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55章 费奥罗的来历

  “伯爵先生,”公爵夫人向亨利科普完毕后,又对费奥罗说:“最近我听说和你们合作的白星航运公司,情况有些不太妙啊。”
  白星航运公司?!听到这家航运公司的名字时,索科夫的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艘著名的豪华游轮,难怪费奥罗说的造船厂名字如此熟悉,原来游轮就是由这家船厂造出来的。他的心里立即对费奥罗的合作方案产生了兴趣,不过他并没有立即表态,而是静静地聆听对方与公爵夫人之间的对话,以便了解更多有用的信息。
  “是的,公爵夫人。”也许是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费奥罗透露了一些内幕消息:“您也知道,白星航运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卡纳德航运公司,如今他们在ZF的资助下建新船。一艘名为卢西塔尼亚的32000吨级的新船,正在苏格兰克莱德班克的约翰•布朗船厂紧张施工;另外一艘名为毛里塔尼亚的新船,明年也将在斯万·亨特船厂铺开龙骨。一旦这两艘新船交付使用,就可以开辟许多新的航线,到时对白星航运公司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那你们也可以造新船。”公爵夫人大大咧咧地说:“他们造两艘,那你们就造三艘。不光在数量上超过他们,甚至连游轮的吨位也可以超过他们。”
  “您说得没错。”费奥罗点着头说:“我们的确有这样的打算,准备开工建造三艘游轮。按照我们的想法,这些新的游轮,不光在吨位上要远超对手,甚至在速度和豪华程度上,也将是无可匹敌的。……”
  众人耐心地听完费奥罗的讲述后,绍勒迪希公爵好奇地问:“伯爵先生,既然你们已经有了方案,那为什么不着手准备动工呢?”
  费奥罗叹了口气,颇为无奈地说:“我们的资金链出现了一些问题,需要想办法进行募集。乐观的估计,最快要两三年以后,我们的新船才能开工建造。”
  “伯爵先生,造船所需的是天量资金。”公爵夫人若有所思地说:“若是你们想快速地筹集资金,最好是发行企业债券。关于发行债券一事,波亨女士是行家,我建议您去向她请教,我们是无能为力。”
  费奥罗听出公爵夫人的话中有逐客之意,慌忙说道:“公爵夫人,我不瞒您说,关于发行企业债券之事,来这里之前,我曾给波亨女士打过电话。但她说人在外地,暂时赶不回来,让我先找亚当斯先生,说他有能力帮我们顺利发行企业债券。”
  亨利一听就明白了,对方是想让自己认购一部分企业债券,这样就能形成名人效应,吸引广大的投资者跟进。想到自己和费奥罗根本不熟,没必要做这样的冤大头,连忙摆手说:“伯爵先生,波亨女士实在太看得起我了。我对企业债券方面的知识一无所知,哪里能有办法帮你们放行债券啊。”
  “亚当斯先生,您真是太谦虚了。”对于亨利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费奥罗依旧保持着微笑,他态度谦卑地说:“您今天在好希望股票上的操作,已经成为了证券业里的传奇。我们这次计划发行20万英镑的企业债券,每张1先令,您哪怕只买进一千英镑的债券,都有可能让我们的债券在短时间内,被投资者一抢而空。”
  “传奇,什么传奇?”公爵夫人只知道亨利的百万英镑支票找到了,但在交易所里发生的一切,她却一无所知,便忍不住问费奥罗:“公爵先生,您能给我们说说吗?”
  费奥罗没有立即向公爵夫人讲述此事,而是望向亨利,用询问的语气问:“可以吗,亚当斯先生?”得到了亨利的允许后,费奥罗才把亨利今天逢低买入好希望股票的事情,向公爵一家讲述了一遍,最后说道:“能在两个小时内赚到二百四十万英镑的人,亚当斯先生肯定是第一个。”
  “什么,赚了二百四十万英镑?……而且还是在不到两个小时内赚到的。”听完费奥罗的话,公爵一家除了波西娅外,其余的人都不淡定了。
  公爵夫人心里几乎呐喊一般地想:“妖孽啊,简直妖孽。真是没想到,他的投资眼光如此毒辣,居然能把赚钱的时机把握得如此之好。买早了,好希望股票的价格还很高,成本要高很多;而买晚了,只能以更高的价格买进,能赚的钱就更少了。”她看了一眼脸上写满幸福的波西娅,庆幸地想,“幸好波西娅没有听自己的话,要是真的放弃了亨利这个金龟婿,恐怕一辈子都会在懊恼中度过。”
  男爵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她凑近波西娅的耳边,小声地说:“孩子,你的眼光真不错,居然给自己选了这么一个能干的丈夫。”
  波西娅没说话,只是甜甜地一笑,随后又扭头含情脉脉地望着亨利。
  “伯爵先生,”绍勒迪希公爵微笑着对费奥罗说:“非常感谢您告诉我们的这件事,不过企业债券的事情,您看,能不能换个时间谈?”他的眼睛望向对面的亨利,“要知道,你来之前,亨利刚刚向我们提出了他和我侄女的婚事……”
  “亚当斯先生,您要和波西娅小姐结婚了,这真是一个令人高兴的好消息。”费奥罗连忙又站起身,弯腰向亨利伸出手,态度诚恳地说:“请接受我的祝贺。”
  “谢谢,伯爵先生。”亨利和费奥罗握手时,疏远而不失礼貌地说:“明天我要去克拉道格先生的办公室,关于企业债券一事,可以在那里谈。”
  “太好了,亚当斯先生。那我明天去克拉道格先生的办公室拜访您。”
  打发走了费奥罗之后,亨利在公爵家里停留到半夜,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波西娅,回到了邦布利斯酒店。
  亨利经过前台时,被接待员雷纳叫住了:“亚当斯先生,请您稍等一下,有一个留给您的口信。”
  “谁的口信?”
  “是黑廷斯先生的口信。”雷纳毕恭毕敬地说道:“他说明早八点来拜访您。”
  “我知道了。”亨利伸手在口袋里掏出一个硬币,递给了雷纳:“谢谢你!”