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28章 弄巧成拙

  小船接近岸边时,岸上的船夫立即伸出船勾,勾住船舷把船拉到岸边。没等小船停稳,波西娅就跳下小船,气呼呼地离开了。
  亨利下了船,从兜里掏出1先令,往船夫的手里一塞,冲着波西娅离去的背影,大声地喊了一嗓子:“波西娅,等等我。”喊完,他就一路小跑着追了上去。
  波西娅走得很快,但亨利很快追上了她,伸手抓住她的手臂,有些尴尬地说:“波西娅,我明白你的心情,你不愿意嫁给一个穷人……”
  “够了,亚当斯先生。”波西娅用力挣脱了亨利的手臂,怒气冲冲地说道:“你伤害了我的自尊,还想继续侮辱我吗?”
  亨利纳闷地问:“侮辱,怎么侮辱?”
  “虽然我没有听完你的故事,”波西娅一边继续快步朝前走,一边生气地说道:“可我敢断定,你是瞎编的。”
  亨利有些哭笑不得地说:“我为什么要瞎编故事来欺骗你呢?”
  “你想考验我对你的感情,”波西娅冷哼一声,不屑地说:“看我是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到底喜欢的是你的人还是你钱,我不能忍受你对我的怀疑。”
  亨利之所以决定向波西娅坦白自己不是百万富翁,完全是因为想到了后世的一个段子:穷小子冒充有钱人和女的谈恋爱,被识穿身份后,女方会坚决断绝关系,因为对她们来说,诚实是最重要的品质。而一个有钱人冒充穷人和女的谈恋爱,识穿身份后,女方都会选择继续交往,毕竟爱的是他的人,又不是他的钱。
  亨利一把抓住了波西娅的手,笑着说:“波西娅,你真是太可爱了,居然会以为我是在考验你。”
  依旧在气头上的波西娅这次没有挣脱亨利的手,而是表情严厉地说:“假如你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赖掉捐给孤儿院的三千英镑。那么现在我可以很认真地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嫁给一个没有慈善心的人。”
  波西娅的回答让亨利心里暖暖的,他明白波西娅对自己是一片真心,那么自己不是百万富翁的事情,就更要给她说个清楚。他不由分说地说道:“波西娅,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让你听完我的故事。现在你跟我回邦布利斯酒店去吧。”
  说完,没等波西娅做出任何反应,他就弯腰把波西娅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地朝着邦布利斯酒店的方向走去。
  “放开我,亨利,把我放下。”被亨利猛地抱起的波西娅,被吓了一跳。她挥舞着手里而定遮阳伞,敲打着亨利的肩膀:“听到没有,放开我,快点把我放下来。”别看她嘴里气势汹汹,但手里的遮阳伞却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与其说是在敲打亨利,倒不如说给对方挠痒痒来得更恰当一些。
  就这样,亨利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回到了邦布利斯酒店。守在门口的门童,见亨利回来,立即主动打开了大门,并向他鞠躬行礼。
  亨利抱着波西娅走进了酒店,穿过大厅,来到了餐厅。他把波西娅放在一张餐桌旁,低声下气地说:“波西娅,我希望你听完我的整个故事,再来判断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好吗?”
  “好吧,亨利。”气早已消了大半的波西娅,借着亨利给自己的台阶,在餐桌旁坐下,嘟着嘴说:“我就听听你完整的故事是怎么样的。”
  见波西娅愿意坐下来听自己解释,亨利不禁喜出望外,连忙招呼路过的服务员,给自己这桌上一壶茶,他打算边喝茶边给波西娅讲自己的故事。
  工夫不大,服务员就用托盘端着一壶茶、两个杯子、一碟方糖,以及一些小点心过来。他把东西逐一放在桌上后,躬身说了一句:“亚当斯先生,请慢用。”说完,便转身走开了。
  亨利拿起茶壶给波西娅倒了一杯茶,问道:“需要放糖吗?”
  “两块方糖。”波西娅看着亨利给自己的杯子里放了两块方糖,便端起杯子,用勺子轻轻地搅拌了一下,说道:“亨利,你现在可以把你的故事完完整整地讲给我听了。”
  “正如我刚刚告诉你的那样,我其实并不是什么百万富翁,而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亨利轻声地说道:“我在某一天驾驶我的小船,到港湾外航海,结果遇上了风浪……”他把自己所有的故事,向波西娅源源本本地讲了一遍后,最后强调说,“只要等到下月一号,我把支票还给了勃兰特广场的两兄弟后,我就会恢复自己真正的身份。”
  波西娅喝了一口茶,悠悠地问:“亨利,把支票还给别人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克拉利克两兄弟曾经向我承诺,”亨利微微耸了耸肩膀,说道:“他们就能在自己能力的范围内,为我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我相信,这份工作的薪水,足以让我养家糊口……”
  “亨利,我到处在找你。”亨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原来你在这里啊。”
  亨利不用回头,就能听出对自己说话的人是劳埃德。他还没来得及回头,劳埃德已经像一阵风似的冲到了他的面前,激动地说:“亨利,你知道吗?好希望股票的收盘价是38先令,你不光成功地解救了我,自己也发了大财。我以你的名义买进的两万股,除去购买的成本,仅仅一个下午,就赚了三万六千英镑。”
  原本还满脸笑容的波西娅,听到劳埃德这么说,脸上再次浮现出怒容。不久前,亨利还告诉他,再过一段时间,他将变得一无所有,可劳埃德却说他发了大财,在一下午的时间就赚了三万六千英镑。她再次感到自己被亨利欺骗了,她不愿再和这个骗子待在一起,便重重地哼了一声,连放在桌上的皮包都没有拿,就起身离开了。
  看到波西娅拂袖而去,亨利知道她误会了。有心数落劳埃德几句吧,别人又是来向自己报告好消息的,他只能气得一跺脚,拿着波西娅的皮包就跟着追了出去。
  然后追到门外,发现波西娅已乘坐出租马车远去,亨利连忙叫过一辆停在酒店门口的马车,对马车夫说:“快点,带我去绍勒迪希公爵府。”
  波西娅坐着马车回到了公爵府,下车时才发现自己的皮包忘记来了,便冲到门口,使劲地摁响了门铃。等房门一开,她就冲着来开门的仆人说道:“查尔斯,你帮我付一下车费。”
  正在客厅里与家人聊天的公爵夫人,见自己的侄女气冲冲地从外面进来,脸颊上似乎还挂着泪痕,连忙迎上去问:“亲爱的,你不是去见亚当斯先生吗?你好像哭过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姑姑,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亚当斯。”波西娅咬着后槽牙说:“以后他要是再来,您可别让他进我们的家门。”
  公爵夫人不知波西娅和亨利之间发生了什么误会,但听得波西娅这么说,只能随口答应:“好吧,我会让查尔斯不准亚当斯先生进门的。”
  “我说,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绍勒迪希望着跑回房间的波西娅,一头雾水地问:“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现在连见都不想见了?”
  公爵夫人淡淡一笑,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小情侣间吵架了,生几天闷气也是有可能的。不过为了让波西娅早点消气,这几天只能委屈亚当斯先生了。查尔斯。”
  随着公爵夫人的喊声,仆人查尔斯出现在他的面前,恭恭敬敬地问:“公爵夫人,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如果你看到亚当斯先生来了,暂时不要让他进门。”公爵夫人从内心讲,是巴不得波西娅能嫁给亨利,但考虑到波西娅心情不好,就只能委屈亨利了。大不了等波西娅消气了,自己再派人去邦布利斯酒店请亨利过来做客就是了。正是基于这种考虑,她对查尔斯说:“就说波西娅小姐不想见到他,请他不要再来我家了。”
  查尔斯刚刚离开客厅,就听到门口传来的门铃声。他打开大门,看到一脸焦急的亨利就站在门口,便礼貌地问:“亚当斯先生,您有什么事情吗?”
  “我要见波西娅小姐。”亨利说着,就准备朝里面闯,结果被查尔斯伸手拦住了。
  “对不起,亚当斯先生。”查尔斯彬彬有礼地说:“主人交代过,不准您打扰波西娅小姐。”
  “查尔斯,这一定是搞错了。”亨利有些急躁地说:“难道你不认识我吗?我找波西娅小姐有要紧的事情,请让我进去。”
  “亚当斯先生,我当然认识您。”查尔斯面无表情地回答说:“不过您此时和波西娅小姐见面,只能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没等亨利回过神,查尔斯已经指着他手里拿着的皮包问道:“这是波西娅小姐的皮包吗?”
  “是的,是波西娅的皮包。”
  查尔斯不由分说地从亨利手里夺过了皮包,并迅速地退进门里,隔着门缝对亨利说:“请回去吧,亚当斯先生,波西娅小姐是不会见您的。”说完,“嘭”地一声关上房门,把不知所措的亨利关在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