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25章 股价上涨

  第二天中午,亨利和劳埃德吃完午餐,从邦布利斯酒店走出来时,亨利站在路边左右张望,想看清楚劳埃德的马车在什么地方。
  谁知劳埃德却拉着亨利来到了一辆外形简陋的黑色小轿车旁,歉意地说:“亨利,这里距离交易所有点远,我怕马车太慢,会耽误正事,便从租车行里租了这辆汽车,它可以使我们更快地赶到交易所。”
  亨利很明白劳埃德的心情,知道他担心那即将崩盘的好希望股票,想快点赶到交易所便点点头,通情达理地说:“我天天看着街上的汽车开来开去,但从来没坐过,今天正好感受一下汽车和马车的区别在什么地方。”
  劳埃德关上车门后,抬手拍了拍司机的肩膀,用恰到好处的声音说道:“去股票交易所。”司机点点头,缓缓地发动了汽车。
  汽车行驶在青石板路上,虽说行驶的速度要比马车快多了,但车身的减震性太差,颠得亨利不禁皱起了眉头。闻着弥漫在车内的汽油味,亨利仿佛明白,为什么汽车都问世这么久了,那些有钱的贵族宁可坐马车,也不坐汽车,可能是和乘坐的舒适性不够有关系。
  车在一栋挂在交易所牌子的建筑物旁停下,透过车窗,亨利看到交易所门口停满了车,但基本都是各式各样的汽车,马车却寥寥无几。打扮得衣冠楚楚的绅士们,手里拿着文明杖,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从敞开的大门走进了交易所。
  劳埃德再次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对他说:“你把车停在交易所外面,待会儿我要离开时,会去找你的。”
  “是,先生。”司机答应着推开了车门,然后绕到另外一侧,来为亨利和劳埃德开门。
  亨利原以为下车后,劳埃德会立即带着自己进交易所,谁知对方却拖着自己来到了马路对面的一栋三层楼的石质建筑物里。
  “劳埃德,这是怎么回事?”亨利用手指向对面的交易所,不解地问:“交易所在对面,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亨利,你以为交易所是想进就能进的吗?”劳埃德解释说:“就算侥幸进去了,没有股票经纪人的帮助,我们也没法购买股票。”
  “劳埃德,你是说,要买股票,必须通过股票经纪人吗?”亨利有些茫然地问:“我理解得正确吗?”
  “没错没错,正是这样的。”劳埃德说道:“我现在带你去见我的股票经纪人克拉道格,有了他的帮助,我们才能进入对面的交易所。”
  两人沿着楼梯走上二楼,来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劳埃德在门上敲了两下,没等里面有任何动静,便抬手推开了门。
  这是一间会客厅,正对着门的位置摆着一张办公桌,桌后坐着一位脸色有些发白的年轻人。听到有人从外面走进来,年轻人板着脸抬起头,正想呵斥对方两句。但他看清楚来的人是劳埃德后,连忙站起身,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午安,黑廷斯先生!”
  “午安,年轻人。”别看劳埃德在亨利的面前一直是低声下气,但对这位年轻人,他还是表现出了自己的威严:“我是来找克拉道格先生的,他在里面的办公室吗?”
  “没有,黑廷斯先生。克拉道格先生去交易所了。”年轻人说清楚克拉道格的去向后,恭恭敬敬地问劳埃德:“需要我给他打电话吗?”
  “快点打,我有急事找他。”劳埃德用严厉的语气吩咐完年轻人后,又换了一种语气对亨利说道:“亨利,我和克拉道格先生是好朋友,我们去他的办公室等他吧。”
  年轻人听到劳埃德这么说,不光没有反对,反而走到了里面办公室的门前,主动推开了门,对劳埃德说:“黑廷斯先生请进吧,您要喝茶还是咖啡,给克拉道格先生打完电话后,我就立即给您送来。”
  “给我们送两杯黑咖啡过来。”劳埃德说完后,站在门边伸手对亨利做了个请的姿势:“亨利,请进吧。”
  亨利走进克拉道格的办公室,看到临街的一面是一扇拱形大窗,透过窗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交易所进出的人群。
  “亨利,”劳埃德走到了亨利的身边,对他说道:“我也想有这么一间办公室,每天端着咖啡站在窗口,望着那些进出交易所的人。”
  亨利抬手在玻璃上轻轻地敲了几下,发现就是普通的玻璃。他的心里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要是坐在这间办公室里的主人,一旦投资失败,那么要跳楼应该也是很方便的。不过这个荒唐的念头刚冒出来,就被他强行压了下去,自己到这里是为了赚钱,而不是跳楼的。
  看着亨利盯着窗外一言不发,劳埃德谨慎地问:“亨利,你觉得我们的股票,今天能涨到什么价位?”
  “能涨到什么价位?”亨利转身望着劳埃德,笑吟吟地说:“我觉得保守估计,应该能涨到好希望的上市开盘价吧。”
  “上市开盘价?!”劳埃德听亨利这么说,不禁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涨到15先令?我的上帝啊,那意味着我们的股票今天的涨幅能超过七倍,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两人正说着话,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名穿着燕尾服,留着花白络腮胡子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劳埃德等候的克拉道格,他把拿在手里的帽子,随手挂在了门边衣帽架上,看着劳埃德旁边年轻的亨利,他以为对方是劳埃德的跟班,只扫了一眼,就被目光重新投向劳埃德,面无表情地招呼道:“午安,黑廷斯先生,不知我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
  有百万富翁亨利站在自己的身边,劳埃德底气十足地问:“克拉道格先生,我想问问,今天好希望股票的行情怎么样了?”
  “行情?!”听到劳埃德的问题,克拉道格冷笑着说:“下午开盘价是2先令,而是只有卖盘没有买盘,我估计再等一个星期,您的这支股票就要宣布破产。”按照他的想法,自己这么说,劳埃德肯定会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然后苦苦哀求自己想办法,帮他挽救这支即将崩盘的股票。
  谁知劳埃德听后,不光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得意洋洋地说:“太好了,克拉道格先生,请您按照保证金,再给我购买两万股。”
  克拉道格听后,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我的朋友,你疯了吗?好希望如今的行情,别人抛都来不及,你居然还要买进?”
  劳埃德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亨利,得意洋洋地说:“亲爱的克拉道格,我可以告诉你,我的神经完全正常,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对了,忘记告诉你,以我朋友亨利·亚当斯的名义买进两万股。”
  “亨利·亚当斯?”克拉道格把亨利的名字重复一遍后,疑惑地问:“黑廷斯先生,不知您所说的是哪位亨利·亚当斯?”
  “还能是哪位亨利·亚当斯?”劳埃德把一只手搭在了亨利的肩膀上,笑呵呵地对克拉道格说:“我来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朋友亨利·亚当斯,想必你已经在报纸上见过他的照片了吧。”
  得知面前的这位年轻人,就是这段时间红极一时的美国百万富翁亨利·亚当斯,克拉道格的瞳孔不禁剧烈地收缩,他紧紧地盯着劳埃德,想搞清楚对方是不是和自己开玩笑。但看到对方一脸得意的样子,他意识到被自己忽略的人,原来真的是来自美国的百万富翁。
  克拉道格连忙弯下腰,伸出双手,恭恭敬敬地说:“您好,亚当斯先生,请原谅我的疏忽,刚刚进门时居然没有认出您。”
  亨利这段时间见惯了这种前鞠而后恭的人,也没打算为难他,伸手和他握了握,然后客气地问:“克拉道格先生,不知您能带我和劳埃德去交易所吗?”
  “亚当斯先生,能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克拉道格陪着笑说:“我这就带您和黑廷斯先生去交易所。”
  交易所里乱哄哄的,这个时代肯定没有后世的电子显示屏,买卖股票的人,都围着带黑板的四方形交易台。站在黑板旁的交易员,根据其他经纪人的喊价,不断地把股票的最新价格写在了黑板上。
  克拉道格把亨利和劳埃德带到了写有好希望股票的交易台前,便转身去帮劳埃德办理股票购入手续了。
  亨利盯着不远处的黑板,发现上面的好希望股票的价格正好是2先令,而且只听到卖出的声音,绝少听到有人喊买进。看到这一幕,亨利觉得劳埃德来找自己这一步是作对了,否则按照这种行情走下去,要不了多久,就只能清盘退市了。
  好希望股票的价格在2先令的位置上,横盘了五分钟之后,忽然跳升到了3先令9便士。正在买卖股票的经纪们,看到股价的变化,都不由惊呆了。在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他们停止了对好希望股票的叫卖,想看看这只票接下来会怎么走。
  不到一分钟,股价再次发生了变化,不光没有下跌,反而上涨到了5先令。
  经纪们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一只不被人看好的金矿股票,怎么会莫名其妙上涨呢?为了搞清楚怎么回事,有脑子好用的人,开始到处寻找克拉道格,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内幕消息。
  不过那些人刚离开不久,好希望再次上涨到了6先令3便士。
  这些混迹股市多年的经纪们都是人精,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到股价快速上涨,就是用脚后跟想,也猜到肯定是有什么重大利好,便不等打听消息的人回来,就纷纷喊起来:“买进好希望,买进好希望……”
  一时间,满屋子只听到喊买进好希望的声音。众多买盘的涌入,使好希望股票疯涨,先是8先令9便士,接着又是12先令6便士……
  这时候,打听消息的人也回到交易台前,他们告诉自己熟悉的朋友:“据说是那位来自美国的百万富翁,入股了好希望股票。”
  由于交易所里太嘈杂,他是凑近朋友的耳边大声地吼着说的这句话,不巧被站在附近的人听得清清楚楚。那些还在因为好希望暴涨,而显得犹豫不决,迟迟不敢买进的人,得知居然是亨利入股了好希望,哪里肯放过这样的赚钱机会,连忙也跟着喊起来:“买进好希望,买进好希望……”
  黑板上的股价在不停地上涨,搞清楚来龙去脉的经纪们买进的热情越发高涨。许多站在别的交易台前的经纪们,也纷纷涌了过来,高声叫着买进,使好希望量价齐升。
  “14先令!”
  “15先令!”
  “18先令9便士!”
  站在人群中的劳埃德,看到自己的股票疯涨,自然是喜出望外。他原以为就算有亨利的名声做保证,股票能涨到上市开盘价,就应该不错了。谁知股价到了15先令后,只停留了不到十秒钟,就猛地上涨到了18先令9便士。
  看到如此疯狂的,劳埃德觉得自己呼吸变得急促,两腿也也有些发软。他不敢再看小黑板,而是望着亨利,用不确定的语气问:“亨利,我没有看错吧,股价真的涨到了18先令9便士?不会是我的错觉吗?”
  “你没有看错,劳埃德。股价的确涨到了18先令9便士,不对……”亨利的话刚说到一半,忽然吃惊地说:“已经涨到20先令了。”
  “20先令?我的上帝啊!”劳埃德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吃惊地叫着:“我做梦都没想到,我的股票居然会涨到一英镑的价格。”
  就在这时,只见围在交易台前的经纪们,呼啦啦地朝门外涌起。看到四周骤然变得空旷,劳埃德一把抓住刚过来的克拉道格,着急地问:“克拉道格,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些人都走了?”
  克拉道格笑容满面地说:“亲爱的黑廷斯先生,您的股票股价上涨太快,这些经纪不敢擅自做主买入,都跑到外面去给他们的客户打电话去请示了。”
  搞清楚怎么回事后,劳埃德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对亨利说:“亨利,看样子,我们要发财了,这样你和波西娅小姐结婚时,就能办一个格外体面的婚礼了。”
  一听劳埃德提到波西娅,亨利立即想起自己和波西娅的约会,抬手在额头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懊恼地说:“该死,我怎么把和波西娅的约会搞忘了。劳埃德,你留下来慢慢看,我想走了。”
  说完,不等劳埃德反应过来,亨利便转身朝交易所外面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