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23章 波西娅的表白

  一轮皎月挂在空中,亨利站在阳台上,可以看清楚花园里的草地、花坛,以及远处的一个喷泉。而早出来的一步的波西娅,此刻正站在喷泉旁。
  亨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一旁的楼梯下了阳台,朝波西娅所在的位置走过去。
  “亨利,你来了!”看到亨利走到自己的面前停下,波西娅微笑着问。
  “波西娅!”亨利低头望着美颜不可方物的波西娅,伸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臂,有些魂不守舍地说:“月光下的你是如此的美丽,美得让我入迷。”
  “亨利,”听到亨利对自己的赞美,波西娅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害羞地说:“你把我叫到花园里,只是为了称赞我的美丽吗?”
  波西娅的话,让亨利从失神状态中清醒过来。他想到自己把波西娅叫到花园,可不是为了谈情说爱,而是要告诉她,自己并不是真正的百万富翁。他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词汇,开口说道:“波西娅,和你单独在一起,我感觉很紧张,藏在心里的话不知该从何说起。”
  听到亨利这么说,波西娅的心里发生了误会,她以为对方准备向自己表白,连忙微微一笑,“在如此美丽的夜色中,语言好像是很多余的。”
  “是啊。”亨利机械地回答一句后,继续说道:“可是,我把你叫到这里来,是有一件心事要向你表白,但是很难说出口。”
  亨利说话吞吞吐吐,让波西娅的误会进一步加深,她仰头望着亨利,用鼓励的语气说:“没错,有些话的确很难说出口,但你请放心说吧。”
  “我担心,我所说的话,你听了也许会不高兴的。”
  “我的回答,一定会使你非常满意的。”
  亨利忐忑不安地说:“如果你真的能这样就好了。”
  “我能。”波西娅自信地说道:“我想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亨利听后吃惊地问:“什么,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是的,我想我早就知道了。”波西娅说到这里,再次害羞地低下头:“其实,我也有件心事要向你表白,但是很难说出口。”
  “波西娅。”亨利听到这里,终于明白波西娅误会了,正想解释的时候,却被对方抬手打断了。
  “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思,其实我也喜欢你。从你进入我姑姑家,我看到你的第一眼那刻开始,我就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你。”波西娅仰起头,红着脸大胆地问:“你不会认为我不稳重吧,会吗?”
  亨利听到波西娅对自己的大胆表白,哪里还顾得上说自己不是百万富翁的事。他张开了双臂,把波西娅搂在了怀里。他搂得那么紧,紧得让她感到难以呼吸。紧接着,他的嘴唇吻在了她的额头,接着又是鼻子、脸颊和嘴唇。
  波西娅在亨利的热吻中颤抖,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一种让她迷醉的感觉。就在她准备用嘴唇回吻他时,却不合时宜地传来了公爵夫人的喊声:“波西娅,波西娅你在哪里?还有亚当斯先生呢?黑廷斯先生找他聊天。”
  波西娅猛地清醒过来,她轻轻地推开了亨利,歉意地说:“亨利,姑姑在叫我们。我们需要立即回到客厅去,否则她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的。”
  “等等,波西娅。”波西娅牵着亨利的手,准备重新返回客厅时,清醒过来的亨利叫住了她:“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告诉你。”
  “亨利。”心情大好的波西娅再次打断了亨利后面的话:“有些话,我们可以找别的时间说,现在我们要尽快赶回客厅去,否则我姑姑该着急了。”
  亨利担心错过了今晚,下次要再找合适的机会,恐怕就要等到猴年马月了。他有些着急地说:“波西娅,你可以等我说完了,再回客厅也不迟啊。”
  波西娅微笑着摇摇头:“亨利,明天下午我们去海德公园划船好吗?你有什么话,到时再慢慢说也不迟。”
  “好吧,”亨利思索了片刻,便同意了波西娅的提议:“明天在海德公园划船时,我再告诉你也不迟。”
  两人重新回到客厅时,公爵夫人立即迎上来,抓住波西娅的手焦急地问:“波西娅,我到处在找你,你去什么地方了?”
  “我觉得客厅里有点闷,便和亨利到花园里去散了一会儿步。”波西娅回答完公爵夫人的问题后,礼貌地问:“姑姑,您有什么事情吗?”
  “我这里有点事情,需要你来处理。你跟我来吧。”公爵夫人拉着波西娅走了几步,忽然意识到亨利还站在旁边,连忙停下脚步,歉意地说:“亚当斯先生,我和波西娅有点事情要处理,失陪了。”
  望着波西娅远去的背影,亨利的心里感到了一丝失落。他暗暗地想道:假如明天波西娅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百万富翁,她还会对自己一往情深吗?
  “亨利。”正当亨利神游时,一个声音让他回到了现实。他扭头一看,原来是劳埃德·黑廷斯,只见对方陪着笑说:“我还以为你先离开了,正准备前往邦布利斯酒店拜访你呢。”
  亨利知道面前这位光头的劳埃德,就是电影里让亨利发了一笔大财的人,因此对他颇有好感。等对方一说完,便微笑着回答说:“劳埃德,你和我的父亲是好朋友,我还没有来得及和您叙旧,怎么能随便离开呢。”
  见亨利对自己的态度如此友好,劳埃德不由喜出望外。他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忽然意识到有些话要这个环境里不适合,便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而是谨慎地说:“亨利,我们都好几年没见了,要说的话很多,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完的。你看,我们是不是回邦布利斯酒店,到时我再把自己的心里话对你说说?”
  “好吧。”亨利也觉得在绍勒迪希公爵的府上不适合谈重要的事情,便同意了劳埃德的请求:“那我们现在就回邦布利斯酒店吧。不过我要与公爵和公爵夫人打个招呼,才能和您一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