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41章 各方的反应

  对于亨利接受了《伦敦日报》采访一事,劳埃德是毫不知情。第二天他早早地来到了克拉道格的办公室,想知道有没什么可以支持股价继续上涨的内幕消息。
  看到劳埃德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克拉道格连忙站起身,笑容满面地说:“早上好,黑廷斯先生!您来得真巧,我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您。”
  劳埃德是克拉道格办公室里的常客,他摘下帽子,往衣帽架上一挂,笑着问道:“克拉道格先生,不知是什么好消息啊?”
  克拉道格给劳埃德倒了一杯红茶,随后在办公桌的另一侧落座,得意洋洋地说:“我昨晚和那些联手吃进好希望股票的股票经纪们商议了一下,准备今天继续推高股价。若是您的金矿能在这两天发现金子,我们就可以顺势而为,在周五时把股价推高到100先令的价位。”
  “克拉道格先生,你确定在周五,就能让股价达到100先令?”
  “是的,黑廷斯先生。”克拉道格自信地回答说:“好希望股票的总股本是270万股,如今我们已经控制了三分之一,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推高股价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劳埃德听到克拉道格这么说,兴奋地直搓手:“如果股价真的能站上100先令,我不光可以还清银行的全部欠款,还能狠狠地赚上一笔。”
  “克拉道格先生,克拉道格先生。”两人正相谈甚欢,忽然克拉道格的助手撞开了房门,如同一阵风似的闯了进来,嘴里叫道:“不好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镇定,镇定。”克拉道格不满地看了自己助手一眼,板着脸说:“难道你不知道,作为一位未来的股票经纪人,时刻保持镇定,是一种基本的职业素养吗?”
  挨了训的助手低下头,红着脸答道:“我知道了,克拉道格先生。”
  克拉道格见自己的助手已经承认了错误,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问道:“你进来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助手把手里的一份《伦敦日报》放在桌上,对克拉道格说:“克拉道格先生,头版有关于亚当斯先生的报道,我担心会引起恐怕会引起好希望股票的暴跌。”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报道?”克拉道格拿起报纸,随口说道:“居然能引起股价暴跌?”
  坐在对面的劳埃德,听说报纸上有关于亨利的新闻,连忙催促克拉道格:“克拉道格,快点念来听听,到底是什么事儿?”
  克拉道格看清楚头版的标题后,不禁浑身一震,连忙看下面的内容。看了几行后,他而定脸色变得铁青,听到劳埃德叫自己念出来,有些尴尬地说:“黑廷斯先生,您真的想让我把报道念出来吗?”
  “没错。”劳埃德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想听听,报纸上是如何报道我的朋友亨利。”
  “好吧,黑廷斯先生。”克拉道格见劳埃德坚持要听报纸上的报道,只能硬着头皮念道:“标题是《百万英镑的秘密》,近来因为有谣传,说亨利·亚当斯那张百万英镑支票已不知去向,本报主编亚摩斯先生亲自前往邦布利斯酒店采访。当要求看他的支票时,他却装模作样地东寻西找,但始终拿不出来。当主编向他建议报警或者联系银行时,他又态度坚决地拒绝了这种有效的解决办法。……为了英美两国的友谊,亚当斯先生应该要尽快设法澄清此事。……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伦敦社交各界对这位臭名昭著的美国来客大开方便之门。”
  “这不可能,”劳埃德听到这里,探身一把抢过了克拉道格手里的报纸,咆哮着:“肯定是报纸搞错了,亨利怎么会是个骗子呢?”
  但他看清楚头版上的亨利照片后,从怀疑变成震惊,再变成绝望,最后变成了万念俱灰。他原本微微前倾的身躯一下子好像失去了支撑,往后一倒,瘫在了椅子上。嘴里念叨着:“完蛋了,这次我彻底完蛋了。我的一切都投进了好希望股票,如果股价真的暴跌,那我可就全完了。”
  “黑廷斯先生,”克拉道格挥手让助手离开后,谨慎地问:“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如果亚当斯先生真的是个骗子,那么就算我们手里握有三分之一的股票,恐怕也没有办法止住股价的下跌。”
  劳埃德扶着桌子站起身,喃喃地说道:“不行,我要亲自去找亨利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知他刚走两步,就觉得眼前一黑,便直挺挺地摔倒在地上。
  “来人啊!”看到劳埃德摔倒,克拉道格立即冲到他的身边蹲下,冲着关着的房门喊了一嗓子。等助手进来后,他立即吩咐对方:“黑廷斯先生晕倒了,快点找个医生来。”
  与此同时,在绍勒迪希公爵的府邸。
  公爵夫人在餐桌上,对着大家读完了关于亨利的报道后,绍勒迪希公爵皱了皱眉头,不满地说:“真是没想到,亨利·亚当斯居然是一个骗子,而我们却经常请他来做客。”
  公爵夫人的母亲听后,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常说,你们真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上当受骗。”
  被自己母亲教训的公爵夫人没敢反驳,而是吩咐一旁伺候的男仆查尔斯:“查尔斯,从现在开始,再也不准他跨进我们家的大门半步。”
  “是,公爵夫人!”
  “很好,夫人。”公爵也附和道:“你做出了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公爵夫人的母亲也说:“这就对了,早就应该和这种骗子断绝往来了。”
  而波西娅在听完关于亨利的报道后,整个人都呆了。她此刻才意识道,亨利当初对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为了考验她而编出来的谎话。就在这时,她听到公爵夫人在说:“还是波西娅的观察力强,早就发现亚当斯是一个骗子,并果断地断绝了和他的交往。否则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们和这种骗子成为亲戚后,会被伦敦各界如何嘲笑……”
  波西娅放下手里的餐具,站起身,用双手提着裙子的两边,快步地跑出了餐厅。公爵望着她的背影,摇着头说:“女人真是不可理喻,她不是说早就和亚当斯断绝一切关系了么?怎么一听到亚当斯的新闻,会表现得如此失态。”
  公爵夫人看到波西娅离开,心里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她觉得波西娅有可能会跑去找亨利。便站起身对其他人说道:“为了我们家族的名声,必须阻止波西娅和亚当斯有任何形式的交往。你们慢慢吃,我先去看一下波西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