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61章 卖火柴的小兄妹

  晚餐过后,亨利、波西娅和安妮坐进了公爵府的马车。安妮对马车夫大声地说出了要去的地方后,便“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安妮。”马车启动后,波西娅问安妮:“今晚有什么新的电影上映吗?”
  “没有,还是以前放的那几部。”安妮板着手指如数家珍地说:“就是《工厂大门》、《水浇园丁》、《火车进站》、《纸牌》、《出港的船》那几部。”
  “哦,还是那几部啊。”听说没有新电影,波西娅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亨利,”安妮一口气说完影院里播放的那些电影名字后,意犹未尽地对亨利说:“我给你介绍了一下电影情节吧。先说说《工厂大门》,演的是工厂下班的故事,只见工厂大门徐徐打开,一群头戴缎带纽结羽帽,身穿紧身上衣和曳地长裙,腰系围裙的女工首先走出,接着一群手推自行车的男工,跟在她们的后面走出来。这些人走路一蹦一蹦的,看起来可逗了。”
  亨利心里很清楚此刻的电影技术还非常落后,拍出的电影效果对来自后世的他来说,简直是惨不忍睹。但为了让波西娅和安妮开心,他还是装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安妮介绍完《工厂大门》,又继续说道:“亨利,我再给你讲讲《水浇园丁》吧,也是特别搞笑的……”
  “安妮,别再说了。”波西娅开口打断了正处于亢奋状态的安妮,不想她再继续剧透下去:“你把剧情都说完了,待会儿还有什么看头?”她转过头笑着对亨利说,“安妮就是这样的,话特别多,一会儿都闲不住。”
  “亨利,你别听波西娅的。”安妮不服气地说:“我这段时间待在庄园里,没有陪我说话,实在憋坏了。如今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自然要一口气说个够。”
  三人正说着话,马车忽然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安妮探出头问马车夫:“为什么停车!”
  “安妮小姐,”马车夫回答说:“前面好像出车祸了,围了一堆人,我们的马车过不去。”
  “出车祸,我要去看看。”安妮说着,就推开车门跳到了街面上。
  “回来,安妮回来!”波西娅见安妮下了车,连忙冲着她叫了两声,谁知安妮好像没听见似的,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看到波西娅一脸担忧的样子,亨利连忙对她说:“波西娅,别担心,我们下车去把她找回来吧。”边说边拉住了波西娅的手,准备牵她下车。波西娅没有反对,顺从地跟着下了车。
  亨利站在马车旁,借助路灯的照明,看到前方十几米处,停着孤零零的一辆马车,马车前还围了一大群人,正好挡住了自家马车的去路。为了搞清楚出了什么事情,他对波西娅说了一句:“走,我们也过去看看。”
  来到了前方的马车旁,亨利看到了正在站在人群边看热闹的安妮,便用手一指,对波西娅说:“安妮在那里,我们过去吧。”
  “安妮,”亨利拉着波西娅挤到了安妮的身边,好奇地问:“出什么事情了?”
  安妮朝地上努了努嘴,说道:“有一个小男孩被马车撞了。”
  亨利朝地上望去,只见两匹拉车的驽马前方,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正躺在一片血泊之中,他的身边丢着一个灰色的帆布袋,很多火柴盒撒落四周。另外还有一名五六岁的小女孩,正跪坐在男孩的面前发呆。
  “啊!”波西娅看到躺在血泊的男孩,本能地尖叫了一声,转身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亨利慌忙把她搂在怀里,从她紧绷的身体,亨利明白波西娅是被吓坏了,连忙用手轻轻地拍打她的后背,以缓解她的紧张情绪,嘴里还不断低声地说:“别害怕,波西娅,别害怕,没事的。”
  过了好一阵,波西娅终于从惊恐中清醒过来,她战战兢兢地问:“那个孩子怎么样了,还活着吗?”
  亨利隐约看到孩子的胸腹部还在不停地起伏,应该还有呼吸。他冲着旁边一位看热闹的路人问道:“先生,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两个孩子都是卖火柴的。”路人回答说:“男孩是哥哥,女孩是妹妹。不久前,男孩从路对面跑过来时,没有看过驶过来的马车,就直接被撞倒了。”
  亨利看到男孩躺在地上,他的妹妹跪坐在一旁,似乎被吓傻了。而肇事的马车夫却不见人影,连忙大声地喊道:“马车夫,马车夫在什么地方?”
  “我在这里。”一个满脸横肉的大胡子走了过来,恶声恶气地问:“这位先生,您有什么事情吗?”
  “你的马车把孩子撞倒了,为什么不送他去医院?”亨利指着地面的男孩,厉声地问道:“难道你准备眼睁睁地看着他死掉吗?”
  “这不是我的责任。”大胡子一脸无奈地说:“我的马车是在正常行走,他忽然从旁边冲出来,我想勒住驽马也来不及了。”
  “就算不是你的责任,你也应该把他送到医院去啊。”亨利怒气冲冲地说:“你没有看到孩子流了这么多血,再不送医院的话,恐怕就活不成了。”
  “医院的费用太贵,我可负担不起。”大胡子嘟囔道:“还是等警察过来处理这件事吧。”
  “等警察过来,这孩子恐怕就不行了。”亨利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你立即把他送到附近的医院去。”
  “我没钱。”大胡子没好气地说:“如果你肯为这孩子出医疗费的话,我可以送他去医院。”
  “好,我来出钱。”亨利提高嗓门说道:“你现在把孩子抱上车,立即送往医院。”
  大胡子把搂着波西娅的亨利上下打量一番后,虽然觉得此人穿着得体,看起来像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但真要把孩子送到医院抢救,他嫌费用太高而反悔,自己该怎么办?
  见大胡子迟迟没有动静,亨利急了:“你怎么还站着不动。”
  “这位先生,”大胡子有些迟疑地说:“也许您是看到孩子受伤,起了善心。但我担心待会儿到了医院,医生所说的费用太高,您就会反悔。”
  “我会反悔?!”亨利冷笑着放开了波西娅,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既然我承诺了会支付所有的医疗费用,那么就会说到做到的。我亨利·亚当斯说话,还从来没有不算数的”
  “亨利·亚当斯?”听到亨利自报家门,人群里传来了惊呼声:“是那位来自美国的百万富翁吗?”
  有在报纸上见过亨利照片的路人,慌忙凑近亨利,仔细地打量他,“没错没错,他真的是亚当斯先生,那位来自美国的百万富翁。”
  还有见多识广的路人,看到停在不远处的公爵府马车,也叫了起来:“那边停着的马车车厢上,有绍勒迪希公爵的徽章,他身边的这位女士,应该就是波西娅小姐。”
  安妮听到有人认出了自己带徽章的马车,连忙也大声地喊:“没错,我可以证明,他就是来自美国的百万富翁亨利·亚当斯,旁边的是我姐姐波西娅。我是公爵的女儿安妮。”
  大胡子确认面前站着的人,就是亨利时,连忙躬身行礼,连声说道:“亚当斯先生,我这就把孩子送到附近的医院。”说完,转身跑到马车前,双手把躺在血泊里的男孩打横抱了起来。
  亨利也上前把女孩抱了起来,跟着大胡子上了马车,把女孩放在座位上,随后探出头,对站在车下的波西娅和安妮说道:“我跟着车夫送孩子去医院,你们两人坐马车跟着来。”
  “好的,亨利。”波西娅连忙答道:“我让车夫跟着你们的车走。”说完,一手提着裙子,一手牵着安妮就朝自家的马车小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