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39章 高抛低吸

  别看好希望股票在两分钟内暴跌62.5%,但还远远没有跌到亨利的心理价位,因此他对劳埃德的问题避而不答,而是把话题引到了股票暴跌一事上:“劳埃德,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中午离开时,这只票还是涨势如虹,怎么到收盘时会暴跌呢?”
  劳埃德苦着脸回答说:“是有人打电话给交易所的股票经纪人,说你不是什么百万富翁,手里也没有什么百万英镑的支票。正是因为这个消息,才引起了股价在最后两分钟跳水。”
  “会不会是有人想买进这只票,但看到股价太高。”关于支票“失踪”一事,亨利此刻还必须装作不知,只能装模作样地给劳埃德分析:“他们便放出假消息,趁机来打压好希望股票,以便于他们在明天早市大肆吸纳。”
  看到劳埃德一脸懵逼的样子,亨利还特意提醒他:“劳埃德,我建议你这种事情,还是应该去问问专业人士的意见,比如说克拉道格先生,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亨利的话让劳埃德眼前一亮,他用手在自己的额头上重重地拍了一下,懊恼地说:“见鬼,我看到股价暴跌,就急于过来找你问个究竟,还真没有请教过克拉道格的专业意见。亨利,你先等一下,我这就去给克拉道格打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望着劳埃德急急离去的背影,亨利心里暗自感慨,没有电话,要和外界取得联系,真是太不方便了。看来在时机成熟时,一定要请乔纳森给自己套间安装一部电话。
  等了大概十来分钟,劳埃德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起来。
  “劳埃德,”亨利见他的神色不错,连忙问道:“克拉道格先生怎么说?”
  “亨利,看来你的分析是很有道理的。”劳埃德走到亨利对面的沙发坐下,回答说:“克拉道格也说,别看在两分钟内暴跌了那么多,但卖盘却很少,极有可能是有人想买票,便故意放出谣言,来打压好希望的股价,以便可以低价收集筹码。”
  亨利想了想,问道:“克拉道格有没有说,接下来应该怎么操作?”
  “克拉道格说,明天早市可能还会再跌一些。他让我不要着急,下午他会联络一些股票经纪联手买进好希望,把股价推高。”
  原打算等好希望跌到2先令再抄底的亨利,听劳埃德这么说,心里不禁一动,他考虑到只要自己不是百万富翁之事没有见诸报端,那么好希望股票就不会一直向下跌,没准自己还可以跟着克拉道格搭个顺风车,在明天的交易中再大赚一笔。
  想到这里,他对劳埃德说:“劳埃德,你放心,就算克拉道格他们联手无法让股价上升,我也会帮你一把的。别忘了,我的账户里还有七万二千英镑。”
  得知亨利愿意全力支持自己,劳埃德不由喜笑颜开:“亨利,有了你的帮助,我相信好希望股价后市还有上涨的空间。”
  …………
  第二天上午交易所开市前,亨利就跟着克拉道格和劳埃德进入了交易所。
  亨利为了不让别人认出自己,特意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戴着黑色礼帽,站在同样打扮的股票经纪人中间一点都不显眼。
  好希望以27先令开盘,横盘了几分钟后,有不少卖盘涌出,是股价快速下探到了25先令。亨利看到只有卖盘没有买盘,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意识到如果听任好希望股票下跌的话,就会打击投资者的信心。一旦投资者大量抛出好希望股票,就算克拉道格和一帮股票经纪人联手吃进,恐怕股价的上涨也会非常有限。
  想到这里,亨利来到了克拉道格的身边,对他低声说道:“克拉道格先生,立即帮我买进两万股。”
  没等克拉道格说话,站在旁边的劳埃德便听到了,他吃惊地问:“亨利,股价正在不停地下跌,如果此刻吃进,你恐怕会被套牢。我看你还是等到下午股价稳定后,再决定什么价位买进吧。”
  “没错,亚当斯先生。”克拉道格也好心地提醒亨利:“如今好希望股票的趋势是在下跌,就算您买进一些,恐怕也是无济于事。不如让它再跌一跌,等到下午股价走稳,您再和我们一同买入,没准能刺激股价上涨。”
  “克拉道格先生,”亨利知道此刻买入好希望,假如不能止住跌势的话,自己将会有不小的损失,不过为了防止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他决定冒这个险:“股价下跌,会打击投资者的信心。如果我们听任好希望下跌,恐怕会有更多的卖盘涌出,到时局势就有失控的可能。别犹豫了,立即帮我买入两万股。”
  见亨利已经做出了决定,克拉道格只能点点头,颇为无奈地说:“亚当斯先生,既然您非要买进股票,那么我立即照办。”说完,他转身挤出人群,朝大额交易柜台挤去。
  克拉道格离开后,好希望股价继续下跌,跌到了22先令。看到好希望跌幅如此之大,劳埃德变得更加提心吊胆,担心克拉道格和别人联手推高股价的计划,可能会泡汤。
  “亚当斯先生。”克拉道格离开几分钟后,又重新挤到了亨利和劳埃德的身边,低声地汇报说:“我在23先令的价位,帮您买入了两万股。”
  “谢谢您,克拉道格先生。”亨利向克拉道格道谢后,微笑着说道:“那些准备卖票的人,看到有一笔大额成交出现,应该就会改变主意,不急于卖掉手里的股票,而是继续观察一下,再决定是否卖出。”
  亨利的话刚说完,好希望股价就止跌回稳了,重新回到了25先令的位置。看到股价上升,克拉道格和劳埃德的脸上都露出一丝笑容。而亨利的脑子里却在快速地计算:23先令买入的好希望,如今涨到了25先令,自己的账面上又盈利了两千英镑。
  看到好希望股票的股价趋稳,又有大买单出现,一些原打算卖出股票的经济,便改变了主意,准备持票观望。
  下午开市后,好希望股票所在的交易柜前挤满了人。持有股票的股票经纪人,想看明白走势后,决定是否卖出股票;昨天没有买到好希望股票的股票经纪人,也在观察这只股票是否值得买入。
  好希望股票是以上午的收盘价27先令开始交易的。看到股票可以交易,便有不少人大声叫着卖出,但他们卖出的股票,立即就被人买走了。其余想卖票的人,看到抛出的股票被人如此轻易地买走,不禁变得犹豫起来。
  卖盘消失,而克拉道格和他有联系的那些股票经纪人们,却开始拼命地喊着买进。随着大量买盘的涌入,好希望股票再次大幅度上涨,顺利地达到了昨天的收盘价30先令。
  看到好希望在大幅上涨,那些先前处于观望的股票经纪人们不敢再犹豫,纷纷跟着买进。而原本准备卖出股票的,也及时空翻多,跟着叫买。在巨大买盘的推动下,股价从27先令,涨到35先令。停留了不到五分钟,又涨到了37先令。
  劳埃德看到股价上涨,笑得合不拢嘴,他凑近亨利的耳边,得意地说:“亨利,真有你的,你上午及时出手稳住了股价,下午克拉道格再和其他人联手买进,好希望又开始大幅度上涨了。如果运气好的话,没准今天还能看到70先令的价格。”
  “劳埃德,你不要太盲目乐观了。”亨利想到自己的事情被报纸一曝光,好希望的股价又会应声而落,连忙提醒劳埃德:“趁着股价在涨,先卖掉一部分。”
  “可是,我80先令都没卖,如今30多先令卖,是不是太吃亏了?”然而劳埃德对亨利的话,却表现得很迟疑:“我觉得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恐怕要不了两天,又能回到80先令而定价位,到时再卖出也不迟啊。”
  既然劳埃德不听从自己的劝告,亨利也就没有再坚持,而是对一旁的克拉道格说:“克拉道格先生,麻烦你把上午买进的两万股都卖掉。”
  “什么,现在卖掉?”克拉道格有些傻眼了,按照他的经验,好希望的股价这么涨,到收盘时至少能涨到50,而亨利居然想在37先令的价位放掉,未免太可惜了吧。作为一名有职业操守的股票经纪人,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亨利两句:“亚当斯先生,如果您继续持有这只股票,到明天再卖,您能获得更多的利益。”
  “克拉道格先生,您说的我都明白。”亨利微笑着说:“我上午买进,是为了稳住股价。如今我的目地已经达到,就没有必要再继续持有了。麻烦您按照我所说的,立即卖掉所有的股票。”
  克拉道格没敢答话,而是朝一旁的劳埃德投去求助的目光,希望他能帮着自己劝说亨利。但却看到劳埃德耸了耸肩,把双手一摊,脸上露出了苦笑,一副我也没有办法的表情。见此情形,克拉道格只能点点头,硬着头皮说:“好吧,亚当斯先生,既然您已经决定了,那我立即帮您卖出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