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52章 冰释误会

  “亨利,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二百四十万英镑,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而亨利只用了半天时间。
  对于亨利的投资眼光,劳埃德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自己中午还在为好希望股票即将破产清盘而苦恼,而亨利却毫不迟疑地把所有钱买入了好希望股票。如今股价大涨,不光让自己摆脱了破产的命运,同时还大赚了一笔。
  “我觉得,等金矿发现金子的消息传回来,股价还会继续上涨。”亨利觉得好希望的股价已经严重虚高,应该选择合适的时机离场,便提醒劳埃德说:“一定要尽快在高位套现,否则等到股价大幅度回落,后悔就来不及了。”
  周一的时候,亨利就曾经劝过劳埃德,让他把手里的股票在高位套现,结果他没听进去。等到股价暴跌时,他才追悔莫及,心想若是自己听从亨利的劝告,还能逢低买入,以赚取更多的钱。
  劳埃德心里暗下决心,这次无论如何要听亨利的话,在合适的价位把股票全部卖掉。得到的资金,除了用来偿还银行的贷款外,还能剩下不少,到时再请亨利给自己指点投资方向。
  “亨利,”劳埃德再次问道:“我们手里有了资金之后,应该怎么做?”
  劳埃德想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但亨利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他所了解的剧情都基本结束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对他来说,同样也是一个未知数。
  “亚当斯先生,”好在及时出现的酒店经理乔纳森,给亨利解了围:“我把新的客房服务员给您带来了。”
  看到跟着乔纳森走进房间的女服务员,亨利一眼就认出,是原来负责四楼服务的莎莉丝,当初金妮文夫人的蓝猫跳下来,老太太用绳子帮着孙子,把他放到楼下去捉猫,就是她来向乔纳森通风报讯的。
  莎莉丝来到亨利的面前,红着脸怯生生地说:“您好,亚当斯先生,我叫莎莉丝,从今天开始,我担任您的客房服务员。请问,您现在有什么吩咐吗?”
  亨利想到自己回来时,看到卧室有些凌乱,应该是里德带人搬衣服走的时候搞乱的,便微笑着对莎莉丝说:“莎莉丝,麻烦你帮我收拾一下卧室。谢谢!”
  “是,亚当斯先生。”莎莉丝答应一声,便朝卧室走去。
  “亚当斯先生,”乔纳森态度恭谨地说:“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从现在开始,为您的套间提供的香槟全部免费。”
  “这真是太感谢了,经理先生。”亨利向对方道谢后,客气地说:“如果您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去忙吧。”
  “亨利,”劳埃德等乔纳森离开后,他看了一眼卧室里忙碌的莎莉丝,对亨利说道:“这个新的客房服务员不错,看起来挺老实的,手脚也麻利。只要你对她好点,相信她不会再被别人收买。”
  亨利听出劳埃德的画外之音,以前为自己服务的汉娜,之所以会心甘情愿地帮佛伦格纳公爵办事,一是两人相处的时间长,彼此都很熟悉;二是公爵平时给的小恩小惠不少,才让汉娜敢冒风险为他办事。看来自己在这一点上,应该向公爵学习,在接受了莎莉丝的服务后,适当地给一些小费,使她心甘情愿地为自己效力。
  “亨利,我还想起一件事。”劳埃德和亨利闲聊几句后,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昨天好希望股票暴跌时,波亨女士在11先令的价位买进了三万股。我可以感觉到,她之所以选择在这种时候出手,完全是为了帮你。你看,我们是不是找机会,请她吃顿饭,向她表示感谢。”
  “这是应该的。”亨利觉得劳埃德的这个提议很正确,毕竟在当时人心惶惶之际,波亨女士用了大笔资金来支持自己,这是非常难得。“波亨女士下周才回伦敦,我已经和她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到时我们一起去见她吧。”
  “亨利!”两人正在商议和波亨女士见面一事,门口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我终于找到你了。”
  亨利就算不回头,也能听出在门口说话的人是波西娅。他连忙撇下劳埃德,快步地走到了门边,伸手把波西娅拉了过来,揽住她的腰身,用自己的额头抵住她的前额,“亲爱的波西娅,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亨利!”波西娅甜蜜地一笑,搂住亨利的脖子,歉意地说:“我今天过来是特意向你道歉的,我不该怀疑你,认为你在编瞎话骗我。我爱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的钱。不管你是百万富翁,还是穷小子,我都会一如既往地爱你。”
  “波西娅,这几天我本来想去找你的,但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使我无法脱身……”
  “不用说了,亨利,你的情况,我都从报纸上知道了。”波西娅伸出一根手指,压在亨利的唇上,自顾自地说:“你虽然没有了百万英镑的支票,但你还有我。伦敦郊外有一个属于我的小庄园,我们可以去那里生活。”
  “波西娅,请你听我说。”亨利从波西娅的话中,意识到对方的信息太滞后了,显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找到支票的事情,他连忙打断了波西娅的遐想,想把事实告诉对方:“我想把自己现在的情况告诉你。”
  “我都知道。”波西娅急急地说道:“我看了今天的号外,报纸上说你是一个骗子,还说有很多买了好希望股票的投资者,都涌到邦布利斯酒店来找讨说法。我担心你出事,就趁着姑姑他们不注意,偷偷地从家里流出来找你。你现在就跟着我走吧,我们一起到郊外的庄园去,在那里开始我们的新生活。”
  亨利听到波西娅的这番话,简直是哭笑不得,他连忙打断了波西娅后面想说的话:“波西娅,请你先听我说。情况可能和你所了解的不一样。那张丢失的支票,已经找到了。而且,我现在也成为了真正的百万富翁。”
  “这是怎么回事?”波西娅一脸茫然地望着亨利,不解地问:“支票找到了?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
  “喏,就在卧室里的地毯下面。”站在旁边看着两人撒狗粮的劳埃德,终于忍不住插嘴说:“以前蜜月号套间的住客,为了重新拿回这个套间,使了一些不光明的手段,收买了客房服务员,让她偷了亨利的支票,并悄悄地藏在了地毯下面……”
  “行了,劳埃德,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亨利深怕劳埃德待会儿又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赶紧打发他离开:“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到交易所找你。”
  劳埃德见亨利对自己下逐客令,意识到自己待在这里的确不合适,连忙冲两人笑了笑,转身走出了房间。
  等劳埃德离开后,亨利牵着波西娅的手,来到客厅的长沙发前坐下,然后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源源本本地向波西娅讲述了一遍。
  波西娅听完后,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你说你买进的好希望股票,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内,涨了26倍。”
  “没错,准确地说,在交易结束前最后一个小时内,涨了26倍。”亨利觉得还是这个时代的交易所好,没有涨跌停板制度,又是T+0,随时都可以买卖。不用担心出现今天买了狂涨,第二天开盘就直接趴在跌停板上的情况:“我在这只股票上赚了两百四十万,就算没有那张百万英镑的支票,我也是不折不扣的百万富翁了。”
  说完这话,亨利看到一脸震惊的波西娅,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便调侃地说:“波西娅,我现在不是穷小子,而是百万富翁,你还会爱我吗?”
  波西娅放开双手,快速地在亨利脸颊上亲了一口,含情脉脉地说:“我说过了,我爱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的钱。不管你是穷小子还是百万富翁,我都一如既往地爱你。”
  对于波西娅的这种说法,亨利是深信不疑,毕竟上次波西娅和自己翻脸,就是因为她以为自己编造穷小子的身份来欺骗她。更重要的是,她刚刚进来时,还以为自己身处困境,便主动提出让自己随她去乡下的庄园。
  “波西娅,我送你回去吧。”亨利站起身,对波西娅说:“我想你姑姑也应该明白,前两天报纸上所报道的内容,都是一个可笑的误会。如果我向她提出娶你,相信她不会反对。”
  波西娅心里甜滋滋的,原本想着和亨利私奔,但却没想到亨利的身份来了一个惊天大逆转。如今以他的身份,到自己的家里去提亲,相信姑姑一定不会反对的。她正想点头同意,但却发现亨利身上只披着一件浴袍,里面的衬衣和裤子都脏兮兮的,便摇着头说:“不行,亨利,你现在不能去提亲。”
  听到波西娅这么说,亨利以为她改变了主意,笑容僵在了脸上:“波西娅,为什么还不能去你家提亲呢?”
  “你总不能穿一件浴袍,就到我姑姑家里去提亲吧。”
  亨利一低头,发现自己在破衣服的外面,只披了一件浴袍,这样的造型的确不适合去提亲。他尴尬地笑了笑,对波西娅说:“波西娅,看来我们只能再等一会儿了。等到里德把衣服送回来后,我再陪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