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40章 《伦敦日报》主编

  好希望股票在收市时,股价稳稳地站在了40先令的位置。
  劳埃德兴奋地对亨利说:“亨利,虽说目前还要上涨一倍,才能达到昨天的最高价位,不过从大家的热情来看,这只股票明天还会继续上涨。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一杯,庆祝今天的胜利?”
  亨利想到如今关于自己的谣言,还只是众人口口相传,若是遇到一个力挺自己的人,这种谣言能发挥的威力有限,也不可能把好希望股票的股价打压到地板价,自己应该尽快回到邦布利斯酒店,等待那些嗅觉敏锐的记者来采访自己,假装让他们发现自己并没有百万英镑的支票,使谣言的威力发挥到极致。因此他委婉地对劳埃德:“我看还是改天吧,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想回酒店休息。”
  听到亨利说自己不舒服,劳埃德显得很紧张,连忙关切地说:“亨利,那我立即送你回邦布利斯酒店,顺便再帮你请一名医生。”
  “不用不用。”亨利摇摇头,拒绝了劳埃德好意,牵强地说:“可能是交易所里人太多,空气太混浊了。我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已经感觉好多了。”
  虽说亨利不让劳埃德送自己,不过劳埃德还是主动派自己的马车,把亨利送回了邦布利斯酒店。
  亨利刚走进酒店的大堂,乔纳森就迎了上来,对亨利说道:“亚当斯先生,您回来得正好,待会儿有重要的人物来拜访您。”
  “有重要的人物来拜访我?”亨利心里暗想:会是什么重要人物呢,难道是亲王吗?为了搞清楚来的是谁,他试探地问乔纳森:“经理先生,您知道是什么人吗?”
  “是《伦敦日报》的主编亚摩斯先生。”
  “哦,是《伦敦日报》的主编。”亨利随口说出这个名字后,猛地浑身一震,他想起在电影里,正是因为这位主编所撰写的报道,才会让好希望股票暴跌,无数买了好希望股票的投资者涌到酒店来讨说法。此刻得知对方要来,亨利觉得自己等待的机会终于到了,便迫不及待地问乔纳森:“他什么时候到?”
  乔纳森扭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毕恭毕敬地回答说:“他将在一个小时之后,到您的房间去拜访您。”
  “好吧,”亨利想到时间还充裕,还来得及洗个澡,便点点头说:“等他一到,就立即请他到我的房间来。”
  亨利回到房间,泡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然后穿着浴袍在沙发上摆了一个葛优躺的姿势,脑子里静静地思考,该如何利用《伦敦日报》来实施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亚当斯先生,”乔纳森亲自带着亚摩斯来到了亨利的房间,他首先向亨利介绍亚摩斯:“这位就是《伦敦日报》的主编亚摩斯先生。”
  “您好,亚当斯先生。”长着一个鹰钩鼻的亚摩斯,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名片,双手捧着递给了亨利:“我是《伦敦日报》的主编亚摩斯,是特意来采访您的。”他转身对站在旁边的乔纳森礼貌地说,“经理先生,这里没您的事情了,您可以离开了。”
  亨利快速地浏览完名片上的内容后,把名片放在了桌上,又看了一眼扛着照相机和三脚架的摄影师,漫不经心地问:“亚摩斯先生,不知您打算采访我什么?”
  “亚当斯先生!”亚摩斯见亨利问得如此直接,也就没兜圈子,开门见山地问:“我听说你的百万英镑支票已经没有了?”
  “你是听谁说的?”亨利装出生气的样子反驳道:“这纯属谣言。”
  “我们知道这是谣言。”亚摩斯满脸堆笑地说:“为了维护您的名誉,我才做出了采访您的决定,打算把实际情况登载在报纸的头版,为您恢复名誉。”
  “为我恢复名誉。”亨利淡淡一笑,“如果这样的话,我将会非常感谢您。”
  “我现在想问您几个问题。”亚摩斯继续说道:“您的那张支票兑现了吗?”
  “没有。”亨利摇着头说:“我可以把一张支票放在皮夹里,但是一百万英镑的现金,我可没有地方放。因此,我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兑现这张支票的。”
  “很好,亚当斯先生。”亚摩斯笑着说:“通过第一个问题,我们已经建立了初步的信任,这是一个好的开端。接下来,我将问第二个问题:‘您能让我看看那张支票吗?’”
  “没问题。”亨利摆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说道:“我会让你们亲自看到那张支票的。”说完,他转身走进了卧室,来到了衣柜前。打开衣柜后,他掏出自己今天穿过的外套,从里面掏出了皮夹,嘴里说道:“亚摩斯先生,我的支票就放在这个皮夹里。……见鬼,支票怎么不见了?!”
  亚摩斯听到亨利说要给他看支票时,脸上还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可听到亨利后一句话,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转身冲跟着进来的摄影师使了眼色,后者立即心领神会地开始摆放三脚架,把照相机安在上面,做好了拍照的准备。
  亨利察觉到摄影师在架设相机,心里不禁一阵狂喜。为了做戏做全套,他一边装模作样地翻衣服找支票,一边大呼小叫地说:“奇怪,我记得明明放在皮夹里的,怎么会不见了呢?”
  亚摩斯哪里知道亨利是在演戏,还以为外面那些传闻都是事实,否则对方就不会慌慌张张地东翻西找。摄影师架好相机,做好了拍照的准备,便冲亚摩斯使了个眼色。亚摩斯连忙冲着背对着自己的亨利喊了一嗓子:“亚当斯先生!”
  亨利抱着衣服转身的瞬间,摄影师果断地拍下了他狼狈不堪的样子。
  拍完亨利的照片后,亚摩斯又落井下石地问:“亚当斯先生,很显然,您的支票已经不见了。我建议您立即报告警察,或者向银行挂失,这样可以避免您的巨大损失。”
  “不了不了,”亨利装出一副慌乱的样子,拼命地摆着手说:“就不必这么麻烦了,也许是我把支票放在了别的地方,我改天再找找,没准能找出来。”
  亚摩斯看到亨利这幅表情,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事实的真相,况且还拍下了重要的照片,再留下来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他朝亨利微微欠了欠身,皮笑肉不笑地说:“亚当斯先生,既然您要继续找支票,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告辞!”
  亨利送走两人后,关上了房门,快速地跑到了床边,掀起地毯,看到那张百万英镑的支票,还完好无损地躺在那里,不由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只要这张支票还在,不管亚摩斯在《伦敦日报》上如何摸黑自己,自己都可以轻松地来一个绝地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