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04章 前鞠而后恭的裁缝

  亨利重新回到刚刚的那栋房子前,在摁门铃之前,他看到门边的墙上钉着一个小木牌,上面写着“勃兰特广场47号”。记住这里的地址后,亨利伸手摁响了门铃。
  短暂的等候之后,紧闭的橡木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亨利认识的那位叫詹姆斯的男仆出现在门口。“你好,詹姆斯。”亨利礼貌地和对方打着招呼:“你还记得我吗?”
  “是的,亚当斯先生。”詹姆斯微微欠了欠身,毕恭毕敬地问道:“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请问你的主人在吗?”
  “他们不在,他们到国外去了。”詹姆斯面无表情地说:“对不起,亚当斯先生,假如您有事情找他们,请一个月以后再来。”说完,不等亨利再说什么,他便退回了屋里,随手关上了房门。
  确认克拉利克和奥利弗两人已经离开了伦敦,亨利的心里不禁暗松一口气,这么一来,自己就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这张支票了。
  他在路边找了一个台阶坐下,从兜里掏出了信封,从里面抽出了克拉利克给自己的信纸。只见上面用漂亮的字体写道:“支票只能借你使用一个月,如果你能按期归还的话,我可以为你安排一个满意的工作。”后面没有签名,也没有日期,看得出是早就准备好的。
  亨利把信纸塞进了兜里,起身回想接下来的剧情。电影里是一阵风吹过来,把支票吹走了,男主追了一路,最后在一家裁缝店前追到了支票。若是自己生搬硬套剧情,让风把自己的支票吹走,中途出点什么意外,风把支票吹没了影,自己到时可就乐极生悲了。
  正左右为难之际,亨利忽然想到了一个细节,风把支票吹到了隔壁的窗口,男主爬栏杆去捡支票,还把衣服刮破了一个口子,当时墙上好像出现了一个45的数字。如果自己没有理解错的话,应该是勃兰特广场45号。
  想到这里,亨利连忙起身四处张望,很快发现45号就在自己左手边,他不禁喜出望外,连忙沿着街道朝前走,去寻找那家对自己有莫大帮助的裁缝店。
  裁缝店所在的位置,比小饭馆更远,亨利足足走了二十分钟,才看到路边有一家裁缝店,门口钉着一块铜质的铭牌,上面写着:1778年开业的老牌裁缝店。
  确定这就是自己要找的店铺,亨利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他迈步走上台阶,伸手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亨利就看到正对着门的位置,摆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一位表情忧郁、穿着黑色外套的中年人,正在一块摊放在桌上的布料上,用直尺和画饼画衣服的样子。门左侧的柜台前,站着两个人,一位穿着灰色礼服,戴着一顶同样颜色的礼帽,正拿着一件马甲在仔细地察看阵脚;他的对面站着一位秃头、穿着黑色西服的小老头,正在小声地向他介绍着什么。
  亨利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后,径直来到那位画衣样的中年人面前,礼貌地说:“您好,我想买一套成品衣服。”
  中年人听到亨利说话的声音,茫然地抬起头,看了好一阵,才朝旁边一指:“您去那里问问吧。”
  亨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墙边还有一个柜台,一名留着两撇胡子的中年人,正在把堆在柜台上的衣服叠整齐,然后放到身后的货架上。亨利走到他的面前,冲他点点头,客气地说:“您好,我想买一套成品的衣服,一套能穿出去的衣服。”
  那人快速地抬头看了一眼亨利,朝左侧一个被布帘挡住的位置一指,面无表情地说:“您到那里面去问问,里面有您想要的衣服。”
  亨利撩开布帘,顺着楼梯走进了摆放成品衣服的房间,看到一名年轻的裁缝,正坐在桌边低头看着什么,一边看还一边哼着小曲。“劳驾!”亨利走到年轻裁缝的面前,微笑着说:“我想买一套成品衣服。”
  年轻的裁缝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话,抬头一看,居然是一个衣着寒酸的高个子年轻人,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他随口说了一句:“有的,我们这里的衣服包您满意。”说着,他站起身,走到一个挂满衣服的落地挂衣架前翻找起来。
  亨利也走到了挂衣架前,客气地问:“我想你们这里可能有客人定做,但一时还不会取走的衣服吧?如果有可能的话,可以先卖给我。”
  “您听着,先生。”年轻裁缝一边翻找衣服,一边头也不回地说:“既然是别人定做的衣服,就算他暂时没来取,我们也不能随便卖给别人,这涉及到一个诚信问题。”
  亨利在选衣服的同时,原本站在门口和顾客说话的秃头,走到了留两撇胡子的中年人身边,低声对他说:“告诉托德,快点把这个寒酸的穷鬼从侧门打发出去。”
  “好的。”中年人连忙答应道:“我马上告诉他。”
  年轻裁缝从挂衣架上摘下一套细格子西服,塞进了亨利的手里,嘴里说道:“先生,请您试试这一套。”
  亨利脱下身上的旧外套,穿那件西服时,随口问了一句:“这衣服如今在英国流行吗?”
  “这还用说么,先生。”年轻裁缝看着眼前的顾客穿着寒酸,心里自然看不起对方,因此敷衍说:“这套衣服可是今年英国最流行的款式。”
  年轻裁缝刚说完,就听到身后有人在咳嗽,连忙扭头望去,见留胡子的中年人朝他招手,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他连忙跑过去,低声地问:“什么事?”
  中年人低声地说:“托德,里德先生让我告诉你,快点把这人从侧面打发出去,免得影响店里的其他顾客。”
  被称为托德的年轻裁缝听后不悦地说:“我长着眼睛呢,我知道该怎么做。”
  托德重新回到了屋里,见亨利已经把衣服裤子都穿好了,便直截了当地问:“怎么样,先生,您对这套衣服还满意吗?”
  “我觉得这衣服有点紧。”亨利把西服穿在身上后,感觉有些紧绷绷的,深怕一用劲,就把什么地方的线缝崩开:“能给我找一套更大一点的吗?”
  “先生,只有这套衣服是最适合您的。”托德在亨利的身后撇了撇嘴,不耐烦地说:“您对尺寸真是太挑剔了。”
  “好吧,我就要这套了。”亨利不想和这种小人物计较,便干脆地说:“请告诉我这套衣服需要多少钱。”
  “八先令,先生。”托德听到亨利问价,立即毫不迟疑地喊出了一个比较高的价格,并假模假样地说:“我给您把衣服包起来吧。”
  亨利考虑自己身上的衣服太破旧,身上这套西装虽说不太合体,但不管怎么说,都是新衣服,便主动说道:“不用,我就穿着走吧。”
  看着托德在小本子上记录什么的时候,亨利用商量的口吻对他说:“我想问问,我能过一段时间再付款吗?要知道,我凑巧身上没有带小一点的零钱。”
  听到亨利说要延期付款,托德的脸上露出了冷笑,用嘲讽的语气说:“先生,我并不认识您是谁,而且您也从来没有光顾过我们的,所以延期付款是不可能的。我想,像您这样的人,身上多少总会带点钱吧。就算是大面值的钞票,我们也能给您找开的。”
  托德刚刚喊价时,比实际价格高出了不少。按照他的想法,像亨利这样的穷酸,身上肯定没有几个钱,等付款时自己还可以对他冷嘲热讽一般。
  亨利听托德这么说,忍不住笑了。他从衬衣的口袋里掏出了那张百万英镑的支票,朝托德递过去,嘴里说道:“既然您这么说,那么就请找钱吧。”
  托德不以为然地接过支票,很随意地看了一眼。但这一看,他的目光就再也不能从支票上移开,在心里默默地数完支票上的零以后,托德顿时傻眼了,他做梦都没想到,被自己看不起的穷酸顾客,身上居然会有一张百万英镑的支票。自己得罪了这么一位有钱人,将来的下场一定会非常悲惨,一想到这里,托德就忍不住抹去了眼泪。
  而待在店里的老板里德,见托德迟迟没有将那位寒酸的顾客打发走,心里觉得挺纳闷的,便走进来看个究竟。一进门,就看到自己手下的小裁缝托德,正在那里抹着眼泪,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心里不免有些起火,便提高嗓门问:“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亨利认定来人是老板,便主动说道:“我是想让你们找钱。”
  “快点,托德。”得知原来是顾客等着找钱,里德便催促小裁缝:“快点把钱找给他。”
  托德将手里的支票递给了里德,抽泣着说:“您找给他吧。”
  里德接过支票,随便地看了一眼,便伸手准备从兜里掏钱出来找钱。没等把钱掏出来,他忽然浑身一哆嗦,停止了掏钱的动作,又快速地把支票举到了眼前。这次,他是彻底看清楚了,自己手里拿着的不是一般的大面额钞票,而是一张面值百万英镑的的支票,顿时冷汗都下来了。
  看着手里的这张百万英镑的支票,店老板里德立即做出了一个判断: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富翁,而且还是特别有钱的富翁,否则身上怎么会带着这种仅仅发行了两张的百万英镑支票呢?这种人不光不能得罪,反而要好好地拉好关系,对自己的生意是非常有帮助的。
  想到这里,里德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托德这个没有眼力劲的小裁缝,心想假如这位富翁因为不满意,而向自己提出抗议的话,自己会立即让托德卷铺盖滚蛋,他差点让自己错过了这么一位有钱又有身份的大主顾。
  里德在这么想的时候,完全忘记亨利在进店后,是自己吩咐人让对方快点把亨利打发走的。如今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这个小裁缝无疑成为了最佳的替罪羊人选。
  里德回过神之后,,立即冲着托德吼了起来:“你这个傻瓜,天下最大的傻瓜,居然把这位尊贵的先生领到这么糟糕的地方。”双手捧着支票递还给亨利后,又手忙脚乱地帮着亨利脱掉不合适的西服,陪着笑说:“先生,请快点脱下来吧,这衣服该扔进垃圾堆了。”
  西服脱下后,里德随手搭在了自己的臂弯上,冲着小裁缝低吼了一声:“快点把杰克叫过来帮忙。”等托德神情慌张地跑出房间后,里德对亨利躬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献媚地说:“先生,这边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