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09章 两位总编的会面

  艾伯特满腹疑惑地展开了报纸,见头版上有一则醒目的报道:“伦敦出现一名奇怪的美国百万富翁。”新闻里详细地报道了这位“奇怪的百万富翁”在小饭店吃饭,在裁缝店买衣服时的场景,甚至还有记者采访小饭店老板哈里斯的对话。
  “哈里斯先生,您是怎么发现对方是一名百万富翁的?”
  “那位尊敬的先生在我的店里吃完午餐时,从他有些破旧的外套里掏出了一张面值百万英镑的支票。那一刻,我才知道,这位穿着寒酸的年轻人,就是一位奇怪的百万富翁。”
  “您确定他拿出来的是一张百万英镑的支票?”
  “这还有假吗?那张支票曾经登在周二的报纸上,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您知道那位美国来的百万富翁叫什么名字吗?”
  “知道,当然知道。他叫亨利·亚当斯。”
  …………
  看到《泰晤士报》的报道,艾伯特抬起头,望着坐在一旁的柯南道尔,有些纳闷地问:“柯南道尔先生,您让我看这份报道做什么?难道您认为写书的这位作者,就是报纸上所写的百万富翁?”
  柯南道尔拿起放在沙发扶手上的稿件,指着信笺纸的最上面的一行字,对艾伯特说:“尊敬的总编先生,难道你没有看到这是‘邦布利斯酒店’的专用信笺吗?要知道,那可是汉诺威广场上的一家豪华酒店,若给您投稿的这位亚当斯先生只是一个落魄的美国人,他能住得起这么豪华的酒店吗?”
  “他…他……他真…真的是来自美国的百万富翁?”艾伯特听完柯南道尔的分析,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有钱人嘛,自然有点怪癖。”柯南道尔淡淡一笑,对艾伯特说道:”您觉得,他能看得上您给的那点稿费吗?”
  室内的空气变得有些沉闷起来,好在此刻外面传来马车车轮在青石板路上滚动的声音,转移了两人的注意力。听到车轮滚动的声音在门口消失,柯南道尔的脸上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奇怪,这个时候会是谁来了呢?”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当起身去开门的柯南道尔带着一位中等身材,穿着风衣、戴着礼帽的男子重新走回客厅时,艾伯特吃惊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您好,哈代先生,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
  来的人是哈珀柯林斯出版社的总编哈代,他看到客厅里的艾伯特时,也感到很意外:“您好,艾伯特总编,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怎么,您又是来找柯南道尔先生约稿的吗?”
  艾伯特尴尬地笑了笑,没有回答哈代的问题,而是反问道:“那您呢,哈代先生,也是和我的目地一样吗?”
  “我出版社前段时间再版了柯南道尔先生的《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哈代有些得意地说:“我今天是给他送支票来的。”说着,哈代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了站在旁边的柯南道尔,“这是您的版权费,请确认一下数目是否正确。”
  柯南道尔接过支票,只是扫了一眼,便随手放进了兜里,笑着对哈代说:“哈代总编,其实送支票这事,你派个办事员过来就可以了,用不着亲自跑一趟,毕竟如今愿意来我这里的人不多。”
  “瞧您说的,柯南道尔先生,送支票这种事情,我怎么能让一个办事员来代劳的呢。”哈代向柯南道尔献完殷勤后,试探地问:“我想问问,您最近是否有写新书的打算?”
  柯南道尔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沙发旁,俯身拿起了稿件,递到了哈代的手里,对他说说:“哈代先生,您请看看这个。”
  哈代有些不明所以地接过了稿件,低头翻阅,只看了两页,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柯南道尔先生,您打算重新写《福尔摩斯探案集》了吗?”他的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难道艾伯特就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才特意跑来见柯南道尔的?不管怎么说,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说服柯南道尔,拿到新书的版权。
  “不,这不是我写的书。”柯南道尔此刻的心情格外复杂,他没想到自己刚刚有了新的构想,居然就有人先把自己所想的东西写了出来,而且写作的思维方式,还和自己如出一辙。以至于自己第一眼看到这两个短篇时,甚至还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是自己写出来的:“稿件是艾伯特总编拿来的,你来之前,我们正在讨论该给作者订什么样的稿费标准。”
  得知手里的稿件不是柯南道尔写的,而是艾伯特拿来的,哈代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他暗自嫉妒艾伯特的运气真是太好了。当初是《海滨杂志》最先连载柯南道尔的侦探小说,让整个杂志社赚得盆满钵满。还不容易等到柯南道尔不再连载小说,自己才能靠结册出版来赚点钱。如今该杂志社又要开始连载侦探小说,虽说不是柯南道尔本人写的,想必又能吸引一大批的读者。
  “柯南道尔先生,”哈代陪着笑问柯南道尔:“您觉得应该给这位读者订什么样的稿费标准呢?”
  “别看这个作者只是新人,但他的文笔却不在我之下。”柯南道尔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他还是客观地说:“我觉得给对方千字一英镑的价格,应该是比较合理的。”
  艾伯特听到柯南道尔这么说,心里默默地盘算,这书已经得到了柯南道尔的认可,一旦发表肯定能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千字一英镑只比自己订的千字十五先令贵了五先令,这么点钱,杂志社还是能出得起的。
  哈代见柯南道尔对这位新作者如此推崇,不禁有些心痒痒的,既然自己无法在第一时间发表这部书,但等到《海滨杂志》的连载完成后,自己还是可以结册出版的。如今的首要任务,就是想办法结实这位作者。
  出于这样的考虑,哈代试探地问艾伯特:“艾伯特总编,不知您能否为我引荐这位作者,我想看看是否有机会和他合作?”
  “哈代总编,我正打算去拜访他呢。如果不反对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艾伯特苦着脸说:“但是我不确定,他是否会同意和您合作,毕竟他是个不差钱的人。”
  “他不差钱?”哈代闻言不禁一愣,随后反问道:“您能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吗?”
  “他叫亨利·亚当斯!”一旁的柯南道尔插嘴说:“哈代总编,假如你看过今天的《泰晤士报》,就应该知道他是谁?”
  “见鬼!”哈代听到柯南道尔这么说,忍不住吃惊地叫了起来:“你们不会告诉我,你们所的新作者,就是那位来自美国的百万富翁亨利·亚当斯吗?”
  “没错,就是他。”艾伯特用手指着稿件上方的酒店名称说:“您瞧瞧,这是邦布利斯酒店的专用信笺,若不是有钱人,怎么可能住在如此昂贵的高级酒店呢。”
  得知手里稿件的作者,就是今天被报纸炒得纷纷扬扬的美国百万富翁,哈代变得有些迟疑。虽说柯南道尔明确地说明此人的文笔不在他之下,但他所写出的书,能否收到读者的喜爱,还是一个未知数。自己此刻急着赶过去约稿,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看到哈代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艾伯特起身对他说道:“哈代总编,我打算去邦布利斯酒店拜访亚当斯先生,你要一起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