一波疯狂的上涨行情。”
  “亨利,”亨利的这番话,把劳埃德说得有些傻眼了,他呆呆地问:“你以前炒过股吗?”
  “我曾经接触过股票。”亨利面不改色地说道:“我以前曾经跟父亲去过纽约证券交易所,在那里买卖过股票,还小小地赚了一遍。”
  对于亨利的这种说法,劳埃德是深信不疑。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是1811年成立的,到现在也有近百年的历史了,有钱人去里面炒炒股票,玩玩期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原本还担心亨利反对自己用他的名声去买股票,此刻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悬在心头的巨石终于顺利地放下了。
  劳埃德对亨利说道:“亨利,明天股市开盘前,我就去找股票经纪克拉道格先生,让他以你的名义买进股票……”
  “不用那么着急。”亨利摆摆手,胸有成竹地说:“我看,等下午开市后再去也不迟。”停了片刻,他又补充说,“如果你觉得方便的话,我想和你一起去。”
  “方便方便。”劳埃德本来觉得自己去交易所,说帮着亨利购买股票,还缺乏足够的说服力,如果亨利真的愿意和自己一起前去,那么势必会刺激到股票的大涨,便忙不迭地答应了下来:“亨利,明天中午我过来陪你吃午餐。吃完午餐之后,再一同去股票交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